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停靠。【五】

停靠。【五】

 

/ 小厨师x小网红 / 努力更新中

 

花不会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龚俊俊几乎一瞬间就知道了张小哲没有说完的后半句。

尽管龚俊俊随口扯过很多谎,甚至离开的时候也撒了谎。

他会回去找张小哲,但他也不知道需要用多久,所以并不想给张小哲许什么无端的承诺让他无止境地等着。

他悄悄告诉了张小哲期限,花败前一定回来,可花败了你没等到就不要等了。

可是张小哲还是把花期无限期拉长了。

张小哲勇敢地跟他说着永远。

 

可是我拿什么跟你永远啊,张小哲。

龚俊俊罕见地请了一天的假,躺在家里不吃也不动。

离开时候就该有的伤心好像后知后觉地才发作起痛感,痛得他泪都止不住。

夜幕落下的时候,妈妈敲了两下门,龚俊俊没应,但她还是进来坐在他床边,打开手机播放一些语音给他听,是舅舅的声音。

“今天有个男孩来吃面,吃着吃着就吧嗒吧嗒掉泪,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事辣的,然后问我俊俊去哪了,我说回老家了。他说了声谢谢就走了。”

“那个男孩又来了,要了碗面问我俊俊回来了没。我跟他说可能不回来了。他面也没吃几口就走了。要不你让俊俊劝劝他吧。”

“那个男孩今天又来了,他说他叫张小哲,管我叫舅舅,看店里忙不过来还帮我端了好一会儿饭,我看他也不像什么污糟的人。”

“小哲今天又过来帮忙了,说有俊俊的消息就告诉他一声,就想知道俊俊过得怎么样。孩子看着挺真诚的。”

“你说是不是我们太冲动了。”

 

听完半晌,龚俊俊胳膊遮在眼睛上,哑着嗓子开口:“妈,我已经回来了。”

妈妈清了清嗓子:“妈传统惯了,之前不了解,但也就是希望你能过得好些。”

“我知道,你不用担心。”

“你也很喜欢他吗?如果你能跟他过得开心,你就去找他。”

“可是我不想回去了,我也希望他能过得好些。”

龚俊俊突然觉得,抓着手机打游戏就能没心没肺开心一整天的日子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了。

妈妈轻轻叹了一口气起身离开了,又剩龚俊俊独自一人躺在黑暗里胡思乱想。

固执又自私,我就是这样的人啊。

 

龚俊俊也只颓了一天,就又接着去打工了。

每天晚上还是准时守着张小哲的直播看,他的人气多多少少有些起色,龚俊俊开了小号,时不时刷些礼物,每次都不算太多,混在列表之中大概不会被张小哲察觉。

就这样大概有一个多月,龚俊俊想他们之间应该就这样了。

未来的某一天,或许在张小哲搬家的时候,那些干花就会被当作碍事的物件丢掉了,然后就再无牵扯了。

这样挺好的。

龚俊俊这样安慰自己了无数次,说得自己几乎都要信了。

 

可是有一天,他没有等到张小哲的直播,他紧张地翻遍了张小哲的社交平台,没有任何说明。

张小哲会不会生病了。

他几乎要拜托舅舅去看一看,又堪堪忍住。

“主播今天不直播吗?”龚俊俊最后还是用小号去留了言。

他反复刷新着消息,希望下一秒就会看到张小哲的回复。

焦躁不安地等了两个小时,张小哲还是没有回复。

也是,张小哲平白无故为什么要回复一个陌生人。

可是必须要确认张小哲是否安好的念头在他的脑海里横冲直撞,他完全控制不住。

龚俊俊悄悄去拿了他妈妈的手机,打了张小哲的号码。

一声睡意迷蒙的“喂”,龚俊俊总算渐渐平静下来。

他本打算听到声音就立刻挂断,可一听到电话那端问“是谁呀?”,那熟悉又勾着心动的声音,他又舍不得了。

就多听一句,就一句。龚俊俊掐着掌心不让自己出声。

“俊俊吗?”

龚俊俊几乎要答应了。

“俊俊!我来找你啦!”张小哲听不到回答,反而有七八分确认了就是龚俊俊。转而去了困意,连声音都精神雀跃起来。

“什么?”龚俊俊慌乱多过被拆穿的窘意。

“我在火车上呢,天亮就到啦。”

“小哲……”龚俊俊听着张小哲带着期盼的声音,所有的话都被堵在了胸腔里。

“早上来接我!”张小哲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龚俊俊拼命压制住胸腔里往上翻滚的情绪回答他:“好。”

“晚安,俊俊。”

龚俊俊讲不出话来,“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躺回床上瞪着眼睛毫无困意,他是想见张小哲的,很想。

可他更紧张,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张小哲。

二十出头的年纪,面子似乎总是顶天重要的事儿,尤其是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

 

龚俊俊早早就到了出站口,等了几乎一个小时才等到心心念念的人出来。

他设想了无数种被张小哲质问的场面,却没想到人一出来就扑到了他的身上,压着哭腔毫无气势地耍横:“你就那么点分手费,够养活谁的呀!”

“对不起……”龚俊俊突然意识到,别的什么都不重要,张小哲才是第一位的。此刻把人抱进怀里,好像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气就回来了。

“我饿了,我要吃饭。”张小哲毫不客气地把眼泪都抹在龚俊俊的肩膀上。

“好,我带你……”

“我不吃,我要吃你做的。”

“我妈……”

“舅舅说你妈妈已经同意了。”

龚俊俊被堵得话都说不出,却有一种雨过天晴的舒畅感。

张小哲安静一下又跳起来:“操,我带的礼物忘在火车上了。”

龚俊俊所有不安紧张亦或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心情,都被张小哲“闹”没了,只剩下见到张小哲的踏实和满足,所有他思虑的问题其实并没有解决,但胸口压得他喘不过气的石头统统不见了。

他牵着张小哲去火车站的服务中心问,详细地登记了信息,把邮寄地址直接写到了龚俊俊家里。

 

“我待会儿,是叫阿姨还是叫妈?”张小哲皱着眉头好像真的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叫……先叫阿姨?你等她适应适应再叫妈?”

“便宜的你。没结婚,不叫!”

可是张小哲一走进龚俊俊家里看到他妈妈正在摆早餐,脱口而出:“妈!”

屋子里的空气仿佛都凝滞了,龚俊俊一颗心几乎要从嗓子眼跳出来。

好在,妈妈很快笑起来:“欸,小哲吧。”

龚俊俊从来不敢想,他和小哲一起跟妈妈吃早饭。

心向往之平凡又普通的早晨。

“尝尝,吃不惯让俊俊再给你做。”

“吃得惯,吃得惯,谢谢……妈。”张小哲叫得一声比一声顺口。

龚俊俊端着碗,在桌子底下悄悄踢张小哲的脚后跟。

龚俊俊的妈妈很快找了去菜市场的借口,把空间留给两人。

几乎是在门关上的一瞬间,两个人就吻在了一起。

只是两个人唇齿间交织的肉包子味儿让张小哲很快破了功,巴掌捂在龚俊俊的嘴巴上不肯让他亲了。

“都告诉过你了,不要给我刷礼物,怎么不听?”张小哲捡了最不重要的一件事来计较,好像除此之外的一切都不重要。

“你怎么知道……”

“你以为你神不知鬼不觉的,还没有人会天天刷礼物的,我还没那个本事。一天不明显,你知不知道你周榜月榜甩后边一大截儿。龚俊俊你真是笨死了。”张小哲皱着眉头抱怨,好像抱怨龚俊俊做饭放少了辣椒,出门忘记捎走了垃圾,亲吻咬痛了他的唇。

桩桩件件都不重要,但又好像重要的紧。

生活从来不需要多么的壮烈,一米一粟而已。

龚俊俊盯着张小哲讲得神色飞扬的眼睛,好像就明白一点儿了。


评论(2)

热度(1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