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回音【一】

回音【一】

 

/ 凌越  / 努力更新中

 

凌医生被一个叫王越的男人骗了一大笔钱。

最近护士站里一直传着这样的八卦,再问详细的,内容就五花八门了。

有说凌睿借给王越钱,让王越给他哥看,结果王越带着他哥跑了。

有说王越骗了凌睿感情,卷钱跑路了。

还有说王越盗取了凌睿的身份信息,策划了一起电话诈骗。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挺说的版本更可信,但不管怎么七嘴八舌,最后都会回归到一个问题上去。

但是凌睿这么聪明的人,为什么就上当了呢?

 

王越的确带走了凌睿一大笔钱,也跑掉了。

但凌睿几乎不用专门去找王越,王越没过几天就又回来附近片区送外卖了。

凌睿点外卖守株待兔,如果不是王越抢到单,就再点。连续多点几次外卖,总有一次能是王越抢到单。

多出来的饭菜都便宜同事了。

凌睿远远地站在走廊的另一端看着王越拎着外卖,若无其事一样朝他走来。

凌睿也挂起和煦礼貌的笑容等着。

像是所有很相熟的服务关系一样,带着恰当距离感的热情。

“凌医生,等久了吧。”

“还好,要不要进来喝口水?”

“不了吧,这会儿单子多。”

“那这瓶水你带着吧。”

“行,谢谢凌医生。”

“客气,记得吃饭。”

“哎好,凌医生真是好人。”

 

凌睿笑着点点头,佯装走进办公室,迈进去半步又转身过来盯着王越小跑离开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视线里。

凌睿随手把乱点的外卖给了路过的保洁阿姨,说自己点多了吃不下,让阿姨帮帮忙。凌睿一贯是得体优雅的一个人,没有人会怀疑他的好心。

更何况凌睿最近分发外卖的架势,不像被骗了钱,更像中了彩票。大家都习惯了,甚至先等着凌睿点外卖,说不准阿姨是不是“凑巧”这个时间过来的呢。

但知道凌睿被骗了钱的人,眼看凌睿见到了王越,怎么又什么也不做就放人走了呢?被骗钱了为什么不报警呢?所以只能用凌睿是真的太爱王越来解释了吧,凌睿好痴情啊。

但也不排除凌睿是个超级圣母,觉得王越和他哥惨,就不让他还钱了。

吃着凌睿给的外卖,还聊着凌睿的八卦。

 

凌睿听见一些风闻也懒得计较,回办公室关上门,随便从抽屉里拿出一袋面包来,又泡了杯咖啡,这才是他的午饭。

凌睿吃着他简单的餐食脑海里反复回味着他和王越那几句简短的对话。

嘴角不自觉地溢出笑来。

这几句对话,他几乎可以背出来了,每隔一段时间都要重复一次。

但这次进展格外快一点,因为他为了早点见到王越,每天都点很多的外卖,强行增加了他能见到王越的机会。

这样很好,明天就可以假装要微信了。

王越的微信一向是自动通过,他只需要假装扫一下,然后假装刚发现原来有微信,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开始聊天了。

接下来进展就很快了。

 

凌睿第二天照旧点了很多的外卖,直到看到接单员熟悉的名字。

然后依旧站在走廊的那个位置,看着王越疾步朝他走来。

“好巧啊,凌医生。”

“是啊,好巧。要不我加你个微信吧?下次你来我们医院送单,正好给我捎一份,我直接把送餐费给你,还省得平台抽成?”

“也行。”

王越拿出手机调到二维码界面,凌睿胸有成竹地去扫,准备好的台词都已经在嘴边了,手机竟然弹出的是申请界面。

凌睿心底一惊,但不便使出来,装作无事申请了好友,看着王越通过,然后快速结束了对话,他急着看一看王越的微信怎么回事。

目送王越消失在走廊转角,凌睿匆忙回办公室,关上门就迫不及待开始翻看自己的列表,王越旧的微信号码还在,新的又是怎么回事。

凌睿试着给旧号码发了条消息:小越?

发出去了,但意料之中地无人回答。

凌睿又给刚加的王越号码发了消息:王越?

这次很快收到了回复:凌医生有事?

凌睿紧急编了个谎:下午三点能帮我买个下午茶来吗?

王越过了会儿回过来:行,你都要什么发给我就行,这会儿有点忙,回复不及时,三点我准时送到。

 

凌睿心乱如麻等待王越来的三个小时里一直在庆幸今天只有简单的查房,没有重要的应诊。

可是比王越外卖先到的是,王越旧微信号回复的消息:凌睿,你别找我了好不好,是我对不起你。

凌睿隐隐觉得事情有些脱离轨道了。

马上就要三点了,凌睿几乎是盯着秒针跳到了三点整,人怎么还没到。

凌睿忍不住装作不经意到电梯间去看看电梯是不是被占用得太忙了。

电梯蜗牛爬一样终于叮地一声到了他眼前,门打开是王越略带歉意的表情:“抱歉,凌医生,店里排了会儿队。”

凌睿很疑惑,王越还是那个无知的王越,那回消息的是谁?

凌睿上前抓住王越的手腕,一路拉扯着拽进了办公室锁上门,扯过王越手里的东西放在办公桌上,把人抵在角落里,皱着眉头打量。

“凌、凌、医生,怎么了?”王越眨着一双圆溜溜的杏眼小心翼翼地问。

凌睿力气很大,制住人闷不吭声盯了半晌,直接啃咬在王越的唇上。

像是发泄,又像是思念过甚。甚至一只手开始不安分起来,四处游走。

凌睿想要证明,证明王越还是他的王越。

王越羞耻地感觉自己起了反应,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

凌睿粗鲁地把王越的外卖制服拽了下来扔在一边:“小越,我们回家吧。”

他不能放王越走了,事情已经有变,如果放走王越,凌睿害怕事情会变得不再可控。

王越依旧一脸茫然:“凌医生?”

凌睿一只手依然紧紧拽着王越的手腕不松,去拿了车钥匙装进口袋,然后拉着王越一边往外走一边打电话请假。

凌睿抓得很紧,不过王越其实也并没有尽全力去挣扎,他一直很欣赏眼前的男人,但刚刚发生的吻和他自己的反应让他有些慌乱,试图理清楚事情的同时也生出了一些“非分之想”。

凌睿表情有些可怕地拽着惊惶的王越在众目睽睽之中穿过了整条走廊。

凌医生终于看清渣男本质了啊,同事悄悄八卦着凌睿的“幡然醒悟”。

 

“凌,医生,你轻一点,我不会跑的。”

凌睿回头阴沉着眼神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听他的话,一路疾步把他拽上车,锁上车门凌睿才松开。王越的手腕上赫然多了一圈指痕。

凌睿本想发动车子,想了想又伸长胳膊从后座上捞起装着东西的塑料袋,三两下把里边的东西全都抖落在后座和地上,然后回过身把塑料袋捋了捋,绑住了王越的两只手。

“小越乖乖的,不要挣扎就不会痛。”凌睿柔声地哄,就好像只是在哄生了病嫌药苦的王越。

王越并不知道怎么能让凌睿相信他不会跑,尽管凌睿现在的所作所为很奇怪,但他潜意识里觉得凌睿不会伤害他,安静地点了点头。

凌睿侧身帮王越扣上安全带,两人的呼吸交错而过。

王越挨着座椅靠背的瞬间,甚至觉得凌睿的副驾驶熟悉得很,他的身体比情绪更先适应放松。

这所有的感觉都太自然,太奇怪了。而且凌睿言语之间显露出他们应该不止是点餐和送餐的关系。

王越也很想搞清楚这到底是为什么。


评论(7)

热度(48)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