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回音【九】

回音【九】

 

/ 凌越  / 努力更新中

 

王越在快要两点的时候拎了饭菜来找凌睿,路上遇到凌睿的同事打招呼还笑着应了声。

“等久了吧。”王越冲收到他消息站在门口等他的凌睿晃一晃手里的餐盒。

凌睿心里的花都要开了,王越真的是来找自己吃午饭的而已。

眼前的王越心理状态看起来都要比前几次的王越好很多。

凌睿跟在他的后边把门关上,桌上早就空出一块地方了,凌睿从背后拥住正在摆放饭菜的王越,然后自然而然地开始接吻。

准确地说还是凌睿单方面的亲吻王越,但凌睿已经很高兴了。

如果能就这样一直下去,就很好了。

王越之后常常来和凌睿一起吃饭,虽然都要等过了饭点。

晚上也会早收工一会儿,跟凌睿到处去玩。

凌睿偶尔打趣一句“我这算不算被你偷偷包养在外”也都不要紧。

王越总会羞红满脸低头跟他说:“再给我点时间。”

凌睿会因为这个烦躁一下子,但是也不会逼他。

死亡面前,别的都是擦伤。

凌睿只想要王越好好活着,消息有回音,能时常看到人,还可以拥抱他亲吻他,凌睿真的很满足。

有时候,凌睿也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变态了,毫无心理障碍地对一个有家室的人抱着这样那样的欲想。

但日子好像突然这样平静下来了。

甚至凌睿可以放心把王越送回家,不用担心他会怎么样。因为他发给王越的消息,都会收到回复,如果回复不及时还会跟凌睿解释自己刚才在做什么。

王越最近还跟凌睿说,无论如何都要和他的未婚妻说清楚了。

凌睿算算时间,他和这次的王越已经认识两个多月了,如果算上王越自己说的腿伤休息了两周,那就是快要三个月了。

竟然已经这么久了,前几次的王越从出现到死亡都不过两周左右的时间,最长的也就是上次接近一个月。

凌睿努力回忆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可能已经改变了王越的境地。但好像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除了王越愿意和他在一起。

意愿,王越的意愿吗?虽然王越没有很直白地说“凌睿我想和你在一起”,但王越摇摆的天平已经很明显地向他倾斜了。

凌睿觉得自己好像在玩一个游戏,通关秘籍是让公主爱上自己。

 

凌睿不知道王越回了家是怎么说的,总之第二天,王越笑眼弯弯地来找凌睿:“说清楚了。”

王越脸颊有一道细细的伤痕。

“她打你了?”

“是我的错,欠她的。”

凌睿看着王越局促内疚的样子,知道自己也没有什么立场去帮王越出气,只能心疼地把他抱紧。

但以后会好起来了,一定会。

凌睿格外细致地吻王越,手第一次探到了他的衣服下摆处,“可以吗?”

“这是你办公室……”

王越这么说,就是同意了。

“我不会乱来的。”凌睿缓缓地伸了进去轻轻揉捏,他只是想确定王越真的接受他了。

凌睿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看着王越红到发烫的脸颊,心底也晒进一缕阳光去。

这样就能通关了吧,王越能接受他,会有活下去的牵挂,是不是可以结束循环了。

 

凌睿没有想到意外来的这么突然,他们一顿午饭都还没有吃完,王越的未婚妻打电话过来,慌慌张张地说王超受伤了。

凌睿开车载着王越急忙回去,就看到那女人拿着毛巾捂住王超的脑袋,已经洇红了一大片,王超倚靠墙根坐着,苍白的嘴唇还在小声地嗫嚅:“不许骂我弟。”

女人见到两人进门,眼神心虚地从凌睿身上扫过,又快速辩驳:“我只是回来拿东西,他非拦着我。我就推了他一下,是他自己没站稳。”

王越不想知道她到底和王超说了什么,沉默着跟凌睿一起把王超送去医院。

所幸,伤口情况不是很严重,失血过多要昏迷一阵。

但王超醒过来之后,整个人更加痴呆了,凌睿仔细看了,判断可能因为撞击加重了之前的病情。也就是说,王超连吃喝拉撒以后都要别人帮忙。

凌睿眼睁睁看着王越日渐消沉地守在王超身边毫无办法,即使王越没有拒绝凌睿物质上的帮助,但王越几乎听不进凌睿其他的话。

凌睿说他们可以找护工来,说可以住到他的家里来,说愿意照顾他们两个。

王越只垂着眼睛回了一句:“我又不是真的废物。”

很多事情的确不是一句“你想开点”就可以纾解的,凌睿明白这个道理。

凌睿直觉又要再次陷入循环了,却无力解决。只能频繁地跑到王超的病房去看他们两个,生怕一个不留神,人又再次不见了。

有次去到病房没有看到王越,凌睿瞬间冷汗四起,最后在消防通道里找到了王越,脚边落了一地长短不一的烟头。

王越原本不抽烟的。

凌睿默默地把身上还萦绕着烟草味的王越抱进怀里,不一会儿凌睿感觉自己肩膀上的衣服都被泪水浸湿了。

王越拼命收回了情绪,只留给凌睿一句:“烟气呛的。”

王越决定了要去给王超办出院,他们一直在这儿,只是无止境地烧凌睿的钱,不会改变什么。

凌睿知道消息之后,着急忙慌地去追回王越。王超在医院的话,王越至少在凌睿的眼前,不论发生什么,都有机会阻止。

凌睿就在医院大厅里拽住王越不松手,被来来往往的人都看在眼里。

王越垂着眼睛不看他:“我只是带我哥回家。”

“那好啊,去我家。”凌睿已经急火攻心了,他看了太多次这样的王越,之后发生的都是不好的事情。

“不。”王越也不挣脱,但拒绝得决绝。

凌睿一次次失去王越的痛苦齐齐翻上胸口,咬牙发了狠,拽紧王越就往外走,还不忘打电话给同事拜托照看一下王超。

王越听到凌睿打电话,就没有再抗拒。无论如何,他是该跟凌睿好好说清楚,哪怕是道个别。

凌睿阴沉着把王越带回了家直接反锁进房间里,任由王越在里边捶门。

他找不到绳子就把床单撕成条,利用身形的优势压制住王越,把他绑了起来。

“你疯了?”王越皱眉冲他喊。

“你就那么想死吗?”凌睿睚眦欲裂,他是要疯了,在王越心里自己永远都那么不重要,不论多少次都可以第一个被放下。

王越被说中心事,停止了挣扎。

“你有没有想过我,每次,你要去死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我!”凌睿压抑了很久的怒火彻底爆发,转瞬又后悔软声地哄,“我知道,有些不好的情绪你控制不住。那不怪你,你只是生病了,明白了吗?我带你去看心理医生好不好?”

凌睿自从意识到王越没有什么求生意识之后,就发现王越有抑郁倾向,但不知道会因为哪件事情的刺激突然加重。这次和王越熟识起来之后,他去咨询过心理医生,悄悄给王越吃过适量的抗抑郁药物,再加上平时的循循善诱,王越看起来是真的有好很多,想和他在一起的积极意愿也很明显。【如有不适请及时就医,谨遵医嘱服用药物。】

凌睿本以为把王越从之前的生活里挖出来就可以彻底改变。没想到还是会因为一件事就急转直下,凌睿知道大概是不能阻止死生循环再次发生了,只想能晚一时是一时。

王越像是放弃了一样,不回答只静静地坐着。

“我去把你哥接回来就给你松开。”

凌睿回医院的路上一直在想,事情怎么会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他本以为已经接近成功了。

一次又一次,真的没有办法了吗?他总不能绑着王越一辈子。

凌睿把王超从医院接回来的时候,王越坐在那里连头都没有抬。

凌睿一时不知道放王越离开由他走向死亡,还是眼下被绑住手脚坐在那里毫无生气,哪个更痛苦。

掌心都掐出血印,凌睿还是松开了王越。

“算了,小越,随你吧。”

就这样吧,他会好好的整理好自己,等着下一次重生的王越出现在他面前。

凌睿听着王越关门的声音都是绝望的。

他亲手把王越推向了死亡。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