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回音【三】

回音【三】

 

/ 凌越  / 努力更新中

 

凌睿有天快下班的时候收到王越的消息,说在家里等他。

王越难得的主动让凌睿很高兴,一下班就迅速回家。打开门看到脸颊泛红的王越,只穿着一件凌睿的T恤,套在他的身上略微有些大,衣服下摆随着王越站起来的动作在他臀胯处飘来飘去。

“小越?”凌睿遥遥地定住了。

直到王越带着一些酒气,勾上他的脖子凑到唇上去吻。

凌睿以为自己终于等到王越接纳自己了。欣喜若狂地抱起王越往卧室去。凌睿小心翼翼的,王越却主动得很。

凌睿搂着累得不愿吭声的王越,甚至开始满怀期待地幻想以后。

可是第二天凌睿去上班之后,就再也没能联系上王越。

凌睿开始以为王越只是没起床,到了午后收到短信通知,自己的银行卡在异地的ATM被连续取了几笔现金。

他匆匆忙忙跑回家,王越已经走了。

王越在用那样残忍的方式通知凌睿,自己就是个坏人。

凌睿想,如果自己的钱能让王越和他哥生活好一点,就给他吧。

他再次给王越发了消息,小越,钱你拿着放心用。

可是没过几天,凌睿接到了警察的电话。

让凌睿去认尸的电话。

凌睿不愿意相信,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抱着一丝那不是王越的希望跑到他曾取钱的那个城市,可是已经失去了生气的王越和他哥就安静地躺在冰冷的地方。

“根据监控判断是跳河自杀,没有发现他的手机,在他兜里有一张银行卡,根据银行预留的联系方式联系了你。”

凌睿听着警察的声音,眼泪不自觉地往下落。为什么啊,小越。

 

尽管王越和他哥已经没有其他的亲人,凌睿还是花了很多钱请殡仪馆的车把他们的遗体送了回去,叶落归根。

凌睿帮他们买了墓地,举行了葬礼。没有人来吊唁,只有凌睿一个人在灵堂里坐了很久。

凌睿在家整整待了七天用完了所有的假期不得不回去上班。

一封邮件已经在凌睿的办公桌上躺了好几天。

凌睿拆开来,是一张新的银行卡,还有王越写的信。

“凌睿,本想让你死心,却还是不想给你留下一个不堪的我。谢谢你的喜欢,我很喜欢。”

王越到最后都不肯直接说一句,凌睿我也爱你。

凌睿扑扑簌簌的泪打在薄薄的纸上,他又迅速的扯出纸巾轻轻擦干,这是王越留给他最后的东西,是王越唯一说了“喜欢”的东西。

凌睿想,即使时间从来不会为谁停留,他也再无法向前了。

他把手机里偷拍的王越照片洗出来,摆在办公桌上和家里的每个角落。

如果你能听到我的念念不忘,是不是我就能听到一些回音。

 

凌睿回来上班的第三天,发生了奇怪的事。

他看到一个来医院送外卖的人,身影和王越极其相似。他追出去已经看不到了。

凌睿以为只是自己思念过度,可是晚上的时候,这个人又来送外卖了。

凌睿追上去看到了他的正脸。和王越一模一样的脸,连痣位置都分毫不差。

凌睿激动地拽住他的胳膊连声音都颤抖:“王越?”

“我是,您是?”

是让凌睿一直贪恋的声音。凌睿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因为日思夜想出现了幻觉。

可幻觉也行,凌睿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一个面带惊色的男人紧紧抱住了,好像还红了眼圈。

“小越,我好想你。”

“小越,对不起。”

凌睿反反复复重复这两句话。

被凌睿抱住的人终于从愣怔中回过神:“抱歉,我好像不认识你。”

凌睿松开他,盯着他的眼睛确认这人没有说谎。

这人甩开凌睿,逃也似的跑掉了。

凌睿渐渐冷静下来,他要确定事情是怎么回事。

他亲眼看到了已经死掉的王越,如果一个人会出错,可王越的哥哥也在,就不太可能。

凌睿想到他哥,下了班开车去了王越家,把车停的远远的,找了一个合适的角度,盯着王越的家门口看了很久,终于等到王越回来,一打开门,他哥就摇头晃脑地迎了出来。

确定了这就是王越之后,凌睿开车离开了。

从白天的情况来看,王越完全不认识凌睿,绝对不会比凌睿知道得多。再去敲他家的门问,真会被王越当成变态了。

凌睿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死去的人又出现了。但心底又有些高兴,他竟然还有机会再见到王越。

可是凌睿给人留下那么一个冲动的形象,怎么也想不出怎么去接触这个王越会不被拒绝。

没想到第二天的夜班,王越又带着王超来包扎了,就好像以前一样。

凌睿既觉得是机会又觉得王越真的过得很累。

“昨天的事情很抱歉。”

“啊,没事没事。”

“我能,留你一个联系方式吗?”凌睿经历过一次绝望,不管眼前的是人是鬼,他都不想一直拖沓。

王越一脸迷茫但还是同意了,调出二维码的界面递给凌睿扫。

凌睿扫了一下,直接跳出了他和王越的对话框,甚至他和王越以前的聊天记录都还在。

为什么会这样,这样更证明眼前的人确确实实是王越。

纵使凌睿是一个博学多知的医生,也难以解释死而复生这样的事情。

“我叫凌睿。”凌睿盯着王越的表情说出这句话,眼前的王越没有任何反应。就像是听说了可乐是可乐,炸鸡是炸鸡,简简单单的一个命名而已。

凌睿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时光倒流穿越之类的,可是他从同事那里确认了时间没有问题,这就是王越死后的第十五天。

对,死亡。

凌睿开始去确认王越的死亡。

王越的死亡证明还好好的在凌睿家里放着。但凌睿给当时通知他的警察打电话问,警察却说,十五天前是有人跳河自尽,但并不叫王越也不是兄弟,而是一对情侣。

凌睿几乎要怀疑是不是自己精神分裂了,他要怎么证明他和王越之前的一切不是他臆想出来的。

他回到家里翻箱倒柜,找王越在他身边停留过的证据。

王越在他家里偶尔留宿用过的拖鞋、牙刷、毛巾甚至衣服,都还好好的在。

王越最后写给他的信,还在。被塑封好了躺在他的书桌上。

银行卡,凌睿拿去ATM确认,是王越的名字,里边的钱和王越死前取走的一分不差。

大概现在的王越都不会知道,他的名下还有一张装了十几万存款的卡。

凌睿找到了一些证据,才稍微放心一些。

他没有疯,王越也是真的活生生又站在他面前。

但凌睿还是必须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一有时间就悄悄去看王越。

看到他被点餐的人骂洒了一点汤水。

看到他为了赶时间,转弯摔到地上又爬起来接着赶。

有次还看到有流浪汉趁他上楼去送单,去偷他外卖箱里的其他外卖,凌睿大声喝止了。

王越的家里常常爆发出尖利的吵声,骂他哥弱智,骂王越无能。

凌睿听了都觉得压抑,想冲进去把王越带出来。浮在凌睿脑海里的是王越总是抿着笑把餐盒递给他的样子。

凌睿越来越频繁地从微信上找王越让他帮忙买东西,加了合理的跑路费让他不会觉得奇怪。

没几天,他依旧在王越家附近,看到王越费力地架着明显不对劲的哥哥出来打车,出租车都不愿意载,凌睿把车停在他们面前假装路过。

王越心急如焚,无暇细想凌睿为什么会这么凑巧在这儿。

到了医院,凌睿自然而然把钱借给了王越。

王越的未婚妻第二天到了医院就是一声尖利的抱怨:“你还借钱给他看病,谁来还啊!”

和凌睿好多次听到从王越家里传出来的声音一样。

王越低着头,轻轻回了一句:“他是我哥。”

“那这婚别结了!”女人把手里的日用品丢下就气汹汹扭头离开了。

王越和他哥只在这待了两天,王越就带着他出院了。凌睿交代了护士多关照,一收到消息就跑到病房人已经不见了。

凌睿只好发消息给王越说钱可以慢慢还,不用着急。

回过来的又是警察的电话,还是跳河。

凌睿攥紧手机,无力的愤怒感。

怎么会,又一次。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