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回音【七】

回音【七】

 

/ 凌越  / 努力更新中

 

凌睿本以为他已经习惯了王越一次次的死亡,可亲眼看着王越一点一点失去生气被盖上白布的时候,他几乎要疯了。

为什么他由着王越离开他家,明明把王越留住就可以避免这次意外了。

他马上就要找到事情的关键所在了,为什么王越不能再等等他。

凌睿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同事已经第三次来问他有没有事,凌睿踉跄地站起来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表示感谢,脚步虚浮地离开了手术室门口的走廊。

凌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拉出简易床和衣躺下睡觉,袖口和前襟上都还沾着王越的血。

他好累,心力交瘁的感觉比连做十几个小时的手术还累,不管多少次面对王越的死亡,他还是觉得心口好痛。

凌睿真的觉得自己要撑不下去了,不想去找什么所谓的真相,也不想再试图解决些什么。

反正王越还会再出现,只要等着就好了。

下一次,直接把王越绑起来,就好了。

凌睿从天亮睡到天黑,他去把王越的尸体领了出来送回了家。既然他知道王越会“复生”,就没必要再眼睁睁看着王越被火烧一遭。

王越的家里安安静静没有人,王超大概受了惊吓跑出去了,那女人大概离开了。

只有地上的血散发出怄人的腥味充斥着整间屋子。

凌睿毫无波澜地跨过去,把王越轻轻放在他的床上,就好像他真的只是睡着了,动静稍微大一点就会被惊醒。

这间屋子大概率会随着王越的重生被复原,但他还是把所有的血迹仔仔细细清理干净了。就好像他只是趁着爱人累极熟睡的时候,把白天没时间打扫的卫生搞了一下。

这原本是他幻想过的生活。

凌睿有一瞬间想留在这里,看这样会发生什么,会不会王越就在他面前睁开眼睛。

但凌睿很快想通了,如果他留在这里,不过是会等到他呈现正常尸体该有的变化。因为和凌睿直接接触的一切,都在随着时间正常推进。

薛定谔的猫要被封在密闭容器里的时候,才会呈现生死叠加的状态。

“遇事不决,量子力学。”凌睿自嘲了一句,然后拉上窗帘,关好门离开了。

 

凌睿终于想起把他自己的车里也清理一下,车门、方向盘、座椅,凌睿缓慢地抹除王越这次留下的痕迹。

正要换一条抹布的时候,凌睿突然想起送王越去医院的路上,当时王越已经失血无力到他听不清楚的那句话。

凌睿胡乱抹掉剩下的血迹,拆下了行车记录仪里的内存卡。

凌睿回到家里配了读卡器,小心翼翼地插到电脑上找到那段视频,凑近了努力分辨口型和声音,“凌睿”、“我”、“小越”,限定范围里的几个词很好猜出,可是第二个词是什么,māo?máo?mǎo?mào?猫?总不会真的是薛定谔的猫。

凌睿找了各种降噪软件来研究,反复地听终于确定是máo,可是二声的同音字也很多,毛、茅、矛、锚……

锚,应该是这个了,时间锚点。

凌睿把四个词写在一起,开始思考。

和上次没头没尾的“凌睿我看见了”一样,王越就是想告诉凌睿些什么,濒临死亡的时候才看到的东西。

“凌睿”和“小越”毫无疑问是在告诉凌睿,他就是王越,原来的王越,和凌睿谈恋爱又偷了他的钱跑掉的王越。凌睿早就这样猜测了,只是又被王越确认了而已。

或许王越当时所说他看到的就是他一次次死生循环的经历,或者还有自己即将重生的锚点。

那么“锚”,如果真的是指时间锚点,很可能是王越临死前的执念或者行为投掷了时间锚,一次又一次锚定在凌睿的时间线里,一次又一次刷新他和凌睿的相遇。

就像是扎在地图上的一枚图针,重复拔出再定位在凌睿行进的路线里。

是王越在求救。他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但他不想死,他只是看不到希望。

但凌睿是那个希望,一定是。

所以和凌睿相遇的时间点成为了他最后抓紧的锚。

反反复复的投掷,反反复复的相遇。

期盼不一样的相遇能到达不一样的未来。

凌睿觉得自己应该理清楚了一些东西,可他感觉更加痛苦,因为他依然不知道该怎么让王越进入到他的世界来。

不知到底怎么才能救回王越。

 

凌睿没有再到处去等王越的出现,他要验证自己所想是不是正确的,如果是,王越就一定会自动自发地出现在他面前。

他不点外卖,不试图用手机去联系,不去王越的家。每天到了饭点随便吃些面包和泡面,然后像个偷窥狂一样盯着走廊来来往往的送餐人员看。

三天、五天、一周,凌睿越等越焦躁,几乎就要忍不下去了,可是他一定要验证,验证自己的思路没有错,证明王越把和他的相遇看做是活下去的希望。

凌睿没想到自己一等就等了两周,终于看到王越出现,长舒了一口气。

王越走路有些跛,穿越了半条走廊连声跟点餐的护士道歉:“抱歉抱歉,久等了。”

凌睿快步上去,装作从他旁边过蹭了他一下,然后在王越趔趄的时候又快速托住他的胳膊肘:“抱歉,你腿没事儿吧?”

“没事没事,前几天摔了一跤,就快好了。”王越随手摆了摆就离开了。

凌睿看着王越还不太自然的走路姿势,所以王越是因为一点意外耽误了,这个意外会有影响吗?凌睿现在几乎草木皆兵,但总要接触到王越才有机会知道。

他按照前几次的样子,抓住机会和王越熟络起来。

然后就表白亲吻,不常规的事情就不能常规解决,什么慢慢培养感情没有时间也没有必要。不论多么直白粗暴,王越一定会动心的,或者说因为一开始的王越就动心了,所以才有了这来来回回循环往复的机会。

凌睿丝毫不讲斯文道德地把人压在办公桌上不给逃跑的机会,王越只挣扎了两下就停了,皱起眉头盯着平日里看起来俊朗得体的医生,小声嘟囔:“衣冠禽兽。”

凌睿看着他从领口处由白皙渐渐红起来的皮肤,轻笑了一下。

凌睿是真觉得王越眼下口嫌体直得可爱,但落在刚认识他几天的王越眼里就和变态差不多。

王越又挣扎了两下,被凌睿吻了上去,瞪圆了眼睛看这个奇奇怪怪的医生缱绻又专注地吻他。

不是变态,凌睿的吻比他的未婚妻要饱含爱意得多。王越偷偷闭上了眼睛。

在凌睿松开他的一瞬间,他才想起理应有羞耻感,抬脚踢了凌睿。

凌睿吃痛也没有放开他,反而用手抹了抹王越唇上被亲出来的口水,还是像变态了。

凌睿满意地看着王越嫣红的嘴唇,又凑上去贴了一下才放开来,理了理衣襟:“下次见。”

谁要跟你下次见,王越被松开就冲出了办公室。

路上一边想着还要不要再接医院的外卖单,一边又反复回忆着凌睿的触感。

“医院的单最多最好接,不能因为一个变态就不赚钱了。”王越说服了自己。

然后王越在下一次路过凌睿办公室的时候又被拽了进去。

“你到底想干嘛?”王越自觉无财无色,真的没有什么可以给这个变态医生图谋的。

“想跟你谈恋爱啊,看不出来吗?”

“恋爱哪有你这样谈的。”

“那应该怎么谈,你教教我?”

“变态。”王越被问到无语,凌睿抵着他的鼻尖吻上去。

感受到王越温度的时候,凌睿时常想,如果他最终也没有办法终止这个无尽的循环,那就一次一次重新恋爱吧,直到他老去生命走到尽头,总会停止的。

王越承认自己对这个医生很有好感,他那些看起来略微“变态”的行为反而让王越心无负担地享受温存,因为在王越看来,他们之间悬殊的身份差异好像被凌睿这点“不正常”抹平了。

王越因为这个觉得自己又阴暗又无耻。

但王越渐渐几乎是带着期盼路过凌睿的门口,偶有一次没有等到预计的拦截,还悄悄从门上的小窗看了一眼,转身就看到凌睿正远远地站在走廊那头看着他,笑意融融的。

王越想转身跑掉,可是被凌睿高声喊住了,如果再跑就更像做贼了。

凌睿大跨步朝他走过来,也不在乎走廊上有什么人,就明明白白牵住王越的手回办公室。

没出三天,凌睿这层的同事都知道凌睿在和外卖员王越谈恋爱了,凌睿故意的。

之后,不论那些人私底下怎么偷偷议论这两个人如何如何不配,但看到王越来他们楼层送餐还是会打声招呼:“凌医生在办公室呢。”

然后王越就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敲凌睿的门,送上门去被非礼。

这谈的哪门子恋爱啊。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