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ss

​Work hard, stay humble. ​​​

水仙花之死。【二】

水仙花之死。【二】

 

/ 舟泯HE  / 努力更新中

/ 一个看不懂一个不能说

 

就如同现下,张总丝毫不骄矜于身份,坦然地坐在走廊里看海贼王。

甚至实验室里时不时还有人找些借口探头来看“赵泛舟的男朋友”,他也毫不在意。

拜之前那女孩所赐,半节课的时间里,赵泛舟的同学都知道走廊上坐着的人是赵泛舟的男朋友了。

和赵泛舟关系不错的室友也忍不住凑上去问:“你终于答应人家啦?”

室友没少见到张泯来,一直觉得是霸道总裁撞上万年冰山的过时偶像剧情。

赵泛舟专注于手里的动作,顺利剥出一块组织才回答:“还没,计划。”

“小张总终于把你感化啦?”

赵泛舟手上动作不停,一边想自己会答应张泯的原因。

他本也不是非要用“男朋友”来拒绝其他人,只是张泯突然出现在教室的时候,一脸容我算账的吃醋表情,赵泛舟心底理所当然的感觉自己也吓了一跳。

大概从更早一些张泯抱着那束向日葵托着自己的脸笑成另一朵向日葵,赵泛舟就打算接受冰山开始融化的现实。

后来赵泛舟一次又一次看张泯趴在便利店的桌子上睡着,平时冲他笑嘻嘻的,睡着了反而眉头紧皱,修饰身形的西装都成了枷锁,看起来紧绷得难受。心底多多少少生出心疼来。

赵泛舟试图催他回家去休息,结果人天天躺车里睡,赵泛舟只好一晚上十遍八遍地去看张泯有没有把自己憋死在车里。后来,干脆在储物间偷偷放了张休闲椅给张泯。

张泯整整跟着赵泛舟上了一个月的夜班,赵泛舟有次问张泯,不累吗?

张泯撇嘴告诉他,回家更睡不着,不让待在这儿,就得跟酒肉朋友喝酒去了,喝完才能睡着。

张泯摇晃着手机里乱七八糟的消息给他看,赵泛舟腹诽着富贵病,由他留着了。

但张泯安安静静睡着的时候,寸短刺毛的脑袋像颗猕猴桃,脸颊嘟嘟肉肉的,挺可爱的。

 

“他挺可爱的。”赵泛舟就这么回答了室友。

赵泛舟把处理得差不多的兔子收拾起来,摘下手套在流水下冲洗了好几遍,反复闻着没有多少气味了才出来。这种课的好处就是,谁搞定了就可以走。

张泯正低头看动漫看得认真,这样的张泯看起来和普通的大学生没什么区别。赵泛舟走到他身边遮住一片光,他才抬起头来:“不愧是学霸。”

“走。”

“好嘞!”张泯从凳子上跳起来,顺手搬着凳子一路小跑送回实验室里,顺利引得一片注视。

只是小张总从实验室里出来,又是一阵干呕,煞白着一张脸皱成包子。

赵泛舟有时候也想,总是围着他精怪活跃的张泯平时是什么样子呢,总不能工作的时候也这副模样,那可降不住牛鬼蛇神。

赵泛舟胡乱想着,默默领张泯拐到楼门口的自动售卖机,买了冰矿泉水递进张泯手里。

“车停哪里了?”

“校外。”小张总还是反胃得难受,说话能省则省。

赵泛舟已经找到了被室友骑过来的自行车,准备载张泯到校门口再步行去找车。

张泯突然犯了犹豫,这有点儿超出预期的“浪漫”了?重点是,他是来追人的,被人载在自行车后座上多少有点没面子。

“坐不坐,不坐你走着。”赵泛舟笔直修长的腿支撑在地上等着。

“坐坐坐,大丈夫能屈能伸。”

赵泛舟骑得很平稳,宽宽的肩膀在近距离之间更有存在感了。微风从耳边滑过,赵泛舟的后背隔出一方小世界,屏蔽了喧嚣。

张泯悄悄低头抵在他的后背上,竟然莫名寻得一丝踏实安心,整日悬挂着的心找到了一时半刻的休憩处。

赵泛舟感受到脊背上的触感,只当张泯还是难受,盘算着晚上不能依着张泯的任性,得吃点儿清淡的。

 

“今天我开车。”赵泛舟找了个地方把自行车放着,和张泯并肩走出去找车,只是在看到张泯开的是他扎眼的红色跑车之后,眉头还是忍不住抽了抽。

副驾驶上还有一束明晃晃的向日葵,自从那次赵泛舟带走了向日葵,张泯就只送向日葵了。

现下,小张总只能自己把向日葵搂在怀里乖乖坐在副驾驶上了。

张泯大喇喇地盯着赵泛舟看,白色衬衫衣袖挽到胳膊肘,结实的小臂稳稳当当地控着方向盘,绷着一张俊朗的脸专注开车。都说认真的人最帅,当如是。张泯在心底暗自赞同,全然忘记晚饭吃什么的事情。

等到赵泛舟带他走进一家椰子鸡的店,张泯才突然意识到,他把赵泛舟堵出来约会的时候,赵泛舟很少会主动做决定,甚至连饮料的口味都是随便,全然都是我不在乎约会的样子。

但今天赵泛舟很主动很积极。

张泯努力回忆着,自己出差这半个月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让人转了脾性。

好像也没有,只是随手拍了些法国的风景照,和自己呲牙咧嘴的搞怪照片。张泯连自己在法国买的礼物都还没想好怎么给,他不想再跟着颠颠儿上便利店的夜班了。

赵泛舟不需要问张泯的口味就已经点好了菜,他不是真的没在乎和张泯的那些约会,张泯暴露出来的偏好都记着了。

“我需要跟你谈谈。”赵泛舟冷静自若的样子仿佛张泯才是那个男大学生,可实际上赵泛舟心底越紧张,脸上就绷得越平静。

“谈什么,除了恋爱,别的不谈。”

“好。”

张泯愣住了,他本来就在提心吊胆地猜测赵泛舟今天反常的原因,还担心着他是不是准备义正严词地彻底拒绝自己,却没想到面前一张像是要谈分手的冷脸说的是,谈恋爱。

张泯没有看到过冰山松动的迹象,怎么就已经直接辟出一条路来给他了。

“你不会是,巧装答应我。过几天再分手,好彻底解决麻烦吧?”

“你天天追着我说喜欢,是打算玩玩就算的吗?”

“那我,肯定不是啊。”小张总每段感情投入都挺认真的,就是结果不咋地。

“你肯定知道了,我没有恋爱经历,以前的时间都用来读书了,所以不怎么会谈恋爱,只会拒绝别人。我不知道你在我之外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但我答应你了就是认真的。”赵泛舟连表白的话说得都跟念论文似的,“我眼下的生活你已经都看过了,等大学毕业之后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但我会以你为先。”

张泯平时面对赵泛舟的能说会道和工作时候的精明强干此刻都熄了火,他没有见过什么人是这么表白的,如果以后都要面对这么一个小呆瓜可怎么办。

张泯想谈风花雪月,赵泛舟怎么就谈到人生规划了。

小张总当真没见过这架势。

前任通常都带着这样那样的目的和张泯交往一段时间,当对方觉得自己能成为小张总夫人的时候,小张总就逃也似的迅速分手斩根。

却没有想过赵泛舟这样从小到大的乖宝宝,对待恋爱关系的理念就是,我接受你就是以一生为期。

身经百战的小张总突然怯了。

他倒是也可以装作不知赵泛舟如此长远的预想,愉快地接受秀色俊人,然后能谈多久算多久随时抽身走人。

可面对这样一个真实到不像话的赵泛舟,见惯了阳奉阴违各色人精的张泯突然就舍不得伤害一颗澄亮的心,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卑鄙。

秘书突然打来的电话让张泯抓到借口,落荒而逃。


评论(2)

热度(26)