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慢板【九】

慢板【九】

 

/ 寻晋 / 努力更新中 / 慢性子和慢性子

 

陆微寻科幻电影看多了,接受这样的事情倒也快,甚至觉得如此一来,徐晋从电视剧里出来到他身边有了一定的合理性,徐晋再回到他的世界里也有了更多的可能。

天色擦暗,徐晋带陆微寻去找到自己出来之时骑的马,把留在马上的斗篷裹在陆微寻身上,盖住他在这里不合时宜的装扮。但两人因为怎么骑马又纠结了起来。

“徐妞妞,你抱着人家女孩子骑马的时候不是挺适应的,怎么我抱着你骑就不行?”

“那时想验证,河边醒来之时听到你的声音是否为幻觉,只能出下策。”

“故意让我吃醋开口说话啊……那万一我不说话呢?”

“能听到你说话的时候,也能听到放东西碰到桌子的声音,还有……呼吸声。”

听到呼吸声大约是因为自己凑得太近去看屏幕里的徐晋了,陆微寻难得脸红:“大概你能听到的时候,就是我能看到你画面的时候。”

“后来你助理来了,能听得到你们的对话。”徐晋大约是想起了助理喊老板娘,越说声音越小。

“老板娘听着可还满意?”陆微寻忍不住逗人。

“回府。”徐晋默默拽起了牵马绳。

骑马的问题,因为徐晋不能失了作为王爷的威严,又从背后抱不住比他骨架大一圈的陆微寻,只好作罢。

两人牵着马步行回府,路上没有任何灯火,只有月光皎洁如玉般笼在两人身上。

 

“所以,你是说你把人打晕了,然后抢了人家的手机。肃王爷行事不端啊。”

“那位婢……姑娘,她可是正在看……你。”

“转移话题,徐妞妞你也会吃醋啊。”

“不曾。”徐晋端起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

“说谎话鼻子会变丑。”陆微寻话音落下,眼疾手快地捏了一下徐晋不自觉皱起的鼻子,拉过徐晋的手盖在斗篷里扣紧在掌心,低声开口:“你可以介意别人的。”

“那你电视剧里的……”徐晋话没说完突然收住声。

“什么?”

徐晋抿紧嘴巴不吭声,陆微寻握着他的手摇了又摇。

“女主角。”

徐晋声音落下,空气都静止了一瞬。陆微寻心底一滞,紧张又有些窸窣的开心,用力拉住徐晋,扶过他的肩膀和他面对面。

“我不知道那个电视剧是剧终在哪个地方,但是我跟她早就分开了。”陆微寻字字有力,借着月光认真地盯着徐晋的眼睛,想让徐晋知道自己的真心实意。

徐晋的眼尾渐渐泛起红晕,声音有些颤:“我并非要计较……可是我就是忍不住,想知道。”

徐晋全然不复白天以一敌十的肃杀,楚楚可怜的模样看得陆微寻心头都软化了,本来郑重无比的解释也说不下去了,一抬胳膊把徐晋整个人兜头拢进斗篷里边拍边哄:“要计较的。和她只在一起了很短的时间,我接手公司后一直忙得晕头转向,没有时间约会谈恋爱,她觉得不能接受,一直吵架就分开了。分开后就再没有联系过了。”

“徐妞妞,你别哭呀。”徐晋越听反而揪住他胸前的衣服无声地抽着鼻子哭,陆微寻竟也手足无措起来,“我也没有跟她……同房过。”

徐晋顿时僵在了陆微寻怀里。

陆微寻在徐晋头顶咧开嘴笑了:“也没有——举行过——大婚。你是不是怕我已经跟别人跑了呀?”

徐晋像只猫一样在他胸口蹭了两下,埋得更深了一些:“陆微寻,有时候一连几日听不到你的声音,我就以为再也联系不到你了。我翻遍了所有的义庄和乱葬岗,才找到了那几个刺客的尸体,发现了被我用剑刺穿的手机,我不知道他身上为什么会有手机,只能试着让你再找找有没有其他的。我试了好多办法想告诉你这件事。能听到你声音的时候,就有一些无形的禁锢。等到禁锢消失,又听不到你的动静了。我试着在一些地方留下字和图案,但你好像全都没有看到过。我太笨了,花了很久的时间才发现,如果做的事是跟傅姑娘相关的时候,才可能听到你的声音。”

徐晋接受的只是古代教育,能短时间接受这些离奇的事情,并且理出个头绪来,着实不算笨了。在陆微寻没有看到的地方,徐晋做了这么多的事情,还要应付女主并且招架安王之流的捣乱,徐晋真的很强。

很强的徐小王爷现在团在一方斗篷隔出的世界里,委屈成了只属于陆微寻的徐妞妞。

 

“会有手机是因为,在拍剧的时候,有人带了手机被拍进去了,你这次拿到的手机主人可能在拍戏现场看……我的电视剧。徐妞妞,你们城门有没有宵禁?”

“我是王爷。”

闷在胸口的声音又软又黏,陆微寻笑开了,下巴蹭一蹭徐晋的发髻:“可是王爷你还带着我呢。”

“骑马回去。”徐晋仍是不撒手。

“那就得我抱你了。”

徐晋这才冒出脑袋来:“你会骑马吗?”

“你寻哥从小练习马术。”

“回府!”徐晋带个人进城门是小事,但陆微寻是个意外,这个剧也还没有播完,不知道被太多人看到会发生什么事,必须谨慎。

 

陆微寻当真把徐晋拥在怀里熟练地骑马一路飞奔至城门,然后下来装作徐晋的小厮牵马进城。

烛火昏黄,看不清陆微寻身上穿的斗篷贵重几何,路上捡来的破旧斗笠很容易让人潜意识认定他就是身份低微的小厮。

陆微寻压低脑袋弓着背,跟在徐晋身后从府邸一小门进去,避开府中的人直接进了书房。

陆微寻终于可以摘了脏兮兮的斗笠,不停地打喷嚏,那斗笠被人丢弃多日,落满了灰尘。

“可是过敏了?”徐晋眼看陆微寻的鼻头眼圈都泛起红,想到陆微寻说过的过敏反应,不免紧张起来。

“有一点,没事,让我洗把脸就好了。”

“我去打水。”徐晋说罢便步履匆匆的冲出书房,门外一叠声地问安。

陆微寻拿了徐晋的手帕捂住口鼻,不让自己的喷嚏声传出去,憋得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屋外小厮看到徐晋亲自打水,又是一叠声的告罪,徐晋只落了一声“无事莫扰”便进了书房,插上了门闩。

抬眼看到的就是一个泪眼汪汪的陆微寻,洗完脸,喷嚏是止住了,眼圈愈发红了。

“没事,眼圈过一会儿就会消下去。”陆微寻看到徐晋紧张他的模样,一步一步地走近,“要是徐妞妞能亲亲我,肯定会好得快一些。”

说着,陆微寻把徐晋掐腰抱起来,放在他的书案上,桌上的一叠宣纸被蹭得错开一些。

“这是什么?”陆微寻胸膛贴上垂眼不作声的徐晋,去够他身后白纸盖住的一张写满了字的纸,大大小小全是“寻”字。

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从徐晋离开,陆微寻只过了一周就难熬得要命,徐晋这里已是好几个月过去。

陆微寻难以想象徐晋十天半月听不到自己的动静是怎样的绝望,一笔一画在纸上写下他的名字,好告诉自己经历的那些不是幻觉。

陆微寻这次是真的要红了眼圈了,心疼地拥紧了徐晋吻下去。徐晋的手脚自然而然地挂在了陆微寻身上。许是思念过甚,徐晋少了些矜持,多了些主动。

两个人愈发热烈的吻被轻轻的敲门声打断。

“王爷,是时辰了。”

徐晋捡回一丝清明,赶紧拍拍陆微寻放开,随手扯了一下凌乱的衣衫,隔着门沉声吩咐:“按原计划行事,本王等你们的好消息。”

徐晋这意思就是自己不去了,让他们好好干活。

“是,属下自当竭力。”

门外细碎轻盈的步子离开,徐晋松了架子轻声解释:“主线任务,抓贪腐。”

陆微寻揉揉徐晋皱出痕迹的眉心:“放轻松,你又不留在这继承皇位。”

“王爷,王爷!不好了!”徐晋正要回答陆微寻,忽听门外有婢女大声嚷起来,迅速拉住陆微寻躲进书案底下,用口型告诉陆微寻:“装不在。”

“王爷!傅姑娘和郡主吵起来了!王爷!”

婢女又喊了两声,角房里有小厮出来应她:“王爷刚才出去办急事了。”

“这可如何是好。”婢女絮絮念叨离开,小厮回了角房。

屋外安静下来,徐晋依旧矮着身体,避免影子投到窗子上,伸长胳膊旋了书架上的一处雕花,书架角落里便开出一道小门,幽幽向下。

徐晋拽着陆微寻钻进去,窄小的通道两折之后便进到一间密室里。

一架卷宗,一墙兵器,一张矮榻,一方小桌。

徐晋关上密室的小门:“这样外边的小门也会被关上了。”

“这算不算是金屋藏娇,你的侧妃和准正妃在外边都要打起来了,你躲起来跟我私会。”陆微寻怎么也想不到能有这样妙不可言的经历,正牌男友变成地下情人,两房打架的时候,自己在跟她们的“老公”躲在隔壁约会。

这位“别人的老公”全然不在意一般撇了个嘴:“她们不是。”

陆微寻把人压倒在榻上故意逗:“你不打算给我名分吗?”

“她们必须吵一架,把动静闹大。我收到探子消息,有地方王有心求娶郡主和亲,但我父皇很喜欢我这个郡主表妹,所以我得先送给父皇足够的理由,这样等到求娶和亲的人来了,才能顺利把郡主嫁过去。”

“肃王好手段啊。”陆微寻挑挑眉,手上已经不安分地游了几个来回,修长的手指在腰带附近徘徊,试探着想要脱掉徐晋碍事的长袍衫。

“为了给你名分。”

徐晋难得狡黠地笑弯了眼睛,陆微寻喜欢得不行,低头在徐晋肉肉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吮住他的唇,身体力行地告诉徐晋,自己十分支持他。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