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水仙花之死。【完】

水仙花之死。【八】

 

/ 舟泯HE  / 终章

/ 一个看不懂一个不能说

 

但是赵泛舟一直都没有等到。

从慌乱等到绝望又等到平静。

从漫无目的到处去找,到胡子拉碴守在家寸步不离,又收拾好情绪回到学校开始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

张泯依旧没有消息。

集团所有公开的消息里,对他的消失只字未提。

也没有人找到公寓里,问一问赵泛舟为什么住在张泯的房子里。

赵泛舟渐渐冷静下来,张泯的事情大概率和集团里的复杂争斗有关,没有任何消息可能还算有可转圜,如果平衡的局面彻底倾斜,应该已经风起云涌了。

但他也预算着最坏的结果,利用自己法医实习时候的关系,跑遍了太平间停尸所,没有找到就是好消息。

 

赵泛舟开始一个人生活。

他还是会及时换上新鲜的向日葵,买张泯喜欢的甜点尝一口然后放在冰箱里,偶尔看一看张泯桌子上的书和文件。

他不再试着给张泯发消息,如果张泯不想回不能回,这对他们两个来说都是煎熬。

但他时不时地发一些朋友圈,有时候是他和张泯以前的合照,有时候是家里的一角,有时候是自己现照的自拍。不论张泯在哪又在做什么,他希望张泯会看到,然后知道自己还在。

 

赵泛舟等着等着就一晃几个月,他要毕业了。

他早就把学校宿舍的东西都已经搬到了公寓里。毕业典礼这天,他本打算回学校领了毕业证,拍完集体合照就离开。

可摄影师对着他们说三二一的时候,他看到不远处一捧明亮的向日葵,抱着花的人正是他朝思暮想千万遍的张泯。

所有人都盯着镜头的时候,赵泛舟越过镜头的视线被一同定格了。

摄影师刚一比“OK”的手势,赵泛舟就迫不及待地从人群中冲出来,全然不顾叫他合影的室友,生怕跑得慢一点,抱着花的人就变成了幻影。

赵泛舟抓住张泯的胳膊上下打量了三遍,才真切的相信,是他回来了。

张泯笑着去拥抱他:“小舟,毕业快乐。”

赵泛舟趁着被他拥抱的时间,把人上下摸了个遍,确认他安然无恙才收了手,冷着一张脸不肯回应张泯。

张泯拽着赵泛舟不让他脱下学士服,转满了整个校园去拍照,尽管赵泛舟冷着脸一言不发,但还是搂着向日葵对张泯的拍照要求一一满足。

多年以后又翻起旧照片,赵泛舟毕业这天穿着学士服,每一张都眉头紧皱地盯着张泯,一如初相识的时候,赵泛舟总是那样皱着眉头看追到学校里来的小张总。

只是心境早就大不相同,那时候是不解,现在是不舍。

不管张泯怎么跟他说“不会再消失”,赵泛舟的视线还是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张泯。

 

张泯一早就猜到赵泛舟要生气,干脆也没有费事在外边订位庆祝毕业。

一应东西趁着赵泛舟在学校,都已经弄回了家里。

满桌子丰盛的菜,还有藏起来的花和毕业礼物。

张泯估计如果自己要是说不清楚就只拿礼物哄,赵泛舟不会收不说,估计还会气哼哼跑去睡大街。

果不其然,赵泛舟隔着餐桌坐在张泯的对面,抱着胳膊直勾勾盯着他,筷子完全不碰,大有你不说清楚,我就饿死自己的架势。

“我出了……”

张泯预想好的词还没说出就被赵泛舟打断了:“出了车祸,躺了一段时间。对吧?集团新来的那个是什么人。”赵泛舟确认过张泯好端端的无大碍,才敢说得轻易。

“你怎么知道?”

“车祸是伪造意外事故最容易的办法,而且刑量轻,学法医的,多少知道点。”赵泛舟一早发现张泯的红色跑车一起消失了,就把这种可能在心底想了无数回,连最差的打算都做好了,如果张泯真的死了,他穷尽一生也要对方付出代价,“我去集团找过你,那个人空降你的位置,没有任何人觉得不妥,他的眼睛看起来和你有点像。”

“那个人是老头子真正的儿子,老头子早就把他找回来了,还把我推在风口上。正好有人耐不住了对我下手,老头子顺水推舟,把他亲儿子送上去。看在多年的情面上,给我安排了很好的疗养院,实际上也就是派人看住我不要捣乱。”

“所以现在,真太子已经站稳了脚跟,所以你就不重要了是吗?”

“是啊,老头子对亲儿子确实亲,亲信一早培养好了,难怪不管我在集团里怎么努力,那几个人都保持中立不被我拉拢,还以为真的是实干家呢。”

赵泛舟大概了解了事情的轮廓,再次沉默下来,张泯能毫发无损地再出现在他面前,他已经很庆幸了,眼下不过是一些类似“近乡情怯”的情绪作祟。

张泯想了想,决定把另一件事也先坦白:“你之前实习的那家公司,是我的。”

“我知道。”

“你又知道?”

“偶然看到一份投资文件,上边只龙飞凤舞地签着你的大名,没有集团的,多少查了查。”赵泛舟查到这条线索后,回去科技公司问的时候,发现出面的投资人都是张泯秘书,公司上下都不知道张泯是谁。

问起为什么当初面试的时候会提到张泯,是秘书交代这么说的。当时让赵泛舟知道是张泯托了关系,反而会消除疑虑,避免赵泛舟深究。

张泯早就开始转移一些投资项目,为的就是有一天从集团离开的时候,不至于毫无退路。

张泯精打细算面面周全,眼下这一刻却捂住额头犯了难,小闷罐子彻底哄不住了。

张泯低头考虑着要不要干脆把礼物惊喜全都拿出来,来个痛快算了,反正赵泛舟再生气,也不至于要分手,日久天长的,总能哄好。

赵泛舟修长微凉的手指突然贴上了他额角的伤疤:“疼不疼?”

声音又轻又平,像风暴过后的宁静港湾,温和柔软地拥住他落地。

张泯这么多年压抑的委屈统统叫嚣起来,早就愈合的伤疤好像真的又疼了起来,疼得他红了眼圈抬头看向赵泛舟。

他从小到大就只会咬着牙说不疼,现在却忍不住剥开了所有的脆弱给眼前的人。

他知道赵泛舟会心疼会把自己抱进怀里哄一哄,然后可以鼻涕眼泪都蹭在他的胸口。

一直以来的如履薄冰小心翼翼,也可以尝尝有恃无恐的偏爱。

 

“我很想你。”张泯的声音闷在赵泛舟的腰间,享受着赵泛舟掌心落在他头顶的温度,半晌又想起什么跑到屋里去。

赵泛舟跟在他后边,就看到大束的玫瑰花热烈地摆在那,张泯正举着薄薄的纸片转过身来。

赵泛舟抽过来看,又是去法国的机票,疑惑地挑了下眉。

“我们去结婚吧。”张泯刚落完泪的眼睛格外亮晶晶的带着期许。

赵泛舟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把玫瑰抱起,万分郑重地单膝跪下:“结婚吧,张泯。”

张泯呲开牙明晃晃地笑起来。

摇曳自赏的水仙花,心甘情愿要为一个人折腰了。

 

【全文2W+完,感谢看完的每一位。】


评论(5)

热度(41)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