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回音【八】

回音【八】

 

/ 凌越  / 努力更新中

 

王越也会想自己这算不算是脚踩两条船,经常心怀愧疚地面对他的那个“未婚妻”,但一次又一次以各种鸡毛蒜皮的借口发作,想逼他送走王超,待在家里的大部分时间都是鸡犬不宁的。

王越反而愈发心安理得地贪恋凌睿的一切,除了凌睿自顾自地从来不听王越的拒绝,其他都完美得要命。

王越故意捉弄他给他的饭菜里加很多的辣椒,他笑呵呵地倒杯水涮了再吃。

凌睿不爱吃甜的,王越偏买全糖奶茶蛋糕来送“心意”,凌睿就泡了黑咖啡,一口甜一口苦的全部吃完。

而王越只是在凌睿亲吻他的时候不肯回应,固执地不对凌睿说喜欢,在凌睿说“男朋友”三个字的时候坚决不承认,除此之外的他们好像真谈起了恋爱,王越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会心脏怦怦直跳的恋爱。

尤其是高他一点的凌睿会撒娇一样挂在他的颈窝里说:“小越,我好想你啊。”

王越一边品尝着被凌睿需要的满足感,一边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凌睿,他还有个未婚妻。

凌睿一直刻意避开王越的哥哥和未婚妻,假装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他不想再像之前一样,王越都还没来得及看看他给的爱有多么认真,就碍于他们的存在一直排斥抗拒自己。

凌睿并不是感官迟钝的傻子,更何况他对王越的一切了如指掌,自然感觉得到这次的王越顾虑、挣扎还有心底的悸动。

如果王越不愿意,凌睿早就给过机会了。虽然凌睿不一定真的会由着他跑掉,但凌睿也不是真的变态。

凌睿也贪恋这样的日子,总觉得好像一不留神就可以长长久久下去。

凌睿想大概可以“得寸进尺”一下了,傍晚下班在办公室等到王越来医院送外卖,熟练地把人拽进办公室。

明明没别人,还硬要凑到王越的耳朵边低声说话:“今天晚上放个假。”

然后恶趣味地盯着王越立刻就被撩红的耳垂,听王越嘴硬:“我不!放假怎么挣钱!”

凌睿在他话音落定之前就已经取下了他的头盔,夹在自己的胳膊下边,牵着人往外走了。

大剌剌地穿过整个走廊,甚至还一副春风满面的样子跟同事打招呼。

凌睿想给王越看自己的坚定,也想让自己没有遗憾,从现在开始好好地跟王越谈每一次恋爱。

不过度地执着于死亡的痛苦,趁人在的时候用力珍惜。

凌睿帮王越扣上安全带的时候,还是无可避免地想起了上一次坐在这里脸色苍白濒死的王越。凌睿眸子沉了沉,抬起头反而更灿烂地笑起来对着眼前活生生的王越。

还有机会。

王越张了张嘴,犹豫着要不要说出自己是个脚踩两条船的人渣。他知道等凌睿的车开到了目的地,他就真的无可回头了。

可是转头看到凌睿明亮的笑容,王越自私地决定要置凌睿于不仁不义之地。

凌睿没有带王越去别的地方,直接回了家。早点让王越到他的世界来,是不是就可以让王越随着他的时间线一起向前,不用再停在那里了。

凌睿已经记得先把照片都收起来,准备了很多食材等着和王越一起下厨房。

王越跟着凌睿走进门,瞬间开始惯性地自卑,但还没有来得及不安,就看到凌睿拿了拖鞋放在他的面前,和凌睿的是一样的款式,但比凌睿的小一圈,看起来正合他的脚。

凌睿换好了鞋,看王越还是没有动作,就蹲下来握住他的脚踝,亲手帮他换上。

王越连躲避都忘记了。

“再不进去,就抱你进去了。”凌睿推着王越的肩膀叫醒他。

凌睿真的很周到,还准备好了家居服让王越换下他的外卖制服。

王越借口要用卫生间想平复一下狂跳的心脏,竟发现凌睿的洗脸池上方都是两个人的东西,一份是凌睿用的,一份是全新的。

王越心情没有平复,反而更紧张了。他好害怕凌睿会发现自己才是那个无耻贪婪的人,享受着凌睿毫无保留的爱意,自己却连最基本的真诚都没有给他。

王越决定去坦白。如果凌睿因此生气瞧不起他放弃他,也都是他应得的。

“凌睿,我有话跟你说。”

“嗯?说什么?”凌睿嚓嚓切着菜,心底开始紧张地盘算如果他又要离开,无论如何也要把他留住,哪怕真要用绑的。

不过话说回来,凌睿这次对王越那点不那么得体的过分行为反而让王越没有太过自卑地放低自己,总是直呼凌睿大名,凌睿一直听得很开心。

“我…其实有女朋友。”

王越低头等待凌睿的发作,凌睿却悄悄松了口气,抽了张纸擦擦手,捧住王越的脸颊让他直视自己,郑重其事地吻了上去。

王越第一次主动环上了凌睿的腰,接住这个深入的吻。他不知道凌睿怎么看待自己的,但很明显不是他预计的那样。

“如果,她哪天要离开,你就放她走,她要带走什么都行,都给她,你不要觉得负担。我这里,整个人整个家都敞开给你。”

“为什么啊,凌睿。”王越并不是想要问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只想问凌睿为什么这样掏心挖肺地对他这样一个人好。

“你以前只是被生活压垮了,不怪你。”凌睿像抚摸小孩一样揉揉王越的头顶,他是对每一次害怕接受凌睿爱意的王越说的。

“我还有个需要照顾一辈子的哥哥。”

“一起照顾。”

王越恍然,凌睿说的好像他们已经打算要在一起过一辈子了,可是王越明明都还没有答应过他。

王越抵在凌睿的肩膀上,喉头堵得发痛。

凌睿轻轻摩挲着王越的脊背,好让整日警惕的小猫可以安心团在这里休憩一时片刻。

王越一向觉得受苦受难才是他理所应当的生活,平静温和的日子是他配不上的。凌睿这次终于能让王越试着接受,他可以不用那么辛苦。

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吃完了饭,前所未有的放松,凌睿好像在长途奔徙的路上偷得一丝喘息,因为他感觉得到王越在渐渐接纳他。

凌睿强行拢着王越把不算很大的房子逛了个遍。

书房里整整齐齐的书架上大多是王越看不懂的书,但有一层全是漫画,王越随便抽了一本出来,凌睿轻声说:“这是你的。”

王越只当是凌睿提前准备给他的,没有多想,翻了两下又放回去。

客房的衣柜里,有很多王越尺码的衣服,但都是王越自己不会买的款式,王越看了一眼就立刻合上了,他总怕太美好了都只是梦。

阳台上是几盆给水就能活的绿萝还有不给水也能活的多肉,这些是最早的王越买回来的,依着凌睿只会每天买不同的花束回来插瓶。凌睿已经很久没有心情去买花,但绿萝和多肉依旧绿意盎然。现在的王越也很喜欢它们,蹲着看了好半天。

王越觉得参观凌睿的卧室很不合适,被凌睿推到门口看了一眼还是转身出来。凌睿心底抽了一下,以前的王越也不怎么进他的房间。

时间不早,王越放心不下王超,凌睿不愿意也还是得送王越回去。

王越的电车还在医院,所以下车之前凌睿很自然地提出明天早上来接他一起去医院。

王越点点头,下车穿过巷子回家去,回到令人窒息的生活里去。

凌睿提心吊胆地害怕一分开又要重新开始了,忍不住又追上去把人拥在暗影里用力地吻。

“小越,明天早上六点我在这等你,不可以迟到。”

“好。”王越难得乖巧没有拒绝凌睿。

但凌睿也并不会因此放心,又在王越家附近停了一整晚。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王越出现在了巷子口。

凌睿觉得心疼,又如释重负。

“怎么这么早?”凌睿笑弯了眼睛迎上王越。

“你不是更早。”

“我是想你了,所以你也想我吗?”

王越垂了垂眼睛没有答,凌睿知道问错了话,一路上都没有再说话。

反而是王越在到了医院下车之前跟凌睿说:“中午,你等我一会儿,我来跟你吃饭。”

凌睿简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看着王越的眼睛才敢确定,生怕他又反悔,喜上眉梢连声回答:“好,好。”

凌睿觉得王越这次好像不太一样,事情大概真的好起来了。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