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慢板【完】

慢板【十二】

 

/ 寻晋 / 终章 / 慢性子和慢性子

 

陆微寻慌乱地跨过去,手颤抖着伸向徐晋。

还好,是有实质的,只是触感像云朵棉花糖一样。

陆微寻小心翼翼地把人搂进怀里,拼命忍着不让自己掉泪,生怕徐晋一沾水就会化掉似的:“徐妞妞。”

助理在一边手足无措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轻声喊一喊”老板娘”,还怕声音一大把人吓不见了。

陆微寻就这么坐在地板上把一个似影非影的徐晋搂在怀里。他仔细看了徐晋胸口没有血迹,他的匕首控制了力度,没有伤及自身,却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

“老板娘有在变清晰……”

助理若是旁观者清,陆微寻便是关心则乱。自己把人抱在怀里,还要别人提醒了才意识到自己怀抱里的重量在缓慢地增加。

身体渐渐不再透明得像会被风吹散的时候,徐晋睁开了眼睛,圆溜溜的望着他。

“寻哥。”声音有些沙,但并不虚弱,“我回来了。”

陆微寻按捺住一些激动,小心翼翼地摸着徐晋还未完全实体化的脸颊,不敢妄动:“我能亲亲你吗?”

“可以。”徐晋言罢,自己仰头凑到了陆微寻唇上。

陆微寻很难形容那样的感觉,像是超轻粘土,明明有实质却感觉像是空的,吻起来着实怪怪的,陆微寻还是担心,吮了两下踏实了心脏便松开了他,低头看到徐晋一脸狡黠。

“徐妞妞,你故意的。”

“我如何能控制身体是否实化?”徐晋一脸无辜,从陆微寻的怀里挣出来,半透明的人冲沙发上捂着嘴都藏不住笑的助理郑重地抱拳施礼,“这些日子,有劳姑娘相助了。”

助理努力压制笑意说不出话,连连摆手。

“你给她讲讲在里边的故事,她就满意了。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正中下怀,助理重重地点点头,两眼期待。

徐晋把半透明的手举到眼前翻来翻去看了两遍,摇了摇头,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只压下去了很浅的痕迹:“想听什么?”

陆微寻挨着徐晋坐下:“你要不要吃东西,还是喝的?”

“不用,现在没有感觉。”徐晋往陆微寻怀里靠一靠,“你不想知道吗?”

陆微寻想极了,只好默不答声。

“老板娘,你不是知道和女主多接近才有机会有画面吗?”

“是,但我与安王做了交易,我查到能救出傅姑娘的证据,然后与他交换了如意楼里拿到的情报,后来才有机会为我恩师洗清冤屈。”

“可是你恩师的事情不是发展在后吗?”

“傅姑娘与安王感情渐近,我能感受到的束缚越少自由活动的时间也更多,我从前线得到消息比官道快得多,然后从安王那里换到情报后很容易就查到重点了。”徐晋略去了他一路经历的重重阻挠和暗杀。

“那老板娘你都感觉到能出来了,还跟老板说什么即使永远分隔也不后悔的话。”

“不曾说分开呀。”徐晋又露出了那个时候偷笑的表情。

“徐——妞——妞。”陆微寻意识到自己被徐晋戏弄了。

“你老板的过往情史还挺精彩。”

“你看完了?”陆微寻有些惊讶。

“看到什么啊?”助理一脸迷茫。

“你老板的,前情旧怨,那个手机的主人还是你老板的粉丝,手机里有很多他的……事迹。”

两人都不打算把这个说清楚,助理是实实在在生活在这个世界里的,没有必要再多一个世界观崩塌的人。

助理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心里认定手机的主人大约是什么红酒爱好者:“所以老板娘,你就是吃醋,所以故意逗老板啊。你可不知道,老板哭得……”助理看到陆微寻眼神要吃人了,飞速转话题,“老板娘你又是怎么知道,快要大结局,可以出来了。”

“恩师的冤情洗脱之后,几乎就感受不到什么禁锢感了,而且也很长时间都听不到你们的动静,我猜我在剧情里占的份量越来越轻,只要寻得一个脱身的机会就好。和亲之路遥远,如果我亲自去,安王就不可能忍得住不动手,路线也是我规划的。”

“以死脱身,一劳永逸,强啊。”

“那安王呢?”陆微寻整个人都散发着低气压,徐晋碰到的危险,十有八九都是安王派人使的绊,陆微寻从来都不是什么圣母,只恨自己没办法去报仇。

徐晋的身体已经接近实化了,伸手揉一揉陆微寻咬紧的腮帮子让他放松:“剧是结束在我坠崖吗?”

“不是!还有不到十分钟,但我们还没来得及看!”助理边说边打开电视,直接快进到徐晋坠崖。

徐晋坠崖,但寻不到尸首,众人认定他已不可能活了,徐晋的亲信去密室拿了可以治罪安王的证据,装满了一个箱子进呈皇帝。然后群臣联动,要求严惩安王,追封肃王身后尊荣。安王被囚天牢,肃王衣冠填冢,女主独立撑起如意楼,生意风生水起。至此剧终,比宣传时少了两集。

“老板娘……你都计划好了……对吗?”助理一脸震惊。

“只是一些保命手段。”

小狐狸在外人面前还谦虚得很。陆微寻随手翻了翻网上的评论,大部分都在说没想到是个大悲结局,也有质疑砍掉的两集,另一部分人就吵吵,砍掉的不就是男主的戏份,说不定男主没死呢。

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陆微寻抬头看到徐晋已经完全实化了,伸手捏一捏他的脸颊,确实是熟悉的肉肉触感了。

陆微寻用眼神示意助理该走了,助理心领神会迅速拎了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

“留下吃饭吧?”徐晋眼神在两人之间游疑,挽留却不甚走心。

“不了不了,老板娘,我吃过了。”助理逃一样拉开门跑了,脸上都是莫名的笑意。

 

“我要吃东西,饿了。”徐晋在门关上的一瞬间钻进了陆微寻的怀里哼哼。

“我也饿。”陆微寻声音低低地沉在胸腔里,抵着徐晋的脸颊起起伏伏。

“那也得我先吃饱。”徐晋大言不惭。

“徐妞妞,你怎么还不知羞了。”

“你从那里消失的时候,我有一瞬间害怕极了,怕你没回来。”

陆微寻心里一颤,徐晋在里边的时候没有比自己担惊受怕得少,害羞在失而复得之后的情不自禁面前都可以先退让一些。陆微寻在徐晋头顶吻一吻解开他的发髻,他不再是肃王爷了。

徐晋仰头吻在陆微寻唇上,挂在他身上索要更多。

陆微寻把徐晋轻放在沙发上难以自抑地一吻接一吻,好不容易才忍住冲动,拍拍他的屁股:“去洗澡换衣服,先吃饭。”

徐晋瞪圆了眼睛疑惑,自己都能先不吃饭了,怎么陆微寻还忍得住。

“先让你吃饱,持久战。”陆微寻说罢便起身去了厨房,留下徐晋一个人红了脸。

徐晋能锻炼出脸皮来,但陆微寻总能突破他的极限。

 

“说吧,都看到我什么,情史?”

“也没多少,就看见你把人家女孩子摁在墙上亲。”徐晋已经换回了陆微寻买的现代装扮,洗完吹干蓬松的头发在脑后扎成小丸子,耳边零散地垂下几丝,大口地吃着陆微寻做的面,“怕万一再连上信号,你又进来了。你助理就一直住你家啊?”

“是咱家。有剧更新的三天住,睡沙发,我私人付她第二份工资,醋包。”

“那我不介意,你就高兴了?怎么能让女孩子睡沙发呢。”

“徐妞妞,你嘴巴可越来越厉害了。”陆微寻嘴上说,手上倒是宠小孩一样揉了揉徐晋闷头吃面的头顶。然后拿起手机开始搜他看到的那个剧的名字《看见味道的你》,没有任何信息,转而又搜了“演员龚俊”,这回倒是搜到了,寂寂无名小演员。但是陆微寻越往下看越皱起眉头了。

“徐妞妞,那个龚俊和张哲瀚,几个月前在一起拍过戏……”

陆微寻暗暗思忖,上次搜索张哲瀚的时候,热度从上往下都是在讨论徐晋的,大概是因为剧正在播,讨论度盖过了他和龚俊无人关注的合作。

“我知道啊,你消失不见之后那个网页就刷出来了,张哲瀚龚俊合作剧集《天涯客》,张哲瀚还邀请龚俊去什么歌唱会?做什么的?”

“所以,你好巧不巧来的是我这里,难道是他们两个有接触的原因?他们两个难道还有别的什么关系?”

“我吃饱了。”徐晋端起桌上的牛奶咕咕咚咚一饮而尽,肃王爷的架子好像都丢在那个世界里了。

徐晋吃饱了一双杏眼更加亮晶晶的,隔着空面碗看陆微寻:“婚书,我带出来了,有名有分。”

陆微寻忍不住笑起来,想不明白的事情先放一边,抱起徐晋亲吻着回去卧室。

“徐妞妞,我还有一个问题。”陆微寻胳膊撑在徐晋两侧。

徐晋耳际脸颊都已经红扑扑,手脚挂在陆微寻身上,音色缱绻地应了一声:“嗯?”

“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陆微寻想知道答案很久了。

“不说。”小肉包哼哼唧唧的,耳朵红得更深了些。

“快说,不说不给。”

“第一眼,第一眼。”

陆微寻心花怒放地低头吻住了徐晋的唇。

窗外簌簌地下起雪,整个世界都落定了。

 

【全文3.7W字完,感谢看完的每一位,评论都有看到,感谢互动。】


评论(4)

热度(32)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