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慢板【六】

慢板【六】

 

/ 寻晋 / 努力更新中 / 慢性子和慢性子

 

一大早徐晋刚睁开眼睛,正要习惯性地坐起来,就被一条热气腾腾的胳膊揽住了重新躺回去。

“陆先生,天已大亮了。”

“徐妞妞,你看看都是你咬的。”小臂和肩头都是一个个圆圆的齿痕。

“你自找的。”徐晋一羞抡起被子盖住陆微寻的身体,把自己的脑袋也蒙了个圆,声音都闷在被子里。

“徐妞妞,你现在要吃干抹净不认账了啊,昨天晚上还喊寻哥呢。”

徐晋蒙在黑暗里红着耳朵被迫回忆细节,自己好像是喊了寻哥,还抱着他的脑袋要亲亲。

“再叫寻哥来听听。”陆微寻隔着被子拍拍小圆包。

小圆包没有动静。

小圆包在怀疑人生,堂堂肃王爷功夫数一数二的好,现在被个一点功夫不会的人压在被窝里羞得不敢出来,现代人都这么无耻吗,明明几天前还人模人样的。

陆微寻也埋进被窝里,捧住徐晋的脸,轻轻柔柔地吻上去。

“出来吧,不逗你了。”

陆微寻说完就掀开被子起床了,徐晋等了一会儿摸摸索索地冒出头来,正迎上陆微寻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戏谑地笑。

徐晋干脆在床上站起来,好像站得更高就能不输气势一般。

陆微寻看着要炸毛的人展开双臂,扬了扬下巴:“下来,吃早饭了。”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平日争强好胜的小王爷还是被陆微寻像抱小妞妞那样托住屁股从床上抱了下来,徐晋更郁闷了。

 

两个人都闭口不提平板电脑的事儿。

陆微寻把所有的工作都搬回家里做,他忙的时候徐晋就自己窝在阳台上饮茶看书,徐晋很喜欢陆微寻给他买的一只趴趴猪玩偶,总是抱着。

陆微寻从书房里出来,看到的就是肉嘟嘟的脸支在肉嘟嘟的玩偶猪身上,团坐在阳光里饮茶看书,过肩的头发已经可以很熟练地在脑后勺扎成一个小丸子。

陆微寻恍惚觉得徐晋本就是这个世界的人,他走过去在徐晋身边坐下:“偷看我工作?”

“哪有,去方便。”徐晋头也不抬,但耳朵很诚实地变红了。他去卫生间的时候路过书房,看到陆微寻带着礼貌却一点儿不近人的笑,游刃有余地跟电脑里面的人周旋,心中暗暗感叹,陆微寻的战场就在方寸之间,便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没想到还被陆微寻瞥见了。

陆微寻抽掉徐晋手里已经看不下去的书,一根手指戳在他的脸颊上:“不说实话就没有冰淇淋吃了。”

“你那是不能见人的机密吗?”

“那可都是商业机密。”

陆微寻说着把脸凑到徐晋唇边,徐晋抿了抿唇轻轻亲了亲,他知道冰箱里只有两盒冰淇淋了,不过他也知道就算不亲陆微寻也会给他买的。

陆微寻不满意又咬到他唇上掠夺了一轮:“我看你为了冰淇淋也一定会想办法回来的。”

“小人之心。”

 

闲下来的时候,陆微寻便带着徐晋四处逛逛,牵手走在街头、公园、外滩。每顿都去吃不同的菜系,看见什么都想买给徐晋玩,恨不能把世界揣在兜里给徐晋带走。

虽然他什么也带不走。

“徐晋,我回来了。”陆微寻去签了一份重要合同回到家,拎着装了冰淇淋的纸袋边换拖鞋边冲屋里喊,但是没有听到熟悉的回应声。

“徐晋?”

“徐妞妞?”

陆微寻连喊了三声,通常喊到“徐妞妞”就会看到人端着手慢吞吞地走出来,红着脸让他不许喊这个了,这次却不见人影。

看到客厅茶几上拆开来的快递,iPad屏幕还亮着,陆微寻心底一沉,竟然会这样巧合,这几天他都黏在徐晋身边,但是今天大客户亲自来签合同了,他不得不去见一见,偏偏就赶在这个时候让徐晋收到了修好的iPad。

陆微寻顿了一下,还是把买给徐晋的冰淇淋放进冰箱,才回来仔细地看。

平板电脑看起来和之前没有任何不一样的地方,桌子上的茶也还是热的,徐晋可能就在自己进门之前回去了。

如果自己没有拐去买冰淇淋,或许还能道个别。

陆微寻早有心理准备,失落但平静地接受了一切。

他装得像往常一样工作吃饭,心底其实着急上火地等着晚上的剧播。

 

第一个镜头就是失去意识的徐晋满脸是血地躺在河边石滩上,陆微寻忍不住喊出声:“徐晋!”

徐晋当真就皱着眉头悠悠转醒,抬手遮了一下刺眼的阳光,又往天上斜了一眼。徐晋撑着地站起来稍微活动一下,想去河边喝口水,看到水里自己狼狈的倒影,撩水把自己的脸洗干净了。

没有伤痕,白白胖胖的都是陆微寻的功劳。陆微寻才稍微放心一些。

徐晋回到府中,说是自己被刺客追杀到深山里,躲了两日才逃出来,然后顺理成章地说自己查到一些线索,派人去查。

依旧是那个面上不动声色却胸有城府的王爷。

然后便是女主角的镜头了,当真如小助理吐槽的那样,徐晋给女主当绿叶的。

但陆微寻也不敢快进,生怕错过什么和徐晋有关的细节。陆微寻自嘲了一下,如果以后都要抱着这部电视剧过日子,真要被别人当成什么变态了。

画面里的女主乔装出行,在长街碰上正牵着高头大马从街那头过来的徐晋,女主顺势拽住徐晋藏在他的身后躲避追她的人。

看着人走远,徐晋把女主扶上马,自己也骑了上去,从背后虚虚环住女主共乘一骑。

陆微寻咬了咬牙:“徐妞妞。”

画面里的徐晋往天上扫了一眼,似是观察天气一般。

然后徐晋便带着女主一起去某地探查,然后男主女主果不其然被困在了一起。

陆微寻郁闷地扶额,徐晋该不会一回去就失去自主意识忘记自己了吧。

 

等到第二天又更新,徐晋多少套出一些信息来,被救出去之后又回来盘查了一圈。然后又是大篇的女主戏。

陆微寻看到女主被那个安王派的人绑了丢在徐晋房间里的时候,差点就端起手里的牛奶直接倒在平板电脑上了。

徐晋弯腰抱起女主之前,又往斜上方看了一眼,那目光仿佛要穿透屏幕似的,陆微寻隐隐觉得有些奇怪。

徐晋顺利躲过了一场罪名为绑架良家妇女的构陷,转头又是女主的师父被杀,女主被误会是凶手。徐晋本要去提刑司探视,又改了主意在附近藏着,让安王切实当了那个安慰女主的好人。然后徐晋揪出了企图继续诬陷女主越狱的人,找了个机会证明凶手并非女主。徐晋没有错处,安王也就没有机会拿到兵权。

证据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找到的。陆微寻总算有些欣慰,徐妞妞还不算太傻。

女主从提刑司里出来还是要追查自己师父的凶手,然后发现一些疑似徐晋的东西,便认定徐晋是真凶,还傻呆呆地向安王求助。徐晋武艺高强,寻常刺杀根本就不能近身。安王才不在乎徐晋是不是真凶,他只要徐晋死,自然愿意帮女主。他想了个主意让女主跟徐晋假成婚,这样就有机会抓到徐晋没有防备的时候。

徐晋竟然答应了。

陆微寻皱着眉头思考,徐晋到底知不知道成婚是陷阱,如果他不知道,那他答应和女主成婚是不是意味着,徐晋真的忘记一切了,他们之间只能是他一个人的回忆了。

“是陷阱你还答应。”陆微寻更希望徐晋知道这是陷阱,将计就计。

然后陆微寻看到画面里的徐晋缓缓转过身,背对了女主,斜望着天轻轻念了句:“寻寻觅觅,终,拨云见月。”

要说奇怪,落在观众眼里可能是徐晋在对月感叹自己终于找到了真爱。

要说不奇怪,这简简单单几个字落在陆微寻耳朵里就只捕捉到了“寻”字,徐晋好似特地加了重音似的。

陆微寻想起自己每次吐槽些什么,徐晋都会看向那个方向,有些巧合得离奇了,但转念又想徐晋都能从里边跑出来还能有什么不可能的。

“你要是能听到我说话,就伸个懒腰。”

陆微寻话音落下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但是他竟然真的看到画面里的徐晋好似看月看累了似的伸了个懒腰,转身对女主说“时候不早,送姑娘回去”。

徐晋平时端着仪态正得要命,从来不会这样懒散地伸懒腰。

还会是巧合吗?陆微寻还是觉得难以相信,但他希望徐晋是真的能听到,“她要在成婚那天刺杀你。”

“无妨,成婚所用的东西,本王会准备妥当。”徐晋的话不偏不倚接在陆微寻的话音之后。

回答的是女主问成婚日期会不会太赶。但若说是回答陆微寻,他知道这是陷阱会防备万全,也未尝不行。

但是这集镜头只到徐晋送女主出门,徐晋到底知不知道成婚是陷阱要到下一周了。

陆微寻想了想,打电话给助理,问她看剧有没有觉得哪里别扭的地方,尤其是徐晋的行为。

“没有啊,老板,徐晋会不会真的忘记了,他怎么能往安王的陷阱里跳呢?”

“你再仔细想想。”

然后陆微寻听见助理拖着进度条又快速看了一遍徐晋的部分:“是没什么不对劲……难道我看漏了?老板你看到什么了?”

“说不清楚,你明天来我家看。”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