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回音【四】

回音【四】


/ 凌越  / 努力更新中


凌睿再一次处理了王越和他哥的后事,依旧痛苦又绝望。

凌睿再回去上班总是会在饭点的时候格外留意来来往往的外卖员,虽然理智告诉他这种事情怎么会一再发生。

可事情真的发生了。

凌睿又看到了熟悉的脸,第三个王越了。

尽管很难以置信,但凌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装作从王越身边路过,“不小心”被急匆匆的王越撞到,手里的“病历本”散落一地。

“抱歉抱歉。”王越连声道歉,依旧熟悉清朗的声音。

“没事。”凌睿近距离确认了王越的真实性,心绪复杂地看着王越帮他捡完东西又接着去送外卖。

凌睿直接去了电梯口等着,等王越把餐送到出来,装作再次偶遇的样子打招呼。

“中午我们医院的单是不是特别多?”

“是啊,还挺多的。”

“你常来吗?”

“嗯,但你们医院很大。”

凌睿点点头,并没有跟着王越进电梯。

凌睿再次去确认了时间,是在往前推进的,并没有倒退或者停滞。

手机里和之前两个王越的聊天记录也都还在。

凌睿这次已经可以平静地接受这些,下了班再次去了王越的家里确认他哥也在。

凌睿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听到王越家里传出哭喊声,好像是他哥。

紧接着就看到王越他哥拉开门抱着脑袋冲出来,边哭边喊:“弟!”跟在王超后边飞出来的是一把扫帚。

这样下去会出事的,凌睿顾不得和这个王越刚见第一次面,直接发了消息给王越:“你哥被打了,我在这守着他,他没事,你慢慢回来,不用着急。”

王越收到消息即使会疑惑凌睿是谁,也一定会回来确认王超的安全。

凌睿轻声安抚王超,给他看王越的照片,说自己认识王越。然后成功让王超安静下来,在路口坐着等王越。

王越远远看见两个人端好地并肩坐在马路牙子上,才放慢了一点速度。

“谢谢,凌…医生。”王越把白天见到的人和莫名发消息的名字对上了号。

“没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直接找我。”

凌睿看着王越检查王超的伤借口有事离开,他已经确认过王超的伤不用包扎才坐着等王越,但他怕等王越检查完,会回过头来问凌睿一些他无法回答的问题。

凌睿为什么知道他家在哪,为什么认识王超,又为什么有联系方式。

凌睿没有走远,待王越领着王超回家,他又跟了回去。凌睿害怕会出事。

不知道王越对他未婚妻说了什么,凌睿只听到尖锐刺耳的声音:“你赚那些钱还不够他看病的!你能照顾谁呀你!”

“你总说想办法想办法,你想的办法呢?今天我给你办法,要不他走,要不我走!”

接着是很长一段时间的安静,一个女人拎了大包出来,站在门口冲屋里喊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处理好,再说别的吧!”

凌睿看着那女人离开,更不敢走了,在车里整整躺了一夜,困了就打一会儿盹儿。

一大早天刚蒙蒙亮,凌睿看到王越整齐地穿着送外卖的衣服出来骑上电车离开,他才开车回了医院。

凌睿本来还在想怎么才能有合适的理由再见王越,没想到王越中午的时候带了丰盛的饭菜来,谢他帮了王超。

王越可能知道这个时候问凌睿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很不合适,所以什么也没有说,只道了谢,拒绝了凌睿一同吃饭的邀请就离开了。

凌睿知道,王越是为了去赚钱,他的眼睛里都是疲惫。

凌睿开始频繁的用微信联系王越,让他来医院送外卖的时候帮他带一份饭。

凌睿算准了王越下班的时间,有次故意加班到很晚,让王越来医院跑最后一单,点了不少餐都请真正值夜班的同事吃了,然后叫王越一起去吃宵夜。

是为了多接近王越一些,也是为了查清王越“复生”的真相。

王越喝了酒话会变多,凌睿没怎么喝,仔仔细细地观察着眼前的王越。

“她以前也打我哥,但是我哥不会说,我就装不知道,我真是窝囊。”

“结婚就非得要新房子吗?我说把老房子装修装修,缓几年再买都不行。”

“昨天我回去晚了,买的苹果不好。又跟我吵,说我为了省钱不让她过日子。”

“就买水果这个事儿,我回去晚了买不到好的,回去早了她说我偷懒不工作,我叫外卖她说我浪费钱,我让她自己去,她说一天天照顾我们兄弟俩累死累活的,而我连买个水果都不行。”

“她哪里是要水果,她就是逼我送走我哥而已。”

“可是我怎么能啊,凌医生,我也很想给她体面的生活,可我就这么大本事,我已经很努力了,生活怎么就这么难呢。”

凌睿看着眼圈泛着红晕的王越倾诉生活的压抑,才知道原来会对着他笑眼弯弯的王越心底这样苦。

王越喝得五分醉还惦记着王超,所以不能再喝了得回家。

凌睿把王越送回家,王越挥手跟他说谢谢的时候,凌睿忍不住抱了他:“生活太苦的话,来找我吧,小越。”

“凌医生真是个好人。”王越大概没明白凌睿说的是什么。

凌睿看着王越微微弓着的背影,有一瞬间忘记现在所经历的事情,只想让眼前的人生活得不要那么难。

凌睿站在巷子里看着王越家的灯亮了又熄灭才离开。

这次王越身上没有凌睿留下的痕迹,不会引起误会,那个女人也走了,不会跟王越吵架惊到王超。

凌睿回家的路上慢慢梳理着事情。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固定发生,但两次都是,王越和王超跳河自尽,大概率是王越想要轻生,带着王超一起。

然后他们又重新出现了,并且只有凌睿自己知道,在其他人的认知里没有他们死掉这件事,连王越自己也没有这些记忆,每一次的王越都是重新和自己认识。

所有关于王越的物件,收在凌睿这里的都没有变化,但在凌睿之外的,统统都会恢复成王越和王超一直活着的痕迹。

唯一没有被恢复的就是王越手机里依然保留了凌睿的联系方式,凌睿猜测这可能也是因为和他关联了。

凌睿也反复确定过时间应该没有问题,聊天记录更是证明了三个王越的存在。

所以事情的关键到底在哪里?会是在自己身上吗?

最重要的是,假如真的是平行世界,现在见到的王越,到底是不是他的王越呢?

凌睿回到家把整理出来的东西写了下来,琢磨到睡着也还是毫无头绪。

做了一晚上光怪陆离的梦,凌睿拼命想抓住向他伸手求救的王越,可是水里有东西坠着王越一直下沉。凌睿感受到了窒息,感受到了万花筒一样的炫光,挣扎着醒过来。

不论这个王越是不是他的王越,凌睿决定了,一定要救他。

可凌睿并不知道该怎么有正当的理由守着王越,阻止他的自杀。

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固定的轨迹,但大抵不会偏离王越的生活和工作,他那个未婚妻和他哥。

会和自己有关吗?凌睿不敢想。

他既希望自己在王越心里有一丝丝分量,又害怕让王越完全崩溃的原因是自己。

凌睿几乎也要崩溃了。

他强行用理智控制思绪,正上班的时候收到了王越发的消息:“凌睿我看到了”。

没头没尾,而且喊的是凌睿。

每次这个王越给凌睿送餐来的时候都只会笑眼弯弯地说:“凌医生,久等了吧。”他还从没有喊过凌睿。

凌睿直觉出事了,匆忙就奔王越家去。

门轻轻一推就开了,家里狼藉一片,没有人。

完了。绝望感再次笼罩了凌睿。

凌睿去敲了邻居家的门,问知不知道这家发生了什么。

邻居看眼前的人谦和有礼,又收拾得齐整,连是谁都没问就说了:“他家那个婆娘啊,一大早来闹腾,乒乒乓乓好一顿呢。”

“那您知不知道王越他们兄弟俩去哪了?”

“这我不知道,王越整天起早贪黑的,难得跟我们说上两句话。我看人家王越踏实得很呐,他婆娘还总嫌弃他没本事。”

凌睿跟邻居道了谢,把王越家的门关好,默默离开了。

凌睿知道,又结束了。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