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慢板【七】

慢板【七】

 

/ 寻晋 / 努力更新中 / 慢性子和慢性子

 

陆微寻特地让助理带了她的平板电脑,两个人一起重新看了徐晋回去之后的那几集。

那些陆微寻觉得奇怪的地方都还在,但他没有直接指给助理,只暗暗观察助理的反应。

可是助理看过去了却没有任何反应。

“你不觉得看天很别扭吗?”陆微寻重新拖回去给助理看那几个地方。

“没有啊,他们没有天气预报,看天不是很正常?”

“那这两句台词呢?”

助理皱着眉头听了好几遍:“没什么不妥的吧……”

“那你觉得徐晋平时会伸懒腰吗?”

“他在你家不是……”助理说到一半顿住了。

她在陆微寻家里工作常看到徐晋在阳台上看书看累了会伸个懒腰站起来,像只晒久了太阳的猫儿似的。但在她看的剧里,徐晋无论何时都是端庄有礼,哪怕私底下可能会伸懒腰,但他绝对不会在还没什么感情发展的女主面前做这种“不体面”的动作。

“老板……他是不是记得……”

“等这周更新看看再说。”

陆微寻没有告诉助理自己对着电视剧里的徐晋说话的事儿,他怕助理觉得他疯了,他更怕这一切都是他的臆想。

倘若徐晋回应他的事情是真的,那么徐晋很可能还是受他之前提过的那根线的约束,不可以做过于超出角色行为的事情。

 

陆微寻从没觉得等电视剧更新是件这么难熬的事儿。

陆微寻给自己安排了无数的工作,回到家总还是忍不住再看看电视剧里的徐晋。陆微寻试着再对他说话,再没有多出奇怪的反应来。

反反复复看了无数遍徐晋的片段,终于等到更新的日子。他直接把助理叫到家里来一起看。

一开始便是大红喜庆的肃王府,热热闹闹锣鼓喧天地要办喜事。徐晋一身暗红色喜服端着手臂站在屋檐下等候。

镜头一转便是花轿里的女主在喜服宽大的袖摆里藏进了匕首,助理紧张地抱紧了抱枕,原本只是电视剧角色,现在知道那是老板的对象还是有点别样的担忧,毕竟老板娘人挺好的。

“匕首在袖子里。”镜头再一次给到徐晋的时候,陆微寻皱着眉头忐忑地轻声开口,也不管会不会被助理觉得奇怪。

徐晋果然再一次看向了斜方的天,一派胸有成竹的眼神。

“老板,他好像知道。”

陆微寻一直盯着屏幕,助理话音刚落,徐晋又回头扫了一眼那个方向,眉毛不易察觉地挑了一下。

徐晋是听到助理的声音了吗?

“你觉得徐晋在看什么?”

“月亮?古人不都爱借月寄思。”

“可是月亮在另一个方向。”

画面里的徐晋不偏不巧又转向另一个方向看了一眼皎皎明月,弯起嘴角笑了一下。镜头便又转回了女主那里。

“也对……老板娘会不会布置了埋伏在确认?”

“你觉不觉得,他在看我们?”

“怎么可能……”

“你一会儿再喊两声那个……”陆微寻也是第一次听到“老板娘”三个字,多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哪个?老板娘?”

“对,等他出现在画面里,就再喊一声。”陆微寻眼睛死死盯着屏幕。

女主已经从花轿里下来,蒙着盖头被人牵引着款款走向徐晋。

“老板娘!”

徐晋的耳朵立刻就红透了。

“老板娘耳朵红了!”助理惊叫起来。

徐晋正要伸手去接盖了盖头的女主,左脚磕右脚踉跄了一下,堪堪稳住迅速端回架子。

“老板娘是不是害羞了。”助理激动地抓住陆微寻摇了一下。

陆微寻心里的激动比她只多不少,面上绷紧了不动声色:“继续看。”

拜天地,拜高堂,到了夫妻对拜的时候,两人都分明地看到徐晋一副怕磕到女主头的模样,所以转了半圈,对着他总是看的那个方向拜了一拜。

“老板……真的还是老板娘……”

送进洞房里,徐晋遥遥站在门口看着女主,女主等了一会儿忍不了自己掀了盖头,反正她也不是真心成婚的。

徐晋这才缓缓走到女主面前,女主抽出匕首便要刺向徐晋,徐晋轻轻挥了一掌,匕首叮当落地,女主被反制了手腕。

徐晋从大红的喜被地下拉出一根麻绳利落地把女主捆了起来。

“我不是杀死你师父的凶手,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今日已成婚,你就得待在我府中。”

话落,徐晋便出了房门回去堂上和宾客喝酒,三杯下肚徐晋半眯了眼睛借口已醉离开了厅堂,朝卧房的方向走了一段看没什么人,转身改去书房,房门一关哪还有半分醉相。

这厢就有人得了“破绽”,伺机抓走了被捆住的女主送入了安王府。

“老板娘好强……他是怕你吃醋,专门设计让人抓走女主的吧……”

“非礼勿言。”徐晋又答得恰到好处,他正回应别人质疑女主被掳走会不会失了清白。

“这也太巧了吧……老板,难怪你会问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这天的剧情就停在徐晋吩咐派兵搜寻女主那里。

陆微寻趁着这集结束之前对着屏幕里的人轻声嘱咐:“徐妞妞,万事小心。”

也不知道他听到没有,陆微寻沉默着思考。

“如果有人看剧的时候提前拖了进度条,会不会看到的和我们不一样?”

“老板你不知道吗,这部剧从播出的时候就是伪电视形式,不能拖进度条,必须等第一遍播完了,回看的时候才能自由倍速或者拉进度。当时噱头炒得可热闹来着……”

“不对。之前徐晋从里边出来的时候,你说你看的是,他被刺客围剿重伤被抓。但你第一遍坐在我这里看的时候是,他只受轻伤反杀了那些刺客。而且八点更新,你当时看完两集离开的时候才九点,所以你肯定倍速或者拖动进度条了。所以,改变很可能是从那次之后开始的。”

“你是说,因为老板娘从电视剧里跑出来了,导致电视剧的发展变得不确定了。所以电视剧第一遍被人看到的时候就没办法预知后边的内容,必须得看老板娘干了什么。”

“换句话说,我们看的已经不是电视剧了,而是徐晋的世界。”

“那我们跟老板娘说,他干脆杀了安王,不就可以结束了?”

“你别忘了女主才是这个世界的主线,他直接杀了安王就要迎娶女主。”

“哦——所以老板娘是打算把女主配给安王,自己好顺利抽身!”

陆微寻想到徐晋还惦记着自己,笑了一下很快又重新皱起眉头:“但是安王一心想杀徐晋,即使徐晋拱手把大权让给他,他也不会信任徐晋,因为徐晋太强了,所以只要他活着,安王就会觉得是威胁。”

“老板娘好难啊。”

“是很难。”

陆微寻突然就感同身受了徐晋当时说“如果世界要被淹没,只想回家过几天寻常日子”,那是一种怎样日夜警惕疲惫到不堪却还不能表现出来的感觉。

转念又想,徐晋把自己这里当做可以放松戒备的家,真正的家。陆微寻心底又酸又甜难以言说,只想把徐晋从那一方小小的屏幕里挖出来。

 

又到晚上剧播,陆微寻先试了一下,果然不能拖动进度条。

画面给到徐晋的书房,徐晋正在写一封书信,“寻找傅姑娘,手中有匕首,机会难……”

“老板,是藏头!”

“寻手机”,陆微寻轻轻念出来,暗自揣摩。“手”字虽无差别,但“寻”和“机”是明明白白的简体字,其他的却都是繁体字。

“是陆微寻的手机,还是寻找手机?”

“找到傅姑娘了吗?”徐晋正问来拿信函的贴身侍从。

“老板,是找,找手机。让我们往哪里找手机?”

“再派多些人去,大范围搜查。”徐晋话音落下,镜头便给到了女主那边,昏迷不醒身在安王府。

“徐晋是知道女主在安王那里的,他最后那句是让我们仔细找手机。”陆微寻皱着眉头分析。

“但是那封信的后半段是什么,也没看到就转镜头了,还有老板娘怎么能知道写这封信会被咱们看到呢?”

“可能和女主有关系的,看到的概率会大一些,他应该也猜到了。也可能他已经好几次试图给我们传递信息,但只有这次被我们看到了。”陆微寻也不确定这么想是否完全正确。

接下来大半集都是女主和安王的戏份,陆微寻看得直皱眉头,但这意味着安王和女主的感情在增进,陆微寻便忍了。

“老板娘把女主推给安王,是不是会导致他的镜头越来越少啊……”

陆微寻没回答,但很明显会是这样。

这集快要结束的时候,镜头总算给到徐晋,他在女主师父死掉的地方找到了遗书,能证明凶手是谁。

“和女主关系越浅,镜头可能会少。”陆微寻冲着屏幕把自己的猜测说给徐晋。

“然,自可分明清白。”徐晋捏着遗书自言自语。

徐晋这意思是听到了,那剩下的就是徐晋所说的“寻手机”,往哪里寻呢。


评论(1)

热度(1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