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水仙花之死。【六】

水仙花之死。【六】

 

/ 舟泯HE  / 努力更新中

/ 一个看不懂一个不能说

 

“泯哥,你会因为这个跟我分手吗?”

赵泛舟沉默了很长时间才开口,喊的是他们在床上的时候才会叫的称呼,每次赵泛舟软声喊着泯哥,张泯就整颗心都化掉,有求必应。

张泯暗暗叹着,小崽子真的很精,他是打算如果事情变得不可控,就先分手。他自己本身就花名在外,但赵泛舟不行,他的精彩人生才刚要开始。

可没想到计划压根没机会实施就被赵泛舟拆穿了,张泯扭头看着赵泛舟严肃的脸,伸出两根食指戳在他的嘴角往上勾出一个弧度。

“都被你看穿了,还怎么分。”

“本来就没必要,我又不是小孩子,没那么脆弱。”

“但是他们不会放过我的,拿我没办法就会朝你下手,所以必要的时候,就假装分开,行不行?”

赵泛舟点头同意了,翻过张泯的手掌,吻在手心里。

除了不爱了,没有什么是应该分开的理由。

理智的学霸对于爱情有着此般极端感性化的坚持。

 

飞机落地的时候,秘书一脸愁苦地迎上来,看赵泛舟跟在张泯身边,欲言又止。

张泯示意他直接说,才如同倒豆子一样:“他们还不确定你跟赵泛舟到底什么关系,他们查过了赵泛舟的背景,挺清白的一时无从下手。但老爷子那边已经让我转告你跟赵泛舟分手,该订婚了。”

“订婚?”赵泛舟一直听着没出声,听到最后忍不住问。

“是老头子,商业联姻,我没同意过。就见过两次,一次她被老头子带到家里让我见,一次她来公司找我。我都跟她说清楚了,连联系方式都没有。”张泯从小到大从没这么怕被人误会过,捡紧要的飞速交代清楚。

“剧情好俗啊。”赵泛舟听完凑近张泯悄声咬耳朵。

“那你就是那个不俗的意外。”张泯笑眯着眼睛回击。

只有秘书着急得不行:“你们能不能别黏糊了,火烧眉毛了,老板……”

“一会儿先送小舟回学校吧,他这几天就要放寒假了,回去住几天,然后在我公寓附近另租一套房子备用。多留意社交平台,还有小舟的校园论坛。”

赵泛舟多少觉得张泯有些小题大做,但是眼下先由着张泯安排。

待到秘书在前边开车,两人在后排的时候,赵泛舟才轻声跟张泯沟通:“寒假打算找个实习,只春节的时候回家几天。我不会受那些事情影响的,你不用一直担心我。”

张泯盯着赵泛舟乌黑晶亮的眼睛看,平时机灵的脑子在面对人心的时候就多了几分天真,得亏遇到的是自己,如果换别的什么人,大概会被吃干抹净连毛都不剩下,“浪子回头金不换”就知道这浪子回头到底有多难,能等到一个花花公子洗心革面和中头奖的概率差不多。

张泯在遇到赵泛舟之前,不过是觉得人生除了跟老头子对着干没什么追求,才跟那帮人混在一起。遇到赵泛舟把他捧在手心里当宝贝,就像在他虚无人生里种出一朵向日葵来,驱散雾霾金灿灿地引着他找到路。

说穿了,张泯会为赵泛舟改变,本质是因为张泯对他身上的美好有所向往,甚至他可以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本来就还是个好人。

可他集团里的那些鬼,甚至包括老头子在内,唯利益至上。难道会因为赵泛舟本身干干净净就对他心慈手软吗?

高智商的学霸也有傻得可爱的时候。

 

赵泛舟看张泯盯着自己好半天,直接捧住他的脸亲了一口,张泯才回了神开口:“小舟,我不能让伤害落到你身上的时候再做反应。”

“好。”赵泛舟简短地应了,心底却做好了会被张泯分手的准备。

“家里的东西,就先放着,需要就回来拿。法国的合同已经签下来了,和老头子谈判就有胜算。也就这几天的事情,可能等你放寒假了,就能回来住。”

“嗯。”赵泛舟有些生自己的闷气,他不仅不知道事情的轻重也无力助益,倒真的像是被张泯包养了似的。

“你不要觉得自己帮不上忙,事情的根源在我这边,你本来就是被牵连的那个。”

赵泛舟闷头不吭声,张泯早在他非要去便利店打工开始就领教过他的倔脾气。

“如果他们对你下手,随便在网上开些帖子催化发酵,然后拿着舆论再对校方施压,品行败坏影响极差,平时的奖项什么取消都是小事,临毕业被开除都有可能。”

“没见过因为私人感情问题被处分的。”赵泛舟依旧气着。

“那得看有没有人从中作梗,如果对方把所有的负面影响都直接上升到你学校名声上去,你觉得他们会不管吗?”

张泯想了想,在手机上搜了个名字出来,是个女孩,大抵是说在夜店打工认识了什么人,当小三破坏人家庭,毕业证都发到手里了又收回去。

“你猜她的事有多少是真的?她确实和那人恋爱,但是并不知道对方有家室,她应该算是被骗的受害方,但当时没人说这个,因为有人故意把舆论引到‘xx大学就只能教出小三来’、‘非要去夜店上班能是什么好人’、‘xx学校助学金都黑幕给乌七八糟的人’类似这些,学校不得不出面撇清。”

如果说赵泛舟在某些方面缺漏比较严重的话,大概就是学霸泡在网络上的时间不多,除了学术内容,平时的新闻看到什么就是什么,没有深究过。

赵泛舟沉吟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段时间就安心做你自己想要的职业规划,不要因为我改变。你要成为你自己,赵泛舟。”

不要像我一样,被禁锢这么多年。

张泯在心底补着后半句,向日葵只需要在阳光底下尽情地舒展自己的枝叶,永远不要去见识黑暗。

 

赵泛舟一直沉默着到学校,沉默着下车,沉默着拿下行李走进去。

张泯知道赵泛舟不会胡来,还是心疼得直咬牙。一直到看不见赵泛舟的背影,才示意秘书开车直奔老宅去。

他在法国签下的合同就是和老头子谈判的筹码,庄园收购后一系列酒店旅游项目都可以依次推进,打开一个市场突破口,联姻的必要性就会大大降低,老头子能独占的蛋糕也不是很想分给别人。

但与此同时,张泯手握大项目,会收获更多的实权,集团某些人并不希望张泯扎硬翅膀,巴望着他不过是个草包,只能做受多方桎梏的联姻傀儡。这也是为什么张泯逼着自己跟那些浪荡子们相处融洽的原因,让他们觉得张泯也只会花天酒地,张泯的一些小动作就不会被注意,甚至看到了也会作壁上观,等着张泯玩脱。

 

张泯在路上收到赵泛舟发来的消息:“泯哥,我爱你。”

张泯堪比提枪上战场的紧张心情被赵泛舟的消息缓解了,赵泛舟连情到浓时都不好意思说出这句话来,平时一副稳重老成的样子,现在紧张得透出小孩子气,他知道赵泛舟还是认定了他会要求分手。

“我在你行李箱的内袋里装了礼物。”

是在法国的时候就装进去的,内圈刻着“Min”的一枚戒指,他自己留着刻了“Zhou”的,张泯觉得这些小孩子把戏幼稚,一时冲动买好了也不知道怎么给赵泛舟,就塞进他行李箱内袋深层,什么时候赵泛舟发现了,就再趁机逗逗他,把小冰块逗得面目羞红的,很有成就感。

现在成了安抚赵泛舟的礼物,也算物尽其用。

张泯收到赵泛舟发过来躺在掌心里戒指的照片,安心把手机收起来,整理情绪进去和老头子谈判。

 

取消联姻的事情很顺利,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顺利。

“如果你还想继承集团,就别想你那个男娃仔了。”老头子说得风轻云淡的就更让人憋气。张泯只想冲他喊“谁稀罕你那集团”,可眼下还不是时候,他独立筹备的公司还差一阵东风。

“知道了。”他咬牙应了,起身离开。

走出大门,拿出手机回了赵泛舟消息:“我也爱你。”


评论(1)

热度(2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