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慢板【五】

慢板【五】

 

/ 寻晋 / 努力更新中 / 慢性子和慢性子

 

离开海洋馆,陆微寻开车带徐晋去到了另一片沙滩,他安排了露营。

陆微寻打定主意要在有限的时间里能安排多少就安排多少,也不管天气是不是合适。

搞租赁的人果然是专业的,陆微寻只说按照别人一样来就可以,到了沙滩上远远就看到帐篷周围架着一圈朦胧的星星灯,小桌精致到桌布、插花还有加了镂空风挡的香薰蜡烛,地上斜插着一些装饰绑着气球,挨着帐篷的角落里甚至还有一些冷烟火,掀开帐篷的帘子看到几枝玫瑰花散放在垫子上的时候,陆微寻彻底捂住了额头。

“陆先生,我们是不是走错了。”

陆微寻也很希望他们走错了,但这个季节来露营的人屈指可数。

陆微寻把手里拎着打包了烧烤的保温盒塞给徐晋,利落地拢起玫瑰随手插在帐篷门口的沙地里,碍事的装饰都拔了出来堆在冷焰火的角落里,看起来就清爽多了。

扭头看见徐晋在戳气球,戳一下飘一下,玩得不亦乐乎。

“这是何物?”

“气球,你别太用力,会破。”陆微寻说着把几只气球都拽过来绑在椅背上方便徐晋玩。

烧烤配红酒,又是陆微寻平日不屑的组合。但徐晋吃得很开心,端着仪态一口接一口,不知不觉连红酒都好几杯下肚,眼圈泛着红晕打了个嗝,他迅速捂住嘴巴支支吾吾:“失礼了。”

陆微寻难得朗声笑起来,笑声回响在幽静的沙滩上又卷进海浪里。

徐晋羞得直皱眉:“陆先生,莫要笑了。”

同样喝了不少酒的陆微寻拖着椅子往徐晋跟前凑了凑,一根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脸:“一下,我就不笑你了。”

上一次看别人做这样动作的时候,他还暗骂人家油腻来着。料定徐晋肯定不会主动,陆微寻又塌了肩膀哼哼:“肩膀好疼。”

“陆先生,你再让我看看伤,要不去看大夫吧。”徐晋手伸向陆微寻肩膀的途中又蜷回了手指。

“算了。”陆微寻心里一沉,拍了下膝盖站起来去拿刚才被嫌弃的冷烟火。

在小桌前稍远一点的沙滩上平出一块地方来,分排了几个冷烟火挨个点着,陆微寻就站在几步开外看一簇簇的银花火,从小火星燃烧起来,短暂的灿烂又重归黑暗。

“对不起,陆微寻。”徐晋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后,也不知何时学会了用现代人的语气说话。

“知道了。”

“我还得回去。”

“我说知道了!”

陆微寻又重新摆开几个烟火点着,站起身又恨恨地踢翻了一个,带起一些沙子扑扑簌簌地落地。有一瞬间陆微寻就是想毁了那个还没寄回家的iPad,但是如果不能回去了,徐晋一定不会原谅他。

盯着烟火渐渐熄灭,陆微寻重新走回徐晋面前站定:“徐晋,如果你的大业完成之后,还有机会回来,你愿意回来吗?”

徐晋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缓缓点了点头:“愿意。”

“足够了。”陆微寻轻轻舒了一口气,几个大步去拔起他随手插在沙地上的几枝玫瑰,随手拽了几张纸巾缠住花枝上的刺,不容拒绝地塞进徐晋手里:“玫瑰,送给心上人的。”

陆微寻用力地把徐晋拥在怀里亲吻,除了身边朦胧的小灯就只剩头顶点点的星光,远处沙滩幽黑一片,没有尽头般无限蔓延,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他们两个。

没有人想要看星星了,徐晋在冷风和海浪声里回应了陆微寻。

有多久,就算多久吧。

陆微寻很难说清楚是见到的第一面就冲动,还是现在酒喝多了上头。他幼稚地扣住徐晋的手在黑暗中沿着海岸线走出去又走回来,踢踢沙子又撩撩水,一堆冷烟火被他把着徐晋的手放了个干干净净,连仙女棒都一根不剩,来来回回折腾到大半夜。

陆微寻终于消停下来,把徐晋扑在帐篷里磨蹭。徐晋总算抓到机会反制他一会儿,整个人压在陆微寻身上,腿上发力制住人,任由陆微寻一双大手在自己腰上不安分,小心翼翼地拉开陆微寻的毛衣领口查看肩膀。

淤青发紫好大一片,确实是自己打重了,徐晋两根手指轻轻摩挲在伤处。

陆微寻的注意力全然不在伤处,直勾勾地盯着徐晋专注验伤的脸,肩头轻抚的手指似是点燃炸药的火星。

“别摸了。”陆微寻沙哑的嗓音止住了徐晋的动作。

“真的不用去看大夫吗?”徐晋明知陆微寻叫嚷了一天的肩膀疼不过是找借口亲近自己,可伤痕斑驳入眼,还是不免担心。

“徐妞妞你心疼我了啊。”陆微寻借着酒劲儿是一点正形都没有。

徐晋噌地拉上他的领口,收了力盘腿坐起来,绷着一张脸瞪他,可惜像打了腮红一样的肉肉脸毫无杀伤力。

武力超群的徐小王爷被轻轻一拉就整个扑倒在陆微寻的胸口,鼻尖相抵。

“借酒装疯。”徐晋轻声嗤了一句。

“那王爷你没醉怎么陪着我疯。”

“我们回去吧,陆先生。”

“酒醉不能开车的,徐妞妞。”

“勿要再叫,妞妞。”

“那你一直叫我陆先生?”

徐晋思索了一下又开口道:“陆微寻,我是说我们回去你家里。”

“为什么?”陆微寻虽然也不怎么满意被叫大名,但总归比先生好多了。

“惭愧,白日里无心听到你通过手机安排工作。”

“我不用回去也可以工作。”陆微寻挑了挑眉毛,“说实话。”

徐晋再一次盘腿坐起来,缓声道:“午后在那里看鱼的时候听到别人问,倘若世界三天后会被海水淹没,会想做什么。”

“那你想做什么?”陆微寻听到这,也坐起来认真地看着徐晋。

“过一过寻常日子。”不用打打杀杀算计人心,就普普通通的日子。

陆微寻心头一蛰,大巴掌揉了揉徐晋的脸:“好,回家。”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在家里的客厅吃午饭了。小助理来送完积压的工作文件,又安顿好了午饭,下午还要接着工作,便被陆微寻留下一起吃。她不住地抬头偷看徐晋。

“你别一直做贼一样偷看他。”

“老板,他真的是徐晋?不是张哲瀚?”

“在下是徐晋,并非……张先生。”

“你自己不会搜一搜张哲瀚最近在哪里吗?”

“搜过了,在拍戏……那你们准备怎么办啊?”

“你的那个iPad,过几天就会寄回来了。”

“然后呢?妞……不是,徐晋就能回去了?”

“你盼着他回去啊?”

“能留下肯定是好,可他是男主角啊。”

“那就把那破电视剧的剧情走完再回来。”陆微寻说得咬牙切齿。

“陆先生……”

“还能回来啊?”

“不知。”徐晋替已经在爆炸边缘的陆微寻回答了这个让他最烦闷的问题,抬手在陆微寻胳膊上轻轻抚了抚。

“那要不干脆别回去了。”

“弄坏那个平板,也并不一定能保证我不会被拉回去,冒然毁掉它,或许会堵死我再出来的路。陆先生分析过了。”

“啊……那你回去记得早点干掉那个安王啊,他害得你好惨……”

“他都看过了。”陆微寻沉着脸打断她,又往徐晋那边贴一贴,“你要是吃饱了就去干活。”

“老板,你……们?”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同床睡过了。”

“莫要胡说,不曾。”

“那今晚就睡,寻常日子,这个少不了。”

看着小助理已经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陆微寻更是伸过胳膊搂在徐晋的后腰上,作势威胁她:“以后你叫一次妞妞,就扣一成奖金。”

“陆先生,莫要吓唬小姑娘。”

“对着电视剧也不行。”

“陆微寻。”徐晋皱起眉头把陆微寻的手扒拉下去,“大丈夫为人者,不可欺负弱小。”

“没关系,老板他就是说说而已,从来没有扣过我工资。我不会再叫……那个了,你都是老板的人了……”小助理越说反而笑意越深。

“我不是……”

“知道就好。”

陆微寻提高声音盖住徐晋不怎么有力的反驳,徐晋看他高兴便由他去了。

 

到了晚上该睡觉的时候,陆微寻果真赖在徐晋屋里不肯走,理由说得冠冕堂皇:“等过几天你回去了,我还能看电视,你就没办法看见我了。徐妞妞,你不会想我吗?”

“我们才相识几日而已。”

“你真的不会想我吗?”

“经历罕见,自是难以忘记。”

“你就说你会想我。”

徐晋总是拿耍赖的陆微寻没办法,探头凑近陆微寻轻轻闻一闻:“没喝酒怎么醉得如此厉害?”

“你比酒醉人。”

“浑话。”

陆微寻捏住徐晋羞红起来的耳垂笑:“我什么都不做,真的,我又打不过你。”

看徐晋不吭声,陆微寻关门关灯,拉着人躺回被窝盖上被子,动作一气呵成。

但徐晋和陆微寻都知道,陆微寻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徐晋既然已经默许了,就是连同那些一起默许了。

徐晋并非不懂这些,只是有些紧张。陆微寻用力的时候,别扭的声音从徐晋嘴角溢出,他便咬紧了嘴唇。陆微寻发觉了,就轻轻拨开他的唇,把手掌伸给他咬着。

一场贪欢,徐晋迷蒙着团进陆微寻怀里轻声耳语:“我会想你的,陆微寻。”


评论(3)

热度(1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