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慢板【十一】

慢板【十一】

 

/ 寻晋 / 努力更新中 / 慢性子和慢性子

 

陆微寻想要去洗把脸清醒一下的时候,才想起自己身上还穿着徐晋的衣服,对着镜子仔仔细细地看了很久。

明明衣袖略短了,肩膀也有点紧,却被徐晋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

陆微寻胸口有些闷,闷到鼻头眼眶都开始发酸。明明他才刚离开徐晋一会儿,可是已经开始疯狂地想念拥他在怀的感觉。陆微寻害怕以后都只能这样想念了。

捏着拳头平复了心情,陆微寻去把徐晋的衣服换了下来,仔仔细细地叠好,本想放进衣柜里,又改了主意放在自己的枕头边。

他装作无事发生,回到客厅里把进度条又拖回开始重新看这两集,有一句没一句地讲了自己的徐晋那里的经历,不像是满足助理的好奇心,更像是为了把这段记忆刻在心底,以防忘记。

大部分时候他都沉默搓着手指整理一些思路。

自己能够进去,可能是因为徐晋找到的那个手机里正好是自己的电视剧,连上信号的时候产生了某些通路。

但是自己能出来一定不止是信号的原因,否则只要徐晋一直站在信号范围内,自己就可以自由出入了。

 

“老板,老板娘脖子上是你咬的吗?”助理捂着嘴巴蚊子哼哼一般小心翼翼地问,八卦心总能战胜胆颤。

陆微寻看着她指尖指的地方,徐晋颈侧有一半没能被衣领盖住的红痕。

不仔细看是不会注意的,但总会有人看到的,陆微寻莫名有了种昭告所有权的感觉,紧绷的心情放松了一瞬,没有计较助理的八卦,装作不在意地应了一声问:“我出来之前,这个平板电脑有没有什么不对劲?”

“有,屏幕花掉了几秒,然后你就站在那里了。”

“你对它做了什么吗?”

“呃……看到老板娘脖子上的……不小心掉在地上了。”

“所以平板发生问题的时候,徐晋那个世界很可能会变得不稳定,才有机会出来。”

“可是为什么老板你出来了,老板娘没出来?”

“暂时不清楚有多少因素,但最大可能性是动荡不够,而我本来就不是那里的人,是被驱逐出来的。”

“那我们把平板彻底弄坏,老板娘不就可以出来了?”

“不能。徐晋被那个世界的束缚,他必须把剧本的主线演完。过早毁掉它会让徐晋的世界也崩塌,他会被封死在里边。”陆微寻沉吟了一下,“可能还要在我们毁掉平板的同时,让徐晋刺穿手机接触到电流,短时间屏蔽为不属于那个世界的东西。”

“老板,那如果那个手机再连上信号了,你是不是还能进去?然后等你想出来了就让老板娘告诉我,我就摔一下平板。”

陆微寻眼神暗了暗:“进不去。徐晋他不会让我进去了。”

助理张了张嘴,本想安慰陆微寻电视剧很快就会完结,可是两周对于眼下的陆微寻来说无异于两个世纪那么久。

然而更让陆微寻感到颓败的是,一连几集都是女主的戏份,按照惯有套路本应陪伴女主解决困难的人都从男主变成了男二。徐晋的镜头极少且一闪而过,即便陆微寻跟徐晋说些什么,也不知他是不是来得及听见。

陆微寻真的很慌张,他生怕是因为自己,主线被改变,徐晋的世界已经开始产生动荡。他更希望是徐晋所做的事情已经潜移默化改变了事情的走向,他可以顺利抽身了。

陆微寻整整等了一周才又有机会和徐晋说上话,徐晋那里又是快一个月过去了。

女主被陷害进了大牢,皇帝借机想让徐晋和女主和离,而后好娶郡主。徐晋表面向皇帝陈情自己夫妻和睦不愿和离意在拒绝郡主,暗里又佯装为了求得查明真相的七日时间而“不情愿”地答应和离。

落在观众眼里就是徐晋情深义重为了救女主,迫不得已。

陆微寻看着这样的徐晋,心情复杂,高兴徐晋在乎自己,骄傲徐晋机智多谋,又不安于如果徐晋出不来,那要把姻缘前程都搭给见不到面的自己吗?

“徐晋,我已经回来一周了。”

“儿臣只盼其安。”徐晋应着皇帝问他救出女主之后打算如何。

“我很安全,我猜测待大局落定之时,需要我弄坏平板的同时你用金属类刺进手机。”

“儿臣别无他求,只希望迎娶之人是自己喜欢的人,即使无法在一起,也并不能迎娶郡主。”徐晋拒绝着皇帝想要他迎娶郡主的暗示。

“徐妞妞,别说胡话,我等着你回来。”陆微寻顿了顿又说,“但要是万一……你不要执念。”

“枕前发尽千般愿,要休且待青山烂,儿臣无悔。”徐晋答着皇帝说日子还长,郡主也是很好的人。

陆微寻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一颗豆大的泪珠落在屏幕上。

“老板,老板娘好爱你啊……”助理已经抱着纸巾盒哭得鼻子都瓮了,“可是怎么会这么难呢,你们一定要幸福结局啊。”

陆微寻听到这些,反而鼻头更酸,陆微寻一向骄傲得要命,任由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也不肯拿张纸擦一下,好像这样就可以不用承认自己害怕徐晋回不来。

“老板娘,老板他哭啦……你一定得回来!”助理看徐晋要离开皇帝那里,也顾不得会被陆微寻训斥,飞速跟徐晋打小报告。

然后他们两个都看到画面转走之前,徐晋抬手掩了一下弯起的嘴角。

“老板!老板娘为什么好像很有信心的样子……”

徐晋传递出来的信息有限,陆微寻心乱如麻哪里想得清楚他为什么笑,或许只是在嘲笑他哭呢。

反正都被人揭穿了,陆微寻彻底没了心理负担,大大方方擦干了泪,他承认担心徐晋担心得要命,尤其是想到徐晋随时随地都会有危险,他简直要疯了。

陆微寻并不反感助理叽叽喳喳,相反很多他不好意思说给徐晋听的话,都被助理无心说给徐晋听了。

但是徐晋真的很有信心吗?

 

剧里徐晋出现的频率依旧不高,连救出女主的证据都是安王拿去洗清冤屈的。

女主和安王已经越走越近,英雄救美互诉衷肠这样的剧情统统都是男二来。剧集的评论都在质疑安王这个演员是不是有背景,强行加戏偷换番位。

徐晋再度出现已经是为了报答恩师,私藏了他的家人。待边关大捷之后,得了证据抓到内奸向皇帝请罪。

助理在一旁咂舌:“难以置信,男主的高光戏份全靠几个太监报来报去。”

“玄翰王求娶郡主和亲,寡人再问你一次,当真不愿娶她?”

“此次我方胜仗,玄翰王必定会善待郡主,护得郡主天真娇蛮。”

“罢了,你便亲自护送郡主和亲队伍吧。”

“择定良辰吉日,儿臣定护郡主一路周全。”

“老板娘说话好有水平,一边暗示自己是功臣,一边暗示自己嫌郡主刁蛮。这不就是说自己有功,劝皇帝不要逼婚……”

“徐晋说,是时候出来了。”陆微寻仔细琢磨了徐晋加重音的“良辰吉日”,沉声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真的吗?这画面也转得太快了,不然还可以问问老板娘的计划。”

“可能在和亲路上。安王虽然和女主的关系很顺利,但这次的政绩功劳全是徐晋的,安王不会满意的。很有可能路上捣乱破坏和亲,好让徐晋功亏一篑。到时非得你死我活不可,确实是要结局的时候了。”

“老板……你跟老板娘真是天生一对。”助理看陆微寻挑眉毛又补充道,“谈恋爱上头的时候像小孩子,算计别人的时候都是老狐狸。”

“你见过徐晋小孩子的样子?”

“他趴在你书房门口看你工作,转过头的时候眼睛里都要冒星星了,嘴巴都要笑成心形。我可从来没见过剧里的肃王爷对着女主这样。”

“他怎么从来没直接对我笑成这样过。”陆微寻眉头皱着,心底深处的苦楚总算泛出一丝甜味来。

 

郡主的和亲说来就来,长长的送亲队伍从城门出来,而后才看到徐晋骑马伴着郡主的马车出现在画面里。

“安全为上。”陆微寻捏得手指都发白,他准备好了一盆水,如果有什么情况发生,就直接把平板丢进去。

徐晋竟然直接点了点头。陆微寻还没来得及震惊,又看到他拍了拍胸前,明显装了东西。徐晋难道已经摆脱束缚了?

但很快,这些动作变得不再突兀,一帮山匪模样的人冲了出来,先前徐晋的模样更像是他已经发现了埋伏,在通知手下做准备。

但好像手下有所防备也无用,“山匪”不在意郡主的嫁妆,反而一直集火徐晋,徐晋仿佛招架不住一般节节败退,“不得已”示意手下带郡主走顾全大局,自己独力支撑。

徐晋被逼到悬崖边上,拆穿了来人并非山匪,直指其中一人为安王手下,然后一副“士可杀不可辱”的忠烈架势,抽出一把匕首当着众人的面捅进了自己的胸口,后倒向悬崖坠落下去。

“徐晋!”陆微寻激动地站起来,咬牙把平板摁进了水盆里,生怕它进不去水一般用力摁在盆底。

它怎么突然变得那样防水了呢,徐晋坠落悬崖的脸一直在屏幕里,陆微寻几乎想把它捞出来掰断的时候,屏幕终于闪烁了两下黑掉了。

可是徐晋没有出现在那个地方,陆微寻的眼睛茫然地失去了焦点。

难道没有赶上吗?

“老板娘!”助理惊叫唤醒了陆微寻。

一个几近透明的朦胧身影躺在客厅的地板上,正是徐晋。


评论(2)

热度(1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