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随便写写。


/ 俊哲非严肃茶艺 / 3.6k 


“龚俊,你别亲我眼睛了!”

张哲瀚揪着龚俊的短发往外薅,又舍不得用力拽疼了人。

明明是他装醉哄着龚俊背他回来,一进屋门就倒换了个儿。张哲瀚眨眨晶亮神飞没有半分醉意的眼睛,试图让龚俊知道自己只是骗他回来而已,盼着这样龚俊能明白他藏在心底不敢说的话。

张哲瀚等得心底凭空生出一只横冲直撞的小鹿来,却没想到小狗眨巴眨巴水汪汪的眼睛,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就傻笑起来,撅起嘴巴在他眼睛上亲个不停:“宝贝,你眼睛真好看……”

如同万蚁噬心,张哲瀚不知道龚俊喊的宝贝是把他认成了谁,等龚俊酒醒了又记不记得这一遭。

但装醉很明显就是个坏到不能再坏的主意了,有些话就应该清醒地问清楚,畏首畏尾一点都不像他张哲瀚。

“龚俊!你放开!”

张哲瀚用力扒开揉上他屁股的大手,他确实喜欢活泼小狗,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小狗醉了就不见外得过头了。

龚俊黏黏糊糊地“嗯”了一声,九转十八弯地喊:“阿絮~你就跟我过呗,我把心都挖给你好不好。”

张哲瀚被一声“阿絮”喊懵住了。

被浪拍进水底闷住胸口又被推到水面释放窒息,压抑和畅快反反复复地交替。

龚俊没有把这副身体认错成别人,可他喜欢的是阿絮啊。

龚俊的手已经抚上他的腰,巴掌一握便可盖严了,酒精催化的掌心热度很快透过了薄薄的T恤烘烤着他整个后背,龚俊的嘴唇贴在他唇上流连不退。

龚俊的温度催着张哲瀚头脑发热。

我可以演一辈子他喜欢的样子。张哲瀚勾住龚俊把他推到在沙发上,任由龚俊的醉意侵蚀自己。


早晨是被小雨哐哐的擂门声吵醒的。

张哲瀚躺在卧室自己的床上,薄被底下穿着干净的T恤,整个人也收拾得清清爽爽。

如果不是酸痛的腿根和锁骨上的牙印,张哲瀚真的要以为自己只是醉了一场酒。

龚俊甚至替他反锁了卧室的门,以至于小雨只能在门外瞎嚷嚷要迟到了。

张哲瀚撑着腰打开门,斜眼一瞥昨晚的主战场,沙发也被清理得干干净净。

龚俊确实可以当作一切都不曾发生,如果自己去问就会毁掉龚俊留着的体面。

换衣服的时候张哲瀚才发现自己胸尖上也有一个牙印。

龚俊,真有你的。

张哲瀚睡了喜欢的人,但莫名觉得自己一点儿便宜也没占到。

龚俊照旧在片场嘿嘿嘿哈哈哈的,黏着他半边肩膀,张哲瀚烦得要命又不想推开。

光贴着肩头有什么用,有本事你就再咬我一口试试看。

张哲瀚不想给龚俊好脸色,三句里两句半都在怼他,如果他能明白就该来跟自己说个清楚,听不明白也总得能识趣,然后圆润地走远点儿。

偏偏龚俊不气不恼也不接招。

怎么能这么无耻。张哲瀚眼瞅着龚俊的弯弯笑眼和大白牙都可恶起来。

张哲瀚早早跟助理交代领了午饭去房车上休息,门窗都要挡严实了才觉得把烦人虫隔远了。

张哲瀚闭上眼睛就是龚俊那让人恼火的笑。

“张老师,张老师!”龚俊的声音突地响起。

阴魂不散,龚俊又要挤来他的房车上,怎么这么多毛病。

平时龚俊说自己车上空调不凉就算了,发生了那种事还要厚着脸皮来蹭空调吗?难道还真的打算装傻到底。

打开门迎上人畜无害的笑脸,张哲瀚准备了一肚子的火气都被堵回去了,只能挡着车门不让人上来,硬邦邦地问“干啥”。

龚俊抬手摇摇自己手里的保温盒:“给你做了吃的。”

张哲瀚心头一软,差点就要放龚俊上来了,堪堪稳住意志力:“我吃过午饭了。”

龚俊仗着自己长得高,探头看了两眼:“哪有,你领的饭明明就还没开盒。”

不走是你自己决定的。张哲瀚看了龚俊两眼,打定主意要问清楚了:“你帮我换的衣服?昨晚。”

“是啊,我看你又醉又累的,我还帮你擦了澡呢。”

龚俊摇头晃脑还有点儿得意。张哲瀚更恼了,难道龚俊觉得自己就是哄他去搞一夜情的?他就这么随意吗?渣狗。

“快让我进去吧,你车里的冷气都要跑完了。你看这么大太阳,是不是?”

张哲瀚难得在一双可怜小狗眼面前把控住自己的意志,坚决不让龚俊上车:“昨晚你都干了什么?你还记吗?”

“记得啊!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龚俊答得毫不犹豫,张哲瀚反而心慌慌起来,撑着门边的手都有些颤。

“你说哪方面的弄疼。”张哲瀚把声音放低,抑制住喉头几乎要翻涌出来的紧张。

“就……那方面……我没有经验……但是可能喝的有点多……没控制住……”

越说声音越小,龚俊总算还知道害羞紧张,张哲瀚稍微放心一点,他还以为龚俊真的脸皮厚到百毒不侵了呢。

“那然后呢?”

“然后什么?张老师你先让我上去呗,站在这儿说这个怪不好意思的。”

张哲瀚暗骂他还知道不好意思,看在龚俊没有装傻不认的份上让开了路,在他上车之后关好了门。

龚俊熟练地直接坐下,把桌上的盒饭往边上推推,自己带来的保温盒摆在了中间。

“所以,你到底来干什么的?”张哲瀚站在一步开外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来给你送吃的呀。”

“饭留下,你走。”

“为什么?我们不是已经……那个了吗?”龚俊又眨着他那标志的无辜眼仰头看他。

张哲瀚莫名觉得自己被他变成了把小狗赶出家门的恶主人,吃完不认账的那个人也变成他张哲瀚了。

“不是你自己早上一声不吭跑掉的吗?”

“早上……我以为……我不是怕你尴尬嘛!”

“现在就不尴尬?”

“你上午都没躲着我呀!”

“所以你是打算负责了?”

“负责?算不上负责吧……张老师你不喜欢我吗?”

张哲瀚喜欢,但被龚俊问得哑口无言,缓缓地在他对面坐下,打开了他带来的保温盒,清淡无辣的汤面。

“没味,不吃。”

“你就吃这个吧,我上网查了,你今天吃太油辣的不好。”

“要你管!”

“我不该管吗?可是人家谈恋爱不都是这样做的吗?”龚俊懵懵地挠头,好像真的不明白是为什么。

“你跟我?我们又没有谈恋爱。”

“可我们不是都睡过了……”

不能被他带着跑,张哲瀚深吸一口气,理了理思绪。

“所以龚俊,你喜欢我吗?”

“喜欢!”龚俊喜笑颜开起来,好像是终于等到张哲瀚问这个问题了。

“你喜欢的是我吗?”

“啊?”

“你昨天晚上一直在喊阿絮,你不记得了吗?”

“记得啊,我又没喝多。”

“没喝多?”

“喝多了我还能把你背回来吗?”

“那你装听不懂我的话?”

“我听懂了呀,可是张老师你也没拒绝我呀。”

张哲瀚暗暗咬牙,没把你脑袋薅秃真的是太仁慈了。

“没拒绝,就装傻充愣?你什么理论。”

“明明是张老师先装醉哄我背你回去的……你还让小雨哥自己走……”

“那你早上跑什么!别跟我说尴尬不尴尬了,尴尬你昨晚就跑了!”

“也不算跑,就是如果你工作人员谁来叫你,正好撞见的话,不是让你难堪嘛。我不是还帮你清理了沙发的嘛!”

“那个问题,回答,你睡的是阿絮还是我。”

“张老师,你不就是阿絮,阿絮不就是你。”

“龚,俊。”

张哲瀚已经彻底明白过来,龚俊怕是连在自己身上咬了几个牙印都清清楚楚,就等着自己开口呢。

龚俊收敛了无辜的模样,半垂下眸子,把盛着汤面的保温盒往张哲瀚这边推了推,沉声道:“如果今天,你不想接受,那我睡的就是阿絮。如果你也喜欢我,那我就会清楚记得,是你张哲瀚。”

张哲瀚听完,闭上眼睛深呼吸。

汤面闻起来挺香的,空调的温度刚刚好,对面的人伸了手过来勾住自己的小拇指求饶。

张哲瀚胸腔里酥酥麻麻地发芽快要开出花了,但不妨碍他也很想抽龚俊。

“那你昨天晚上跟我装什么醉,怎么不直接问我为什么骗你回来,又为什么非要先……”

“你先不生气。”

“你真诚点,我考虑不生气。”

“我也没想到,背你回来,你蹭在我背上的时候,我会……硬得那么厉害。你那么好看的眼睛又一直盯着我眨呀眨的,我就很没出息地被你勾引住了……”

勾引,张哲瀚真的是要被龚俊气死了,怎么在他嘴里自己还成狐狸精了。

张哲瀚不服气:“所以你就色上心头?”

“是情不自禁……我都想好了,我要跟你在一起。”

“谁要你想好啊!龚俊!”

“所以我才不敢直接问你的嘛,要是你想当无事发生,我就再努力努力呗。”

“怎么努力?装醉,再睡我一次?”

张哲瀚已经在偷偷开心了,面上却绷出冷静,他就是不爽被小狗骗到。

龚俊突然咧开嘴笑起来,脑袋往前凑凑:“张老师,你要是跟我睡了第二次还嘴硬不接受我,我会直接赖在你屋子里不走的。”

张哲瀚恨恨地从龚俊手里抽出被他揉捏的小拇指:“你现在不就是赖在我这!”

“你现在不就是在嘴硬?”

张哲瀚要疯了:“龚俊!你就不会直接好好表白吗?”

龚俊抽了下鼻子,再次伸长胳膊捉住张哲瀚逃跑的手:“我怕万一,你不喜欢我。我们会连普通同事关系都维持不住。”

张哲瀚自己的心事也被龚俊说中了,他也怕。

张哲瀚静静地用左手拉过保温饭盒,又用左手拿起了筷子。

右手还在龚俊手里捏着,他不想抽出来。

“宝贝,你左撇子啊?”

宝贝,张哲瀚在心底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低沉轻柔的声音真切地就是在喊他。

张哲瀚右手在龚俊掌心里不由自主地勾了勾,龚俊反应过来放开了他。张哲瀚空了一下,把筷子换进右手,左手往前递了递。

龚俊笑弯了眼睛,把他的左手牵到唇边吻上去,张哲瀚触电一样缩了回来。龚俊笑意更浓了,拉过张哲瀚那份已经被空调吹凉了的剧组餐,打开来大口大口地吃。

张哲瀚低头去吃寡淡的汤面,有滋有味的。

小桌板底下,悄悄抬起了脚,伸向龚俊。

龚俊感受到触碰,便往前坐了一下,把膝盖给他垫脚。

张哲瀚不要,他从龚俊两膝之间伸了进去,踩在单薄的运动短裤中间,吃一口汤面,就借着低头的动作,不轻不重地踩一脚。

龚俊面上不在意地吃着盒饭,不看也不躲。

直到张哲瀚一大份汤面吃完,桌子底下脚心被硬邦邦地抵着。

张哲瀚放下筷子的同时,龚俊也放下了筷子,抬起一副无辜又饱含深意地眼睛。

“你又勾引到我了,张哲瀚。我不想赖在你这里也不行了。”

评论(4)

热度(42)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