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回音【二】

回音【二】

 

/ 凌越  / 努力更新中

 

凌睿一路恨不得把车当飞机开,遇到别车被卡在路口要多等一轮红灯的时候还愤愤地拍响了方向盘上的喇叭。完全脱离了平时温文尔雅的样子。

“凌医生……你慢慢开,别急……”王越嗓音乖巧得软软柔柔,真就平息一些凌睿的心头火。

凌睿斜眼扫了一眼王越,他好像完全不担心被自己是被绑住的那个人,反而更担心凌睿在烦些什么。

“你不怕我?”

“不怕,我喜欢凌医生。”

凌睿听到喜欢,本来应该高兴的,但不知为什么总觉得怪怪的,王越喜欢一个绑架他的人?而且以前的王越也从来不对他说喜欢。

凌睿目视着前路放缓了车速,右手伸到王越脸边,食指中指一并,轻轻刮了刮王越的脸。

王越完全不闪躲,甚至贪恋地往前凑了凑脸,主动蹭在凌睿修长漂亮的手指上。

凌睿感受到王越的动作反而像触电般缩回了手。

 

凌睿驶进小区把车停好,下车绕到副驾驶位置上打开车门撑着,又沉默下来打量王越。

王越被看得脸颊通红灼热,低头轻轻地咬着唇,却完全没有害怕的样子。

凌睿把他安全带解开,两手摁住他的肩膀:“你不要乱来,我就把你手也解开。”

王越点点头。

凌睿的手指在做解开结这样事情的时候总是显得格外优雅好看。

王越目不转睛地欣赏着凌睿的动作。

凌睿几乎是在松开结的一瞬间,再次抓紧了王越的手腕,然后才把绑住他的塑料袋抽出来。

拉手腕,即使被楼道电梯里的摄像头拍到,也不会看起来很奇怪,更不会引起不必要的注意。

 

凌睿牵着王越走进电梯,王越在凌睿之前摁下了楼层“11”,摁完才反应过来,手滞在了空中扭头看向凌睿,从凌睿震惊的表情里,他知道他摁对了。

可这都只是下意识的动作,王越也完全不知道为什么。

到了11楼,凌睿拉着王越出来站在电梯门口问:“哪个门?知不知道。”

王越手腕在凌睿手掌里抓着,却反过来引着凌睿在其中一户门前站定。

“密码呢?”

王越抬起空着的那只手在门锁上摸了摸,闭上眼睛摁了几下。听到正确的声音才睁开眼睛去看自己摁的数字,1640。

他回头看了看凌睿,凌睿皱着眉拉开门。

两个人一样满腔满腹的疑惑。

 

一关上门,凌睿就大步把人拽到沙发上坐定,双手摁着王越的肩膀,仿佛在试图从他眼睛里看出些什么。

“凌睿,我不会跑的,你要是不放心,还可以把我绑起来。”王越把双手举到凌睿面前,他隐隐觉得在这个家里,凌睿不让他喊凌医生,一定要喊凌睿。

凌睿咬着牙,好像在挣扎些什么。

最后还是捞起沙发角落里一些看起来像是同一条床单撕成的同色布条,开始绑王越的手脚:“对不起,小越。”

“没关系。”王越理智上认为他应该感觉到紧张,但完全调动不出紧张的情绪,此刻更紧张的那个很明显是凌睿。

王越趁着凌睿打结的时候,俯身在他额头安抚地吻了吻。在王越记忆里,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这样做过,但他直觉上却觉得这样可以安抚凌睿。

凌睿动作一顿,又很快打好了结,起身轻轻吻在王越的唇上,一触即分。很温柔,不似在医院时候的侵略,更像是早晨上班前的一个出门吻。

凌睿在王越面前的矮茶几上坐下,和他面对面。

“关于我,你还知道些什么?”凌睿收拢了情绪,换了像是问诊病人一样耐心的语气。

“是医生……医术很好……人很好……嗯……你很爱我。”王越皱着眉头苦苦思索并不存在的记忆,自然什么也讲不出,可最后几个字却说得斩钉截铁,那是自然而然出现在心底里的念头,坚定得很真实。

“但是,我们才认识不到一个星期,还绑架了你。你怎么会认为我爱你?”

“我也不知道啊,凌睿……就是你亲我的时候,这样的念头就出现了。”

“那你的手机呢?微信换过?”

王越点点头:“前段时间,出车祸了,然后手机不知摔到哪里去了,我去补卡,人家说那个手机号没有实名,没办法补,只能重新办了个手机号,原来的微信也没办法用了。”

“前段时间?多久?在哪出的车祸,你哥呢?”

王越听到凌睿提起他哥,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又垂下眼来:“三个月前,就在你们医院往前拐弯的那条路上,那天我哥又弄伤了自己在医院包扎,我跟……前女友,因为我哥吵了一架,我骑电车带我哥回家,一路上我都很混乱,大半夜的还下着大雨,一辆车刹车不及撞上了我们。我哥……当场去世了……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一直在闷头生气……”

凌睿轻轻摇着头:“不对,不对。就在我们医院附近,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这场车祸?那你这三个月在哪?”

“就在你们医院,躺了两周又回家休息了俩月,上周才开始接着送外卖。”王越用绑起来的双手示意着自己的膝盖,凌睿把他的裤腿卷起来,膝盖上还泛红的新鲜疤痕证实着王越所说的一切。

“也就是说,三个月前你出车祸,在我们医院待了两周,又回家了两个月,对吗?”

王越点了点头。

“所以,你这周才认识我,对吗?”

王越再次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凌睿轻轻摸了摸他膝盖上的疤痕,“可是,我已经认识你很久了。”

旋即凌睿又皱了皱眉头:“我一年前就认识王越了,可我认识的王越,他不爱我。”

 

一年前的某天,凌睿轮班到门诊,王越发烧了来看病。

王越通红着耳朵半眯着眼睛蜷在那里吊水,凌睿开始也只是像心疼流浪的小猫咪一样,给了他一些吃的和水。

但王越很知恩图报地给凌睿送了几次午饭,凌睿又觉得王越是个挺可爱的人,以前也不是没有给过其他病人吃的,但是再回头给他送不重样午饭的还是头一个。

其实又不是多么大的恩情,凌睿一边觉得王越可爱,一边时不时回给王越一些水果什么的。你来我往的,渐渐熟络起来。

王越笑起来的时候可真好看,凌睿就这样一次一次想多看一眼王越的笑容,到后来发现自己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这只坚强的小猫,明知他有未婚妻。

他有未婚妻,可是他一定不爱她。

凌睿看着隔着火锅坐在他对面喝了酒话多起来的王越,絮絮地抱怨那女人一直嫌弃他的低智哥哥。

“可是,还是得结婚啊,我能怎么办。”王越眼下都因为酒精泛起红晕。

凌睿把喝多了的王越带回了自己家,同样喝了不少酒的凌睿吻了意识不清的王越,在他脖颈胸口都留下了痕迹,凌睿暗骂自己是畜生,忍住没有做到最后。

但第二天王越清醒过来还是难以接受,尽管凌睿一直在跟他道歉,跟他说自己很喜欢他,跟他说自己会帮他照顾哥哥。王越还是跑掉了。

王越回到家被未婚妻看到身上的痕迹,跟他大闹了一场。王越打心底觉得愧疚,更加隐忍让步。

直到他的未婚妻歇斯底里地要求他把低智的哥哥“处理”掉才肯结婚,王越彻底爆发了。两个人在家里吵得天翻地覆,东西七零八落摔了一地。

王越的哥哥因此受了惊,抽搐不止。王越把他送到医院,却付不起钱。

他的钱都在未婚妻手里,王越前脚带他哥去医院,后脚他未婚妻就收拾东西走了,面不露,电话不接。

王越不得已去找凌睿借钱,凌睿什么也没说就把钱给了王越。

王越知道自己可能永远也还不上凌睿的钱,开始带着歉意跟凌睿约会。他会跟凌睿牵手拥抱,在凌睿想要亲吻他的时候,他不躲避也不回应。

但凌睿守着自己的原则底线,没有更进一步,他希望王越是因为喜欢,心甘情愿地和他在一起。

有几次,凌睿能感觉得到王越的一些身体反应。

这样也行,王越总有一天能接受的。


评论(2)

热度(21)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