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绾君心。

绾君心。

 

/ 伪现实向 / 4.5K普通emo日常

/ 龚老师,生日快乐。

 

“龚俊,你帮我剪头发吧。”

龚俊终于从剧组杀青回来,在家陪了他整整一周,所有工作都尽可能排在了一周后。

张哲瀚知道龚俊是为了什么。

“怎么突然想起这个?我剪得不好,请人到家里给你剪好不好?”

“不用,剪得不好看也没事,反正我又不出门。”张哲瀚出口又意识到自己说错了,改口道,“我可以戴帽子。”

龚俊抽了抽鼻子,点头应了。

张哲瀚坐在椅子上,龚俊给他围上浴巾,又在地板上铺上一圈报纸。

“想剪多长?”龚俊轻轻地拨着他的头发,已经长过耳朵了。

“寸头。”

龚俊的手指在张哲瀚头顶顿了一会儿,似是怕张哲瀚反悔,因为他的头发从五月份就开始留了。

“剪吧。”

张哲瀚又重复了一遍,龚俊才梳起一缕头发,迟疑着下了剪刀。

张哲瀚没有任何阻止,龚俊的动作渐渐利索起来。

阳光洒满的屋子里,只有剪刀的嚓嚓声和路飞打呼的声音。

张哲瀚斟酌着词句轻声开口:“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我害怕你只是喜欢长发看起来柔美的我。”

龚俊手上僵了一下,没吭声。

“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你总是做完了凑在我耳朵上说我漂亮。所以一开始肯定是的,对不对?”

“你什么造型我都喜欢。”

“现在你是敢这么说了。咱们刚杀青那会儿,我怎么也不敢剪我的头发,我怕剪短了,你会突然发现原来我一点都不像你喜欢的样子。”

“在一起之前,我就看过你很多旧物料,寸头的也有。”

“那是因为我天天顶着长发在你面前晃悠。然后我真的很执念于此,小雨他们问我首唱会干嘛要做那样的造型,我说难得头发留这么长,做纪念。我妈表面上接受了,其实唠叨了很久。”

“对不起……”

“我没翻旧账,就是遗憾没有当面给你看看。好在后来弄了一次简单版的那个发型给你看,你连夜开车从上海跑过来,我更觉得你就是喜欢我长头发的样子。那个时候我真的拼命想留住你说的漂亮。”

“从上海去南京见你不是我们早就商量好的吗?”龚俊停住了,他不知张哲瀚想说什么,又为什么非要让他亲手剪头发。

张哲瀚扭头拉拉他的手,让他继续剪。

“后来要入组新戏,不得不剪头发了,你安慰我剪了还会再长,还陪我一起剪。我其实一点没有被安慰到,我更害怕了。”

“我只是以为你很喜欢那几个造型,因为你难得在朋友圈发了一次又一次。”

“那还不是我总看到你的新剧营业,我就想让你看到我也能好看而已。”

“所以,你那个时候就觉得我跟小周有什么,然后故意跟我吵架?”

“不是,我就是嫉妒。就算你解释了那些都是认识我之前拍的,我心里还是又酸又涩。你们能P结婚证,我们不能。然后我怕等你看到一个寸头的我,会失望会觉得丑。我拍了几十张照片,才选出一张不那么丑的发给你。”

“我觉得不丑。你要是觉得丑,我也还是喜欢的。”

“所以啊,你偷偷跑来我的剧组,还愿意亲亲我,跟我睡一起,我高兴极了。你不知道,刚开始收到你的消息说快要到了,我差点儿从剧组逃跑。”

“笨蛋。那现在头发还剪不剪了?我剪完你跑了怎么办?”

“这是我家!要跑也是你跑。”张哲瀚回怼了龚俊一句,终于显得不那么沉闷,“要是后来知道有那么多人看我们,就接了头发再录那些假直播了。”

“录之前咱俩在南海拜观音的时候,我可是跟寸头的你拜的。”

“接了头发的话他们不就能早点意识到,不是营业……哎呀,都被你搅和晕了,我也没想到咱们俩顶着两个寸头坐在一起,再被剪辑过是那么个效果。怕你又觉得我丑。”

“张哲瀚你摸着良心说,我什么时候说过你丑。”

“但是我剪完头发,你就再也没说过我漂亮!你还说你不是喜欢我长头发的时候,你就是等着我头发还能长!”

“没良心的,你后来就进了北海剧组,头发越剪越短了都,我没夸过你好看?没夸过你帅?”

“哼,我后来就不该接头发又留头发的,说不定剧没播完咱俩就掰了。”

龚俊彻底停下手里的剪刀,转到张哲瀚面前来,撑着膝盖半蹲着直视张哲瀚的眼睛:“不剪了,就狗啃发型吧,你看我会不会因为头发跟你掰。”

“现在是不会,那会儿谁说得准呢,那会儿还给我介绍造型师呢。快剪!”

“是谁天天跟我叨叨出图不好看的?你怎么不直接问我?”

“问掰了怎么办,再说了,恋爱的时候不都只挑好话说,又不一定能问到真话。”

“所以张哲瀚,你就一门心思觉得你是靠头发留住我的?”

“现在不是。”

“那你现在又一厢情愿觉得是因为什么了?”

张哲瀚被问堵住了,垂着眼睛不说话。

“好,那我换个问题,你什么时候想清楚我没有把头发看得比你本人重要的?”

“从北海出来,我觉得自己晒得又黑吃得又胖,但你捏着我的脸说可爱。我以为你是哄我的,然后我偷看到你小号了。”

“张哲瀚你傻得可以,现在瘦得一点都不可爱。”龚俊捏上张哲瀚的脸,“小号是我故意给你看的,幸亏我给你看了。但是你就没看到我夸你寸头小甜豆的?”

“我往下翻了两下,就听见你从厨房出来了。那你承不承认,你一开始就是喜欢我周子舒那个样子。”

“周子舒好看那不是因为你好看吗。那你不是也喜欢温客行的造型?天天扒拉我头发玩。”

“谁让你天天盯着我看,被你盯得不好意思,又怕转身走了,你会觉得我拒绝你。虽然温客行造型是挺好看的。”

“败给你了。那我后来是不看你了还是咋啦,要不咱俩翻翻旧直播。今天就给你剃光头,然后天天搂着你说漂亮,你就不胡思乱想了。”龚俊真的又开始动起剪刀来,嚓嚓嚓的。

“剃光我就出家了。”

“出家人可没有老公。”

“所以你才不敢给我剃光。”

龚俊哼了一声,不知干嘛去了。

张哲瀚静静地坐着,胸口翻涌。蓦地又想起什么大声喊了一句:“我不剃光头!”

路飞被吵得抖了抖耳朵,龚俊很快回来,往张哲瀚手里塞了一面镜子:“自己看着,哪里觉得不好就说。”

张哲瀚看看龚俊阴沉了的脸色,乖乖把镜子举起来:“都剪成方的了,你把它剪得圆一点,鬓角也可以再短一点。”

没有理发推,剪起来又慢又繁琐,龚俊一声不吭,几乎是一根一根地细细修剪着张哲瀚的头发。

屋子里只听得见张哲瀚指挥龚俊的声音,这边那边的。

总算让张哲瀚满意了,龚俊把工具都放一边,却不摘围在肩头的浴巾,也不给张哲瀚清理脸上的碎发。抱着膝盖蹲在张哲瀚的面前抬头看着他。

“干嘛像只小狗似的。”张哲瀚被盯得紧张。

“张哲瀚,我知道你以为的我现在还留在你身边的理由,不外乎可怜同情,再不然还有报答之类。这样不是更容易了,你就时不时在我面前装装可怜,我不就乖乖留着了?”

张哲瀚的心事被说中了一半,盯着地板不敢看龚俊。

“你不用总是坚强的,也不用总是非要给我当哥哥。对我,不用总患得患失。”

“那你明明希望我跟你出去走走,你怎么不说。”张哲瀚扫了一眼还在呼呼大睡的路飞,鼻头有些酸。

龚俊笑了,拿了干净的毛巾擦掉张哲瀚脸上的碎发,小心翼翼地把浴巾解下来:“那走啊,去遛路飞,太阳正好。”

“他正睡觉呢,把他叫醒了咬你。”张哲瀚的借口脱口而出。

龚俊笑成一脸无奈:“你看,张哲瀚,你其实就直接说,你不想去,撒个娇耍个脾气都没关系,下次我就还敢问。但是你装作没事,却乱想我是不是可怜你,不想让我为难的时候,我也担心你是不是不开心,所以就不想再问会让你难受的问题。”

“绕口令一样。”

“你还不是天天跟我过脑筋急转弯。现在可以说了吗?为什么非要让我帮你剪头发。”

“我觉得,你天天陪着我憋在家里太无聊了。”

龚俊瞪大了眼睛把脸探到张哲瀚面前:“所以你就拿你的头发给我玩?之前放假不也这么放的?还不说实话。”

张哲瀚低头抵在龚俊的肩膀上,刚剪的刺毛蹭着龚俊的颈侧,犹犹豫豫地闷声开口:“以前也没觉得,但是现在就觉得,你只能待在家里打游戏看电影都是因为我。”

“是因为你啊。”龚俊故意顿了一下,揉揉张哲瀚的猕猴桃脑袋,“不是你的话,我可能就宅在北京或者成都。”

“那不一样,不想出门和不能出门,不一样的。”

“所以你是不想出门还是害怕出门。”

“是不想……”张哲瀚声音低到自己都不相信,“我本来,我本来应该好好给你准备庆祝生日的……龚俊……”

龚俊轻轻叹了口气,吻在张哲瀚的额头上,把人搂在怀里。他知道张哲瀚想说的不是头发,不是出门,也不止是生日。

张哲瀚被困在波涛翻涌的海上了,望不见边际也望不见光,他怕龚俊也被困住。

“我在,是因为我想在你身边,不是要你勉强自己做什么事留住我的,明白吗?”

“那你要是不想留了,我就怎么做都不行了是吗?”

“张哲瀚,你怎么净往歪了想,我就是想说,我爱你是我愿意的,你是自由的。”

张哲瀚张了张嘴,收住了本想问龚俊如果不爱了会怎样的话。

龚俊却像是感应到了一样:“世界十大难题之,如何证明自己爱老婆。”

龚俊把张哲瀚的脑袋往怀里摁了摁:“这么说吧,我是很喜欢看你长发的样子,每次做完的时候,你脸都红扑扑的,卷卷的头发丝黏在额角脸颊上,性感又可爱,就是漂亮极了。但是我不会因为你把头发剪掉了,就觉得你是不爱我,又或者觉得你不可爱。”

张哲瀚羞得面红耳赤。

“你要是非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才安心。你就照这么拱在我胸口掉几颗金豆子,我就心软了。”

“烦人,我才没哭。”

“嗯,这么撒个娇也可以。”

“谁撒娇了!”

“耍赖也不是不可以。”

张哲瀚说不过,一口咬在龚俊脖子上。

“咬我也行,亲一口就更好了。”

“哎呀!龚俊!”张哲瀚噙着泪珠子跺脚。

龚俊揉揉他的屁股,耳语道:“还有晚上不要把我赶下床。”

“我什么时候把你赶下床了!”

路飞被张哲瀚还带着委屈哭腔的反驳声惊醒,连滚带爬地站起来,瞪着懵懵的眼睛看着搂抱在一起的两人。

“遛狗去不去?只沿着楼下的小花园走1640步。”

张哲瀚跟路飞大眼瞪小眼了半天,缓缓点了点头。龚俊立刻高兴起来拽着他去拿牵引绳,怕他后悔。

路飞看到牵引绳兴奋地扭着屁股吐舌头,十分配合。

张哲瀚帽子口罩全副武装,换好了鞋子站在门口,默默伸手去接龚俊手里的绳子。

龚俊没有给他,在自己手上缠了两圈和张哲瀚伸出的手交握在一起。

“会被看到……”张哲瀚抽一抽,但龚俊抓得很紧。

“每次出门你都要挣扎一回,看到看到呗,又不到大街上去。”

张哲瀚压低帽檐,只顾着努力把自己蜷缩起来,没有看到龚俊眼神里的隐痛。

到了楼下,跟路飞说1640步肯定是听不懂的,拽着龚俊一路撒丫子狂奔,张哲瀚被龚俊松开,揣着兜缩着肩膀远远地跟在后边。

渐凉的天气,又是工作日,并没有多少人在,入冬难得金灿灿的阳光透过稀疏泛黄的树叶缝隙斑驳地投在地上。

张哲瀚惊觉起日子的盼头来。

盼着龚俊给自己做新的菜吃,某天在电影院大荧幕上看到龚俊,跟龚俊去自驾游。他们两个坦坦荡荡的,现在怎么样也没那么重要,日子还长,还有以后。

龚俊很好,就是龚俊好得过头了,所以才会患得患失怕自己配不上龚俊。

龚俊已经又拽着路飞朝他跑过来,笑容和阳光一样好。

张哲瀚不由自主地在口罩下笑起来。

“我突然想到一个事。”龚俊气喘吁吁地在他面前站定,路飞拼命挣着绳子想继续撒欢。

“什么?”

“你说要给我过生日,那你一定给我准备礼物了?”龚俊眼睛都亮亮的,看着张哲瀚点了点头,“那我很喜欢。”

然后龚俊便又带着路飞玩开了,不知来回跑了多少个1640步,路飞终于摊躺在地上不愿意动了。

两个人牵着路飞往家踱去,龚俊照旧缠着牵引绳,换另一只手揣了张哲瀚的手在兜里。

进门把路飞放开来,摘了张哲瀚的帽子,就在玄关吻住他,大手故意摁在他剪短了头发的后脑勺上抚:“绾住君心的不一定是长发,遛狗绳也可以。”

我想跟你过的不止是轰轰烈烈的浪漫,还有平凡却有滋味的普通日子。


评论(8)

热度(60)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