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慢板【十】

慢板【十】

 

/ 寻晋 / 努力更新中 / 慢性子和慢性子

 

“徐妞妞,从如意楼那里可以看到一座手机信号塔,我们可以拿手机去试一试。”

游离状态的徐晋正趴在陆微寻的胸口发呆,没有应声,陆微寻捏捏他的肉屁股:“想什么呢?”

“我的这个……电视剧,会在什么时候结束?结束的时候,我会不会跟着一起烟消云散?”

陆微寻也想过这个问题:“所以最重要的还是要弄清楚出去的办法。我那个电视剧是偶像剧类型,必定是剧终在我和她还在一起的时候,现在我和她分手都已经一年了,那个电视剧结束也肯定得有一年了,但我的世界到现在依然很稳定,所以你还是到我的世界来,更保险一些。”

陆微寻说得平缓,但心底别扭得不行,自己失去味觉的痛苦经历和不长的恋爱竟是被人观赏的电视剧而已。就好像一卷长长的胶片,被人剪了其中的几张冲洗出来偷窥。

但是自己和徐晋都活生生地存在着,故事还没有到尽头,怎么能被旁人擅自定义剧终。

 

徐晋应了一声“好”之后便昏昏沉沉地睡过去,算计人心打打杀杀真的是累极了。尽管陆微寻什么功夫也不会,但是贴着他宽阔的胸膛,徐晋还是全身心地放松了。

陆微寻抱着徐晋胡思乱想了很久,刚要浅浅眯一会儿眼睛,睡得香甜的徐晋突地从热腾腾的怀抱里惊醒坐起来:“什么时辰了!”

“不知道。”陆微寻努力睁开眼睛跟着坐起来,密室里不见天日,他也不知过了多久。

徐晋光脚踩在地上,走到不起眼的角落里,打开一个比脸大不了多少的小窗看了一眼。天刚蒙蒙亮,也就是徐晋生物钟正常自然醒来的时间而已。

“你在书房等我一会儿,我去找些衣服给你。”徐晋说得淡然,周身却不自觉地冒着凌人的气势,容不得半点反驳。

徐晋关上书房的一瞬间,陆微寻觉得他像极了吃完不认的渣男。还没来得及咂摸一下徐晋可爱的反差,就听到他在门外被属下迎上:“王爷,他布置了炸药,已自取灭亡了。”

“自己人可有损伤。”

“两死三伤。”

“安顿他们的家人,对外就说我昨夜亲自带人去的。看好这个院子,不许任何人接近书房。我去去就回。”

徐晋最后一句明显提高了声量,是在告诉陆微寻自己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隔着一道门的陆微寻却后背直冒冷汗,倘若昨晚徐晋真的亲自去了,可能已落入炸药陷阱,非死即伤。

陆微寻坐在徐晋的书案前心慌意乱,生怕徐晋此行有什么危险。徐晋在这里随时随地都很危险,连自己进来的那个时候,他都在应付刺客。

陆微寻心疼又担心,无意识地拿了毛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不一会儿一个肉嘟嘟的水墨版卡通小人在纸上咧着嘴笑,徐妞妞三个字写在手边。

陆微寻对着小人愣了一会儿,突然意识到书房外的院子里真的一点动静都没有,连小厮婢女的脚步声都没有。也不知徐晋留了多少人守着这院子保护他。

陆微寻重新铺开一张白纸,开始写一些不太规范的毛笔字。

“枕前发尽千般愿,要休且待青山烂。

玆陆微寻、徐晋两情相欢,良辰不负。

此生为约,定婚盟誓。

白首相携,至死无悔。

夫:陆微寻

夫: 

二零二零年冬月喜结成双”

陆微寻回忆着自己看过为数不多的一些婚书,最后还是由着自己所想来写,然后清楚郑重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旁边给徐晋留了位置。

如果徐晋会嫌自己毛笔字写得不好,那他再写也是行的。陆微寻捏着纸端详着吹干墨迹,把刚才画的小人儿盖在上边,又盖上一张白纸。只要徐晋会坐在这书案前,就一定会看到单层白纸下透出的隐约墨迹。

陆微寻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什么时候突然离开,他想让徐晋发现这些的时候会惊喜,会觉得安慰。

 

陆微寻等了很久,屋里的影子都已经换了一个方向,院子里也还是寂静一片。他饿得肚子咕咕直叫,趴在案几上暗自打趣徐晋“肃王威严,无人敢犯”,心里想的却是软香奶包徐妞妞。

徐晋在他家里的时候很爱喝牛奶,早晨两杯睡前一杯,也不知道徐晋在这里能不能牛奶管够。

突然的敲门声把陆微寻惊起来,陆微寻不敢应声,直勾勾地盯着屋门。

“是我。”

听到徐晋的声音,陆微寻方才起身打开了门闩。徐晋拎了两个大食盒,小臂上还挂着一个包袱。

“遇到什么危险了吗?”陆微寻接过东西放好,把门关严实了,从头到脚地检查徐晋有没有受伤。

“并未有危险,只是本应抓到活口押送牢里,过后慢慢审问。但人死了,就得去给父皇一个交代,花费了些时间。回来又被郡主绊住了一时片刻。让厨房做了好些食物,不如你那里的美味,但填饱肚子也还可口。”徐晋打开食盒,一层素一层荤,另个食盒一层点心一层主食和汤,盘子不大但样式多,色香味也齐全,满满当当摆满了窗边的方桌。

陆微寻目光盯在徐晋的脸上不挪:“你出去一趟回来怎么客气起来了。”

“许是我跟你提过的禁锢还未消散,有些疲惫。今日听到过两次你助理的声音,一次在爆炸废墟那里,一次在刚刚郡主那里。她问我可曾见到你,我尽力转达你安好了。”

徐晋依然冷冷清清的,陆微寻轻轻叹了口气,把徐晋拉到书案前,示意他翻看白纸盖住的纸张。

徐晋翻开一张,看到小人儿,伸手摸了摸,又掀开来看到婚书,完全愣怔住了。

珍珠一样的泪珠子啪嗒啪嗒落下来,立刻就晕花了一些字迹。

徐晋赶紧用袖子抹一抹脸,但是泪还是止不住地冒,怕洇坏了字,只好把婚书拿得远一些。

陆微寻没想到把人给惹哭了,慌乱地把他摁到自己胸口哄:“妞妞不哭了,你觉得不合适就不要了。”

“寻哥。”徐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好怕我被绑在这里的,再也离不开了。我早上起来,不是故意要冷落你,就是有只无形的手,推着我走。我从宫里出来就想回来看你,可是一进府就被推去郡主那个院子。”

“我们徐妞妞,毕竟是男主角,该有的剧情还是要有的。”陆微寻问明白了就安心一些,一双大手擦着徐晋脸上的金豆子。

徐晋憋着不让泪掉在纸上,拿起毛笔刷刷在婚书上利落地写下自己的名字,锋劲潇洒。

写完搁下毛笔又转身挂回陆微寻脖子上,放任眼泪汪汪语无伦次:“不反悔,你反悔也来不及了,我反悔也来不及了。要写十份当作证据,你我相识的证据。”

“怎么能只是相识呢,这是婚书,成婚的证据。”

“我回来的时候就想,即使只能短暂相识一场,我也定会怀念一辈子了。”

陆微寻了然,他明知徐晋要离开还放任自己的感情开始,又何尝不是打算守着回忆过日子。

陆微寻现在想,留在徐晋这里也未尝不可,但是倘若找不到回去的办法,最坏的打算是电视剧结束,他被强行驱逐出去,甚至可能因为没有按照剧本走,徐晋的世界会坍塌,烟消云散。

陆微寻默默抱紧了徐晋,他自己担忧不已,徐晋一定更加惶惶不安。

徐晋好半天才抽噎着缓过劲儿来,拽着陆微寻去吃饭。

月上柳梢头的时候,陆微寻换上徐晋带来的衣服,准备趁夜去如意楼附近试试看能不能连上那座信号塔。

“还挺潇洒的。”徐晋绕着穿了锦缎袍服的陆微寻看了三圈,束了腰带之后更显肩宽腰细人如润玉。

被夸得心花怒放的陆微寻凑到徐晋唇上亲得他羞了,徐晋才拉着陆微寻出门。

怕遇到什么不该遇到的人,两人没有直奔如意楼,而是顺着那个方向找了更远一些一座废弃的院子。

徐晋把手机拿出来,好一会儿屏幕上从无服务变成了两格信号,那个“E”字的数据网络从未如此让人觉得愉悦,但是两人一时间都愣住了不知道该干什么。

还是陆微寻接过手机,打开浏览器搜索“陆微寻演员”,他也好奇创造出自己世界的人是怎样的。

网页加载的速度让人恼火,“演员龚俊”几个字映入两人眼睛的一瞬间,手机啪地落在了地上,陆微寻消失了。

徐晋原地转了两圈,心知陆微寻大概是回去了,失落地捡起地上的手机,网页已经全都加载出来了,和陆微寻一样的脸,灿若星辰的眼睛隔着屏幕饱含笑意,但气质和陆微寻完全不同。

陆微寻回到了自己的客厅里,穿着徐晋的衣服站在徐晋第一次出现的那个地方,面对着一脸惊愕的助理。

“老板!”

陆微寻皱着眉头扑向茶几上的平板电脑,他出来了,徐晋为什么没出来。

“我去了几天?”

“也就一天,今天的剧刚结束。”

那今天就没有机会联系上徐晋了,陆微寻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看这两集的内容。

如徐晋所说,只有他出现在爆炸废墟、找皇帝汇报、以及被郡主胡搅蛮缠三段剧情,但徐晋没有告诉陆微寻他言辞尖利地拒绝了郡主,直接把郡主气跑了。

仿佛看到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咪,陆微寻有些安慰地弯了弯嘴角。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