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回音【六】

回音【六】

 

/ 凌越  / 努力更新中

 

凌睿看着王越轻抿嘴唇紧皱眉头试图理解的样子,忍不住升起一丝希望,如果王越全都理解了,然后有意识地控制住自己不要轻生,是不是就能够结束这一切。

王超突然的叫声打断了王越的思绪,他打碎了凌睿的玻璃工艺品,渣子飞溅到腿上,血珠很快顺着小腿肚流下来。

凌睿反应很快拿出医疗箱,专业又熟练地帮王超清理伤口,没有任何不悦。

王越看着凌睿的动作,隐隐有些动容。王超更多的时候招来的都是不耐烦的吵骂,王越不愿引起更多的争吵,早就习惯了自己帮王超处理,轻伤随便擦擦,重伤就去医院。

凌睿此刻看起来却比王越还紧张王超的伤,耐心得像是他自己的哥哥。

可是,如果长年累月的,你还会这样吗?凌睿。这次只是工艺品,如果下次是电脑之类的重要东西呢?王越不止一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王超弄坏了他手机的时候,他知道王超什么都不懂还是忍不住发了火,因为他没有钱去买新的手机,可他还要用手机接单赚钱养家。

所有无奈和无力的感觉,深入骨髓。

王越心底一簇小火苗迅速被自己掐灭了,他承认他的哥哥就是个麻烦,他没有信心凌睿会因为喜欢他这样的人就接纳一个长长久久的拖油瓶。

王越好像只舒展了一下又重新蜷缩起来,沉默着去找了扫帚清理了地面。

“等我发了工资,把钱还你。”

“不用,路边随手买的,不值钱。”

王越点点头接受了凌睿的好意,但一地的玻璃渣子好像都碎在了他的心口,怎么也扫不干净。什么死而复生都太遥远虚无了,他只想照顾好王超,努力把生活过得容易些。

凌睿明显感受到王越的情绪因为这个不大不小的动静迅速低落了回去,他柔声把惶惶不安等着被骂的王超领到客房去睡。

从来没有人帮王越做过这样的事情,王超更多的时候只会被骂得缩在角落不敢动,等着王越拖着一身的疲惫回家,再来照顾他。

王越看着凌睿做这一切,突然觉得自己好累,已经累到要分崩离析了。

凌睿把抱着膝盖蹲在地上的王越拉起来,慢慢拥进了怀里,抱了良久:“我可以吻你吗?”

王越没有回答,但凌睿也没有感觉到抗拒,他用嘴唇轻轻碰了碰王越的耳垂,王越依旧没有排斥,凌睿吻在他的脸侧,又顿了一下,才吻到嘴角上。王越半垂着眼睛,胸口有些加速的起伏暴露了他的紧张,凌睿含住了他的唇舌温温柔柔地吻。

“弟!”快要沉沦进去的王越被王超叫醒了,抽离出来推开凌睿。

是了,连这样的时候,王越都无法拥有纯粹属于自己的时间,他凭什么痴心妄想。

王越认命地去陪王超睡觉,凌睿不甘心地抓住王越的手也没办法阻止王越的脚步。

凌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听着客房开着的门里传出来王越轻轻哄王超睡觉的声音,直到屋里渐渐安静下来,只剩下王超均匀的呼吸声。

王越蹑手蹑脚地掩上房门出来,他觉得他理应给借宿的房子主人一个交代,或者说清晰的回答,关于凌睿的表白。

凌睿听到王越起身就已经在等着了,即使王越没什么想和他说的,他也有话想跟王越说。两个大步迎上王越,握住手腕带进了自己的卧室。

凌睿关上门把人压在门后边,深深浅浅地掠夺了一番,完成了刚才被打断的吻。

王越只抗拒了一下就接受了,但他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享受的。

王越用所有可能的恶意揣测眼前所知甚少的男人,因为他觉得自己这样一无是处的人怎么会配拥有纯粹的美好。

而且他的家里还有一个未婚妻,不是吗?

王越告诉自己或许凌睿就是变态,他用所有的理智控制自己不可以沦陷。

可是凌睿的一切都得体的要命,一直是他渴望仰慕的样子。

凌睿灼热柔软的触感从他唇上离开的时候,王越宛若失重般空落落的,甚至不易察觉地往凌睿的方向追了一下。

就算凌睿是个变态,可一个吻就让他心脏狂跳的紧张和愉悦都从未有过。

“小越,不管你能不能接受我,理不理解我所说的事,你一定记得不要有轻生的念头。如果无法控制抑郁的情绪,你就来找我好不好?让我帮你。”

“对不起,凌医生。”

“为了什么?王超吗?还是拒绝我?”

“不是,我没有能力爱你。”

凌睿顿住了,不论是哪个王越都没有跟他说过类似直白的话,王越尽力去表达了。

凌睿在黑暗中看着王越的脸,只能看到朦胧的轮廓和晶亮的眼睛。也只有在黑暗中,王越才敢放肆地直视凌睿。

凌睿知道,王越自认不堪。无论凌睿怎么告诉王越你配得起,他所有的心意还是都会被卑微的王越看作是站在高处的施舍。

或许王越经历了太多带着身份成见的歧视,这些又成了他划在自己和凌睿之间的沟壑。

怎么办,凌睿直觉自己好像抓到了关键,却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王越轻易就推开了愣怔的凌睿,拉开门回到客房。

凌睿跟在他的身后出来,斜躺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这个角度能最直接地看到客房。

他根本睡不着,胡思乱想着随手划手机屏幕,给王越发消息“小越睡了吗?”

凌睿听到客房里一声振动,然后有轻微的窸窣声。

凌睿没指望王越会回复,熄了屏幕静静听着客房的动静,整理思路。

王越被生活压迫得近乎绝望,所以可能某件不起眼的小事正好让积压的情绪突破了临界点,他就会选择结束这一切。

但一定有某个执念让王越留恋,才会发生这样的事。凌睿是王越无尽循环里唯一不循环的因素,凌睿几乎可以确定自己就是王越那个执念。

可凌睿从来没有从王越那里接收到过任何他很在乎自己的信号,除了那封绝笔信。

凌睿的手机突然亮起来打断了他,竟然是王越回了消息:“还没有。”

凌睿打了几个字犹豫了很久才发过去:“出来好不好。”

仿佛有个时钟在凌睿心里嘀嗒嘀嗒转了一个世纪,他听到客房里轻微的动静。

王越出来了。

凌睿坐起身体等着他一步一步走过来,捏住他的手心把他带到自己怀里,拥在一起挤在沙发上。王越额头贴在凌睿的胸口,没有任何抗拒的动作。

两个人都不怎么平静的呼吸交错在一起。

王越觉得凌睿就像是他废墟一样的生活里开出的唯一一朵花,他太久没有见过美好的样子了,就算他对凌睿一无所知,就算凌睿是朵有毒的花,他也想凑上去闻一闻。

但他也只能闻一闻,他没有什么能给凌睿的,把花带回了家就只会和他一起枯萎而已。

凌睿把王越搂在怀里终于有了一丝丝踏实的感觉,尽管两个人挤在狭窄的沙发上很难受,凌睿很长一段时间难得睡着了。

凌睿醒来的时候,王越还在他的怀抱里。

凌睿突然敢想,如果能留住这个王越,就很好了。

王越早就醒了,感觉到凌睿醒来才开口:“凌医生,我们要走了。”

王越的语气就好像凌睿不过是个趁人之危的登徒子,你收留我的好意我都还清了。

凌睿沉默看王越拉着王超固执要离开的背影,还是追了出去送他们回家。

凌睿依旧远远地看着王越,他一拉开家门就听到劈头盖脸的嗤骂。

“你可真是出息了,有地方去了是吧!”

“有本事别回来啊!”

“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啥样子,攀得上人家一个医生吗?”

凌睿还没来得及思考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就听到尖利的叫声,凌睿匆忙冲了进去。

王越倒在地上小腹正汩汩冒血,王超手里捏着一把剪刀,身上溅的全是血。王越的未婚妻在一边抱着脑袋抖如筛糠。

“不是我…是他…我只是拆米袋…”

桌上果然有倾倒了的米袋,但凌睿不想计较事情是怎么发生的,看了王越的伤口飞快找东西尽力止血,可王越家里连应急的医疗包都没有,只能拿了干净的布来代替。血还是不停地冒,凌睿心急如焚地开车带王越往医院去。

王超低智压根不知道自己有多大力气,加上抢夺剪刀的惯性扎进去,而且又无知地拔了出来,看出血量就知道不止是简单的皮肉伤。

“凌睿…锚…我…小越…”

“好,好,小越,你别说话,就快到了。”凌睿压住滔天怒火,边开车边打电话联系好了医院的同事等着。

但还是意料之中的没有抢救回来,凌睿早就知道王越几乎没有什么求生的欲望。

凌睿没想到有一天他会站在手术室门外被别的医生告知“节哀顺变”。

凌睿就好像在悬崖拉了一把王越却没拉住,只能眼睁睁看他坠落。


评论(1)

热度(2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