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水仙花之死。【七】

水仙花之死。【七】

 

/ 舟泯HE  / 努力更新中

/ 一个看不懂一个不能说

 

张泯让秘书开车带他回到公寓已经是晚上了,然后独自换了平时不常开的车去学校找赵泛舟。

路上又在花店买了束向日葵,张泯莫名觉得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他一次一次往学校跑着去堵连个好脸都不肯给他的小冰块,却乐此不疲。

因为小冰块一次又一次地被他成功约出来,也就是默许了他下次还可以来。

“小舟,我在宿舍楼下。”张泯抱着向日葵站在树的阴影之下好让自己不那么扎眼。

不一会儿,一个修长的身影走进昏黄的路灯之下,橘色的光线描摹着来人的轮廓,依依不舍地送那人从光线之下走进张泯所站的阴影之中。

赵泛舟一言不发地把张泯抱紧在怀里,一束花被挤得七零八落。

“小舟,戒指呢?”

赵泛舟松开一点距离,从裤兜里摸出戒指,摊在掌心里。

张泯捏起戒指戴在赵泛舟的无名指上,又从兜里摸出一枚款式一模一样的,举起来映着微弱的反光给赵泛舟看内圈不一样的刻字“Zhou”。

赵泛舟接过来把它戴在张泯的无名指上,然后在他唇上印下一个吻。

两人安静地完成了一个简单的流程。

张泯贴着赵泛舟的鼻息轻声问:“现在安心一点了吗?”

赵泛舟没有回答,只是更加用力地跟张泯接吻。

 

“对不起,我相信你的。”赵泛舟有些懊恼,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陷入难以自抑的患得患失情绪里。

学霸的恋爱理论到底是在实践过程当中出现了诸多理智控制不住的问题。

张泯有些好笑地看着丧气耷拉了脑袋的高个大男生,赵泛舟多数时候都是自信坦然的样子,他很少见这样的赵泛舟,忍不住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去吃大餐,今天回家住吧。”

 

赵泛舟开着车一路听张泯东一句西一句地说些有的没的:“我其实并不是老头子的亲儿子。”

“老头子只用标准来要求我,哪怕我是真不行呢,也要扶一个傀儡出来,从来不会有‘父子’优待。”

“集团里有些人知道,有些人不知道。反正都瞧不上我,虎视眈眈的盯着我,希望我早点认清自己是个草包。”

“我打算自立门户,这件事除了跟着我的秘书,没有别人知道。准备很久了,只差一个机会。”

张泯尽量说得轻松,来减轻赵泛舟的不安感。

赵泛舟依旧是个闷罐子,他气恼自己无力帮张泯遮风挡雨。吃饭的时候张泯由着他一杯接一杯的喝红酒,喝得脸颊通红挂在张泯身上,泯哥张泯的混着不停地喊。

“泯~我好喜欢你的,小舟好喜欢泯哥,早就喜欢了,喜欢好久了。”

张泯好不容易才把他哄到副驾驶上坐稳,扣好安全带。车开到公寓楼下,还没下车,赵泛舟就又探过身子,一颗毛绒绒的脑袋在张泯怀里蹭来蹭去,赵泛舟真喝多了。

“小舟先回家好不好。”

“不好,会被泯哥赶出来。”

张泯心头一蛰,在他唇上贴了贴:“小舟不想走,就不走。”

“嗯,不走,我爱泯哥。”半晌又补了句,“泯泯可爱,我舍不得走。”

张泯心疼还没消,又被赵泛舟嘟嘟囔囔逗得想笑。也不知道赵泛舟明天酒醒了会不会羞到无地自容。

张泯从车上下来绕到赵泛舟这边拉开车门,赵泛舟就自动自觉地伸出一只手来牵他,像小朋友一样仰着脸眯着眼睛笑:“泯泯,回家!”

张泯默默在心底记录着赵泛舟为平时难以显露的模样,正觉得可爱。一关上家门就被人扑倒压实了不肯撒手,张泯简直要怀疑赵泛舟是装醉了。

 

赵泛舟也就没有再回学校宿舍去住,但也不再出现在张泯的办公室,偶尔去接他下班也是停在公司附近的某个地方。

寒假开始之前,赵泛舟收到一个科技公司的总监助理实习岗的面试邀请,他挺疑惑的,自己一个法医系的学生为什么会被这样的工作找上门,他并没有给他们投过简历。

赵泛舟有心找一些不一样的工作体验一下,仔细查了资料之后,就去公司给的地址看了,的确是正经公司,甚至有开发出小有名气的APP在运营中。

面试过后,赵泛舟问他们为什么会找到他,对方也很直接:“张泯,张总推荐的。看过你的简历,确实很优秀,尽管专业不算对口,但可以试试,而且也只是实习。”

赵泛舟晚上回去问张泯的时候,张泯也认得利索:“看到你在投类似方向的简历,正好朋友的新公司,就想推荐你试试。我没有说我们的关系,面试过关也是你的本事。”

张泯知道自己帮赵泛舟做决定不应该,挂了讨饶的表情冲赵泛舟咧嘴撒娇。

赵泛舟原本有三分生气,也都被张泯搂着腰哄没了。

张泯递给他了一块敲门砖,他得好好抓住,以后才能反过来保护张泯。

 

日子好像又渐渐地平静下来,张泯在集团里多少拿到了些话语权,想搞事情的人也得重新掂量掂量张泯隐藏的实力到底有多深。

他们倒是摸清楚了赵泛舟和张泯的关系,可如果不能一击扳倒张泯,那给赵泛舟使绊子也就没什么意义,张泯和赵泛舟得以安稳一段时间。

各自上班,下班回家摊在同一张沙发上,没时间出去约会。

张泯过起“普通”日子,竟还有些恍然。

除夕的前一天,张泯送赵泛舟去机场回家。

或许以前他们都没想过,自己这样性格的人,竟也会在机场跟什么人黏黏糊糊舍不得道别,尽管赵泛舟只回去五天。

“泯,我回去想跟爸妈说。”赵泛舟语气平平的,肉麻的称呼却是叫得越来越顺口。

“吓到他们怎么办。”

“先让他们知道你这个人。”

“那记得把礼物给他们。”

广播里喊了好几遍登机信息之后,赵泛舟才亲了亲张泯,拖起行李进了闸口。

张泯目送着他的背影,想着之前追赵泛舟的时候,没有想到有一天,小冰块会这么黏人。如果让他的同学知道,估计会惊掉下巴。

 

赵泛舟回家的第三天,张泯失联了。

他们白天互回消息都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半晌才回,但晚上一定会视频。

这天,一整天的消息张泯都没有回,赵泛舟只当他忙,晚上打了好多个视频也没人接,赵泛舟等了很久,张泯还是连一条消息都没有回。翻出张泯秘书的联系方式,打过去也是没有人接。

赵泛舟彻底慌了,改签了最近的一趟航班,凌晨飞了回去。

赵泛舟到公寓的时候,天空刚泛起日出的橘光。

他希望打开家门,张泯会惺忪着眼睛跟他说:“对不起啊,小舟,喝多了。”

可是没有,家里安静得可怕。只有晨曦透过玻璃,在落地窗边洒下一片橘光,其他的地方全都笼罩在灰影里。格外地空荡。

赵泛舟找遍了每个屋子,都和他们平时住的时候一样。

甚至桌上花瓶里的向日葵都还很新鲜。

张泯什么都没有带,应该很快就回来了吧。

赵泛舟惴惴不安地在家里等了整整一天,等到他在沙发上控制不住地睡着,等到朝霞变成了晚霞。

张泯还是没有回来,也没有消息。

赵泛舟随便泡了碗面,胡乱吃了,开车去张泯以前去的酒吧夜店碰运气。

张泯或许只是又起了玩心呢,说不定就在哪家店里,所以不想被自己烦,哪怕张泯站在他面前说自己就是个感情骗子呢。

可是也没有,张泯也不在。

赵泛舟几乎要把嘴唇咬出血来,他头一次私自翻看张泯的东西,找一些可能。

他找到了张泯家老宅的地址,在他家附近守了一天一夜,也没有见到张泯。看到宅子里出来的阿姨,还装作张泯的下属,谎称有急事找张总签字,得到的答案是,张泯只在除夕回来了一趟,大年初一就离开了。

又过了两天,公司陆续复工,赵泛舟去公司也找了好几遍,张泯和秘书仿佛凭空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去哪了,接手了张泯办公室的人,看起来和张泯有些像。

赵泛舟只能重新回到公寓等着,或许张泯过几天就回来了。


评论(1)

热度(2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