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回音【五】

回音【五】

 

/ 凌越  / 努力更新中

 

每次都发生得太快了,凌睿甚至来不及让新认识的王越接纳他,都还停留在泛泛之交的程度。

凌睿这次连王越的死亡通知都没有收到,就已经看到活生生的王越从他面前路过了。

凌睿拼命回忆之前的细节,突然想起他最早是趁着酒醉强吻了王越,然后王越在已知凌睿对他的感情的情况下,接受了他的钱,跟他约会。

所以是不是凌睿早一点去表白,会更有机会进入王越的生活,进而改变一些事情的走向。

从王越消失的那天开始,凌睿一到午休时间就在住院部的大厅等着,这里概率最大。王越提过他们医院很大,所以并不一定每次都会去到凌睿所在的楼层。

凌睿只等了三天,就看到王越拎着外卖一路小跑从门口经过自己进了电梯。凌睿平静地接受了王越再次“刷新”,就好像主机游戏一样,死掉了就会回到存档点。

中午的电梯总是挤挤攘攘,凌睿跟在王越后边挤了进去,被推得几乎贴在王越身上,凌睿利用自己高大的身形悄悄给王越隔出一个小空间。

凌睿跟着王越在同一楼层出电梯,然后在电梯间等着他送完餐出来。

“哎,王越。”

王越一脸茫然地回头看他。

“待会儿你要是再来医院送餐,就给我带一份呗。”

王越迷茫的表情更重了。

“你给我送过餐的,你不记得了可能。”凌睿说的也不算谎话,眼前的王越确实不记得。

电梯到了,王越顾不得更多疑虑急匆匆地问:“你要吃什么?”

“随便,我在9楼,你到了问护士凌睿就行。”凌睿指了指自己的胸卡。

回9楼的路上,凌睿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太突兀了,王越要是把自己当成神经病怎么办。但他怕又像之前的两次一样,还没来得及做些什么,王越就不见了。

不过还好,王越还是来了。凌睿借口转钱给王越,顺理成章“加”了好友。

聊天记录的上一条还是“凌睿我看到了”。凌睿一直没想通王越到底看到了什么,是不是和他的死亡有关。

凌睿给眼前的王越发了个表情,趁他查看的时候偷看了一眼聊天界面,果然是空的,没有之前的聊天记录。

所以,只是和凌睿直接接触的不会被复原,而王越联系列表里一直会有凌睿大概单纯地是因为王越的好友是自动添加而已。

单从凌睿的角度看,凌睿所经历的就是无比正常的时间线轨迹。如果把王越这个因素拿掉,凌睿的世界看起来再普通不过了,比如第一次帮王越处理后事休掉的年假没有了就是没有了,比如他们同楼层的一个护士已经和男友从恋爱到结婚了,再比如他问诊的病人该手术手术该出院出院,没有任何人随着王越的死而复生在循环,除了和王越直接相关的王超和未婚妻。

所以,被困住的是王越吗?凌睿好像在一团乱麻中揪出了一个线头,但线头后边仿佛是一团死结,凌睿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找出答案,只能去试。

凌睿这一次不想管他家里是不是还住着一个所谓的未婚妻,不想管所谓的道德感约束,他就是要去追王越,或许这样能把王越从泥沼里挖出来。

可是凌睿忘记了王越还是被自己的道德感约束得死死的。

凌睿铺垫了几天之后,在王越把外卖送到他办公室的时候,凌睿直接表白了。

“小越,我喜欢你,你能让我追你吗?”

王越脸上的表情从难以置信又变成挣扎抗拒,转身跑了。

不知过了多久,凌睿收到了消息:凌医生,你是个好人。

好人卡,凌睿意识到对于一无所知的王越来说,自己还是太着急了。

只是凌睿不得不着急啊,他也不知道这次又会什么时候突然结束,然后又要重新开始。

难道他要放着王越不管吗?只要放着不管,他就立刻能回归正常的生活。

可凌睿放不下,他总想再看到王越笑眼弯弯地跟他说:“凌医生,等久了吧。”

凌睿觉得有点累,但又格外的想念他的王越,尽管那个时候王越和他谈恋爱看起来总是不怎么快乐,但凌睿知道王越不完全是因为借了他的钱才和他在一起,否则他也不会最后写那封信回来,他很在意自己在凌睿心里的样子。

而且自己很可能是被困住的王越唯一能够挣脱无尽循环的机会,因为和王越有关的一切都在一次次被复原,只有凌睿没有。

凌睿去王越家已经是轻车熟路了,他带了些吃的去找王越。

本来想王越可能没有那么早回来,就半开了车窗打算随便躺一下,凌睿最近几乎都不怎么睡得着。

凌睿刚闭上眼睛,就听到王越家里的动静,原来王越在家。

凌睿轻轻叹了口气,他几乎每次来王越家都不怎么平静,不是他来得巧,而是频率太高。可以想象这些都是王越经历的日常,换做任何人也受不了。

凌睿这次没有等,直接去敲响了王越家的门。

来开门的正是王越,微微弓缩着背,眉头紧皱,耷拉着眼睛,猝不及防迎上凌睿宽阔的胸膛。

王越抬头有些惊讶地对上凌睿的眼睛,又很快低下头窘迫不安地小声嗫嚅:“凌医生怎么来了。”刚跟他表白过的医生,看过他这个样子就不会再喜欢他了吧。

凌睿看着王越局促得恨不能立刻消失的样子,心头好似被针扎了,抓住他的手腕就往外走。

“凌医生,你干嘛?”王越被拽得跟着走了两步,反应过来去扒拉凌睿的手。

“带你走。”凌睿低沉的声音里听得出明显的怒意,脚步不停。

“我不能……”

“为什么不能!”

“我哥……”

“一起走。”

“可是……”

“可是什么?凭什么不能离开?”

是啊,为什么不能离开呢。王越头一次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是为了结婚吗?每个人都说他和那个女人条件很合适,她还能帮忙照顾他哥,就好像如果王越不接纳她,就是王越挑剔无情又没眼光,所以被人哄着拱着就在一起了,几乎没有恋爱的过程就开始了“谈婚论嫁”,那个女人挂在嘴边的总是“你拿什么娶我”,王越就自然地认为自己必须得娶她。

可是凭什么呢?

王越还没有清楚所以然来,就已经被凌睿塞上了车,车窗留了缝反锁了车门。

凌睿没有上车,弯腰俯在车窗缝那儿跟王越交代:“你安心待着,我去等你哥,我知道他应该会出来找你。如果过会儿他没有出来,我再放你出来,你去请邻居帮忙叫你哥。”

凌睿说得不容反驳。

对争吵早已习以为常的王越此刻反而有点惊惶,就像是在暴风雨中突然找到了庇身之所的小猫,躲避了风雨又开始对周遭的陌生环境警惕。

大概十分钟,凌睿已经牵着王超出现在了王越的视野里。王超看到副驾驶上的王越,就欢天喜地上了车。但这个凌医生,好像对自己的情况知道得过于多了。

 

凌睿只顾着把他们带离这个地方,完全忘记了自己家里摆了多少王越的照片。

他打开门的一瞬间,变得和王越一样僵硬。

“弟,好多你!”王超兴奋地跑进去看,完全不知眼下是怎样的境地。

“王越……”凌睿很难解释自己不是变态。

凌睿一咬牙把王越拽进了门:“你给我十分钟,如果解释不能让你接受,你再走。”

凌睿去拿了王越的手写信给王越看。

王越在看自己写的绝笔信,这样的画面,凌睿也觉得过于离奇。

“是……我的笔迹,但我没有写过……”

“我知道,写这个信的可能不是你,可能是另一个王越,但也有可能你就是他。”

王越皱着眉头,完全不理解凌睿在说些什么,眼神好像在确认凌睿是不是一个疯癫的变态。

“对,手机。”凌睿把自己的手机打开来给王越看,看他和“王越”的聊天记录,都是有来有回的,证明着凌睿不是单方面的臆想。

“所以,你是说,我已经死了三次。”王越努力理解自己是灵异事件主角的说法,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是来凌睿这里逃离自己压抑生活的。

但从这个角度来说,凌睿确实成功转移了王越消沉的情绪。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