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停靠。【四】

停靠。【四】

 

/ 小厨师x小网红 / 努力更新中

 

“你以前是没谈过恋爱吗?”张小哲摇一摇抓在他手腕上的大手。

龚俊俊舔着自己的嘴唇摇头,柔软的触感好像还停留在那里。

张小哲拍拍他的脑袋,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龚俊俊手足无措起来,一直在想这些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又转而想到以后,想到自己赚的钱根本不够“娶媳妇”。

想到自己孑然一身,没有什么能够支撑得起他在这个城市里建立一个家,总不能和张小哲一起住简陋的单间。

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开始考虑这些了,原本以为这些离他还很遥远。

 

直到他已经在张小哲住的地方的沙发上坐下,才收一收胡思乱想的念头。

张小哲住的地方也不算多好,但也比龚俊俊强多了。

张小哲不是很爱收拾的样子,只有架着直播工具的角落里布了景,桌子上堆着还没收拾的外卖盒,衣服都堆在沙发的一头。

“我这太乱了。”

“我帮你收拾吧。”

两个人同时开了口,又同时笑起来。龚俊俊此刻才有了一种“眼前的人已经和自己是情侣关系”的真实感。

龚俊俊别的不行,在小饭馆锻炼出来的收拾能力很利索,有条不紊地从上到下,从桌面到地面,偶尔问问东西要放在哪里。

除了捡起张小哲内裤的时候,脸红成了煮熟的虾子。

龚俊俊留宿在了他刚收拾好的沙发上,睡前不光亲耳听到了张小哲说晚安,还得到了一个晚安吻。

 

龚俊俊晚上关门的时间越来越早,有时候跑来张小哲家里陪他打游戏直播,一过十二点就关门了。

张小哲的直播人气多多少少上去了一点点,有人爱看“笨蛋美人”,也有人听着龚俊俊低沉的声音嗑起了主播和神秘助手的CP。

但龚俊俊的舅舅也很快发现了他的反常,再三追问之下,龚俊俊只好告诉舅舅谈恋爱了。

舅舅一开始很开心地打趣龚俊俊长大了,问“姑娘是做什么的,什么时候领过来看看。”

可龚俊俊知道,如果让舅舅知道张小哲是个男生的话,可能立刻就会把他赶回老家去。只能含混地应付:“八字没一撇呢,等等再说吧。”

龚俊俊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迟早舅舅会知道,那他妈妈也就会知道,他必须要在这天来临之前,存下自己的底气。

张小哲每次托着下巴对他笑的时候,他就觉得应该把世界上的美好都捧到他面前。

可是在哪呢?他根本给不起。

 

事情来得比龚俊俊想象的快。

有顾客说落了东西在店里,但怎么也找不到。舅舅翻看监控的时候,看到了龚俊俊和张小哲接吻。

舅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数落他,最后撂下一句“要不让你妈来带你回家算了。”

龚俊俊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张小哲,只说这两天出去找工作,逃避着不去见他。独自计划着离开了舅舅的店,能做点什么养活自己,以后养活张小哲。

但他妈妈比工作来的更快,看着他什么也不说,只坐着抹眼泪。

龚俊俊觉得自己的世界在坍塌。

他只是喜欢了一个人,怎么会变成这样。

把张小哲和家人放在天平的两端取舍,这不是他想要的。

他其实连和妈妈对峙的资本都没有。

也更不想把张小哲架在火上烤。

如果张小哲知道龚俊俊因为他和家人闹翻,张小哲一定会自责煎熬。

 

“妈,我跟你回家。”龚俊俊做好了决定,然后以收拾行李为借口跑了出去。

他把自己这些日子存下的钱全部都取了出来,只留下了够买两张回家车票的钱,把剩下的卷成两个小卷,只有七千块,躺在他的掌心轻易就握紧了。

他买了三十三枝玫瑰,用纸简单地包住,把钱覆了保鲜膜藏进花枝中间。

想了想怕张小哲直接放到枯萎然后扔掉,又去买了花瓶写了卡片:让它多陪你几天好不好?

带着花和花瓶去敲开张小哲的家门,张小哲睡眼惺忪地开门,又很快笑成弯弯的月牙,问他怎么现在来了。

他把花和花瓶都塞进张小哲的怀里,连人带花全都抱进怀里。

“我要回老家几天,买了花来陪你。你好好照顾它,我回来要看。”

张小哲尚未清醒的嗓音黏黏糊糊地应着好。

龚俊俊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忍着鼻头的酸楚交代:“一定要把花都拆开,放进花瓶里,你发照片给我。”

“那你什么时候走啊?”

“马上。”龚俊俊却舍不得松开。

“要不我去送你吧?”

“你回去接着睡觉吧,我很快就回来了,花败之前一定回来。”

“嗯。”张小哲在他的颈窝里点点头。

“所以你一定要把花拆开,每天给它换水。”

“好,啰哩吧嗦的。”张小哲再迟钝也知道花里藏着东西了。

 

龚俊俊在他额头上吻了吻说:“我走啦。”然后把人推回门里。

他没有往下走,往楼上走了两层,随便找了个台阶坐着。不一会儿就听到楼下门咣当一声,接着是咚咚的下楼声。

他摸出手机等着,张小哲很快打来了电话,他放任没管。然后是一连串的消息,问他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他只看着不回。

龚俊俊又坐了一会儿,听到楼下踢踢踏踏上楼的声音,门嘭地关上。然后他收到了张小哲发过来的照片,散了一桌子的玫瑰。

龚俊俊轻轻抽了抽鼻子,轻手轻脚地下楼离开了。

他给妈妈发了消息说在火车站等,甚至没有再回小饭馆去收拾东西,有什么重要的呢。

他坐在火车站广场上想着张小哲会伤心多久,又会记得他多久。

应该不会太久吧,他们认识都才没多久。

希望不会太久。

 

龚俊俊到家洗了澡,去剪了头发,隔了一天就找了个饭店打工去了。

无力的感觉,他再也不想要有了。

不忙的时候他打开平台想看一看张小哲的视频,发现他更新了。

五个各异的花瓶在窗台上安静地并排站着,每瓶放了六七枝玫瑰,被橘黄色的落日笼罩。

不多不少三十三秒,如果不是画面有轻微的抖动,龚俊俊几乎以为是张照片。

“笨死了,一个花瓶不够。”

龚俊俊盯着这行字又哭又笑。

他好像用一种残酷的方式证明了张小哲对他的爱。

 

张小哲每天晚上还是会直播,装着无事发生的样子。

照旧讲冷笑话,唱情歌。要下播前的半个小时会打一局游戏。

只是常常唱着歌不知被哪句歌词戳中了心思,红着眼圈悄悄抽鼻子。

龚俊俊不用再半夜看店,每天都守着张小哲的直播从头看到尾。

张小哲看起来还算好,他就能安心一些。

第三天的时候张小哲又更新了视频,还是那五个花瓶烈烈的玫瑰,但是镜头推近到两枝已经低了头眼看要败了的花上,不知是什么时候被压折了茎。

“谁说我喜欢玫瑰了!”

龚俊俊眼前几乎出现他委屈的表情,很想立刻就回去抱抱他。

可是很快又失落了,如果他们还在一起,可能三年他都给张小哲买不够三十三枝花来,只会囿于生计在情人节这样的日子才买回一枝送他。

他甚至能想象得到张小哲宝贝着一朵花跟他说:一枝就很好了呀。

龚俊俊不怕吃苦,他知道张小哲也不怕。

可是他不能自私地拉着张小哲站在他家人的对立面,如果还有机会在一起,他希望张小哲是可以坦然地面对他身边所有的人。而不是在被孤立的生活里,张小哲因为自责万般迁就。

 

张小哲有七天没有再更新过视频,龚俊俊以为他大概要放下了,习惯性的打开反复看过无数遍的视频。

突然的更新跳进眼睛里。

五个花瓶里,错落有致地插着晾好的干玫瑰,连之前折断的两枝都被张小哲用小皮筋绑了小木棍固定直了。

“花不会败了。”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